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73章 悬棺(100)

正文 第1573章 悬棺(100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我怪异地瞥了洛东川一眼,问他:“这东西有什么来头不成?”

    他一把从我手中夺过鲁班尺,双手颤抖地在鲁班尺上不停地抚摸着,就好似在他眼里,这不是鲁班尺,而是少女一般,特别是那表情,要多猥琐有多猥琐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他将那鲁班尺递给我,说:“师弟,这是好东西,特别是在木匠眼里,更是重宝。”

    我把先前的问题又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深呼一口气,说:“这东西何止来头大,我只能告诉你,给你这东西的人,身份绝对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想起父亲,这鲁班尺是父亲给我的,还有就是我刚入行那会,父亲曾给我一面玄空盘,用他的话来说,那面玄空盘是我爷爷传下来的,而当时老秀才拿着那玄空盘跟洛东川现在的反应差不多。

    可,现在父亲又给我拿了这么一把鲁班尺,他的宝贝是不是太多了点。

    那洛东川见我没说话,拉了我一下,问道:“师弟,师兄有个不情之请,我想见一见给你鲁班尺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眉头皱了起来,说实话,就算洛东川不说这话,我也想领他去见见我父亲,毕竟,我们俩长的如此想象,父亲肯定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说:“等这事过后,一定领你去见见我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?”那洛东川脸色一变,怪异地看着我,疑惑道:“这鲁班尺是你父亲给的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是!”

    他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,才缓缓开口道:“我去,你父亲能给你这东西,足以说明你父亲身份不简单,我就想不明白了,既然如此,你当什么抬棺匠,去做木匠不是更好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那洛东川好似想到什么,沉声道:“师弟,你父亲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他,平白无故问我父亲名字干吗?

    那洛东川见我没说话,连忙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国内比较厉害的木匠跟鬼匠我都认识,就想看看我是不是认识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也没隐瞒他,就说:“陈长远。”

    “陈长远?”他一怔,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,皱眉道:“奇怪了,我居然不认识这人,不对啊,按说你父亲能给你这鲁班尺,他的身份应该很高,我居然不知道这么一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解释道:“我父亲就是乡下一个老木匠罢了,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,至于这鲁班尺,可能是他老人家临捡的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那洛东川听我这么一说,淡声哦了一声,也没再问,不过,对于这鲁班尺的事,他却是跟我提了提,说是这鲁班尺的用材是有东方神木之称的阴沉木,再具体一点的事,那洛东川也不再说,仅仅是告诉我,让我回去问我父亲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是无语的很,也没再问下去,主要是目前也没那么多时间。

    当下,我怔了怔神色,拿着鲁班尺,就准备朝悬棺上面敲上去,那洛东川一把拽住我手臂,疑惑道:“你父亲就给了你鲁班尺,没给香烟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怪异地看了他一眼,将手心的香烟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眉头一皱,嘀咕道:“白沙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父亲给我这香烟时,说是这烟有些特殊。”

    他连忙从我手中拿过香烟,放在鼻子前嗅了嗅,又掏出一根,点燃,盯着烟头的位置,盯了一会儿,一脸羡慕地对我说:“师弟,师兄很是羡慕你,居然有个如此父亲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脸上闪过一丝忧虑,却被他很好的掩饰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就问他:“这烟应该怎么用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我,缓缓开口道:“你要是相信我,就把这鲁班尺跟香烟交给我,由我来弄,你若是不相信我,我只能告诉你使用方式了,不过,有个事,我得提前告诉你,你作为抬棺匠使用这两样东西,效果会大大折扣,若是到了我手里,我有百分百的把握,能把这悬棺弄开。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立马把鲁班尺跟香烟朝他递了过去,说:“喏,让你来吧!”

    他盯着那东西,也没接,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“就这样给我用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就如你所说的,我仅仅是抬棺匠罢了,而这鲁班尺本身就是木匠的东西,你又是跟木打交道的,交给你来用,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又补了一句,“若是师兄能打开这悬棺,这两样东西就算师弟送给你的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洛东川一笑,罢手道:“如此说来,倒要谢谢师弟相信我了。只不过,君子不夺他人之爱,这两样东西既然是令尊送给你的,作为师兄哪能随便拿师弟的东西,用用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从我手中接过鲁班尺跟香烟,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也不再说话,估摸着是考虑怎样开棺了。

    坦诚而言,我刚才之所以说把这两样东西送给他,一是因为他把火龙纯阳剑给我了,作为回报,我送他两样东西,也算是礼尚往来了。

    二来,我脑子闪过的画面,见到这悬棺内躺的人是王初瑶,而洛东川在开棺方面应该比较在行,毕竟,他是鬼匠,由他来开棺,成功的希望会大一些。

    正是考虑这两点,我才会说把那两样东西送给他。

    即便他刚才说不要,但我并没有打算收回来,而在离家之前,父亲好似也没有要回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瞬间,我有种琢磨不透父亲的意思,按说父亲应该知道我是抬棺匠,就算给了我这两样东西,估计效果也不会太大,他为什么还要给我?

    是给我防身之用?还是借我的手把这东西赠送给洛东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愈发看不懂父亲了,在坳子村时,我就怀疑过父亲的身份,现在听洛东川这么一说,我对父亲的身份愈发好奇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打定注意,这次事情结束后,必须找父亲问清楚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(本章完)js3v3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