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75章 悬棺(102)

正文 第1575章 悬棺(102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,最快更新抬棺匠最新章节!

    那洛东川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,淡声道:“师弟,这悬棺底部刻有鬼匠亟文,则证明这悬棺内令藏着煞气极重的人或物,一旦开棺,其煞气令会溢出来,令人眼神涣散,四肢失控制,甚至会干扰到人脑的正常运转,唯有先以静心咒,平静其心,再以鲁班尺驱其煞,方才可以正式开棺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朝我看了一眼,继续道:“而先前我跟你说的,我们走进了一个误会,也正是因为这鬼匠亟文的存在,作为鬼匠,我太明白了这里面的道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缓缓伸出手朝那墨斗线摸了过去,待手指触碰到墨斗线后,他脸色一凝,立马缩回手,说:“果然跟我预料的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懂他的话,那王木阳好似也有些不懂,我们相互看了一眼,朝洛东川看了过去,就听到那洛东川自言自语道:“根据河洛之理,以坎立向,坎为一,乾为六,正好符合一六共宗,以离为向,离为九,巽为四,正好符合四九为友,二者相融,为生成之树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朝四周看了看,捞起一块石子,在地面写了四个数字,分别是,一、六、九、四。

    待写完这四个数字,他拿出鲁班尺量了量那数字的尺寸,又拿着鲁班尺量了量悬棺底部那些墨斗线的尺寸。

    待量出尺寸后,他脸色一沉,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手中的鲁班尺,一个劲地摇头道:“不可能,不可能,怎么会这样,不对,不对,肯定是哪个步骤出现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疑惑的很,他这是干吗呢,怎么跟疯子似得,那王木阳也是如此,问我:“陈九,他这是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不知道,就朝边上的青舟子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青舟子好似懂点,皱眉道:“他应该是利用鲁班尺上的八字在勘测这悬棺!”

    我一听,鲁班尺上面的八个字,我以前听父亲说过,分别是,财、病、离、义、官、劫、害、本,据说这八个字是用来装门之用,也有用来做办公桌之用。

    但,鲜少有人拿来量棺材的,毕竟,鲁班尺一般都是用来量活人用的东西,拿来量死人用的东西,有不吉利的说法在里面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洛东川整个人宛如疯癫了一般,不停地围着棺材渡步,嘴里则一直是那句,“不可能,不可能会这样,肯定是哪个步骤出现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他足足嘀咕了二十来次,我再也忍不住了,就喊了洛东川一声,他扭过头瞥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仅仅是这么一眼,吓得我连忙朝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但见,他双眼冰冷的看不出任何感情,眼角的位置隐约有些红光。

    “师兄!!”我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次,他没理我,依旧跟先前一样,围着悬棺不停地渡步着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见情况不对,也喊了一声,“洛兄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奇怪的是,那洛东川宛如没听见一般,重复着刚才的动作。

    在场都是一些有本事的人,一看这情况,我们立马明白,洛东川估摸着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这下,我哪里敢犹豫,就准备去拉他,那青舟子一把抓住我手臂,冲我摇了摇头,说:“小九,别打扰他,他应该是陷入某种境界,一旦有外人打扰,很有可能会打乱他的思路,甚至会出现人命案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连忙缩回手臂,哪里还敢动,就问青舟子,这洛东川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说:“贫道也不清楚,应该是鬼匠的亟文有关,作为行外人,我们静静地看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好吧,青舟子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什么,只好在边上看着,那王木阳估计跟我的想法一样,也没说话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洛东川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三人在边上看着,那洛东川则跟先前一样,状若疯癫围着悬棺不停地转着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足足持续了半小时的样子,我实在有些不放心,就打算帮他一把,毕竟,这洛东川救过我,就问青舟子,“道长,倘若我在边上施展《纯阳剑法》会不会对他有所帮助?”

    “纯阳剑法?”他微微一怔,旋即,他好似想到什么,面色剧变,一把抓住我手臂,颤音道:“你说的纯阳剑法是不是有个四段式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心中则纳闷的很,这青舟子咋那么激动?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青舟子松开我手臂,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足足盯着我看了三分钟时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把给郁闷的,洛东川这样,怎么青舟子也这样了,就问青舟子咋了?

    他二话没说,对着我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更懵了,他这是干吗啊,连忙拉住他,问:“道长,你这不是折煞我么?”

    他罢手道:“不,不,你值得贫道下跪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跪了下去,对着我磕了三个头,无论我怎么拉扯,他愣是不起来,直到磕完三个头后,他方才缓缓起身,颤音道:“陈大师,冒昧地问一句,你师傅是不是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到什么,立马闭而不言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郁闷的,本以为他会说出来,谁曾想到,他居然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令我更纳闷的是,他连对我的称呼也变了,要知道我们自从确定合作后,青舟子一般都是叫我小九,而刚才他居然称我为陈大师,这…这…这…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青舟子拉了我一下,恭敬道:“陈大师,你若真会纯阳剑法,应该对洛东川会有所帮忙,但纯阳剑法过于刚硬,不适宜挥舞过多,会导致欲速则不达的效果出现,唯有把剑法控制在一定的速度,才能有所效果,更为关键的一点,这对纯阳剑法要求极为苛刻,不知道你是否有这个信心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没信心,追其原因,我以前把重心放在抬棺上面,觉得纯阳剑法过于鸡肋,也没怎么练习,直到学了四段式后,才会偶尔练习一会儿。

    但,即便这样,我对纯阳剑法的了解,依旧处在一知半解的地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