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71章 悬棺(98)

正文 第1571章 悬棺(98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头皮一麻,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出现了,出现了,真的出现了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这一幕曾在我脑海出现了。

    结巴,结巴!

    我急了,猛地朝结巴看了过去,就发现结巴正朝我这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我歇斯底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洛东川的声音也响了起来,“陈九,快跑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洛东川赫然转身,以迅雷之势,朝我这边极速而来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那洛东川与结巴同时到达我身边,而上边的棺材离我仅仅还有不到一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由于我事先看到过这一幕,所以,我决计不会允许结巴救我。

    当下,我脚下一用力,正准备起身避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脚下居然使不上气力,就连脑子也紧跟着嗡嗡作响,双眼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“结巴,别…过…”我想喊出声,可,好似有人掐住我喉咙一般,令我压根发不声。

    陡然,我感觉身体好像被什么推了一下,随之而来就是‘砰’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啊!”结巴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九哥,快走,别管我!”结巴冲我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懵了,彻底懵了,我想去拉结巴,可四肢压根不受控制,我知道,应该是道虚的诅咒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快,救我九哥。”结巴右臂被压在悬棺底下,痛的整张脸都扭曲了,但嘴里还是喊着救我。

    说不感动,那完全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可,此时的我,却压根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结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洛东川朝结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师…师兄,救…救…救结巴!”我卯足浑身气力喊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我说话用尽了浑身的气力,还是咋回事,我脑子嗡嗡作响,眼皮再也支撑不住了,缓缓地闭上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什么自己是死了,还是咋回事,就知道身体不停地被挪动,我想看,可,眼睛压根睁不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或许是一天,或许是一个小时,又或许是一分钟,我悠悠地醒了过来,就发现我躺在岩洞内,入眼是结巴一张充满关切的脸,或许是失血过多的原因,结巴脸色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见我醒来,结巴面色一喜,忙说:“九哥,你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双眼打量了他一眼,就发现此时的结巴,右臂没了,右边肩膀的位置帮着厚厚的白纱布,纱布面上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“结…巴!”我虚弱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冲我笑了笑,说:“九哥,没事了,一切都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抬眼望了他一眼,想说话,可,喉咙好似有什么堵住一般,说话变得极其困难,我立马朝结巴打了一个眼色,示意他扶我起来。

    结巴由于没了右臂,行动极其不便利,不过,他还是用左臂奋力地将我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坐起,我赫然发现两口悬棺摆在离我三米开外的地方,而洛东川跟王木阳等人则围在悬棺边上,至于曹康等人以及为五长老带来的那些人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结巴应该是看出我的疑惑,挨着我坐了下来,缓缓开口道:“九哥,你昏迷了以后,洛东川用秘法打开了真正的悬棺,取了里面的訇气放入你嘴里,这才救了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点头,又朝他看了过去,意思是问右臂是怎么没得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九哥,我没事,仅仅是少了一条右臂,用我的右臂换九哥一条命,值!”

    看他说的无比轻松,我眼睛却有些湿润,张了张嘴,想说话,跟先前一样,还是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结巴应该是看出我情况,朝我瞥了一眼,傻笑道:“九哥,你真的不需要自责,我断了右臂可能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好事?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他,就听到结巴说:“九哥,我以前从没跟你说过,我这右臂看似力气大的很,但对我身体却造成了很大的负担,时常会感觉身体不适,有些时候甚至会觉得右臂奇痛无比,就连说话也结结巴巴的,但现在不同了,自从被洛东川砍掉右臂后,我整个人轻松了不少,就连说话也不结巴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不由盯着结巴看了一会儿,还真别说,我刚才一直关注着结巴的右臂去了,完全忘了此时的结巴说话清晰无比,毫无半点结巴,甚至比一般人还要流畅。

    “结…结…巴…,这…这…这是真的吗?”我张了张嘴,这次,嘴里发出了声音,但却感觉喉咙处有些剧烈的疼痛。

    结巴一笑,说:“九哥,骗你干吗,你听我现在说话,还结巴吗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他现在说话的确不结巴了,只是,我想不明白的是,他断一条手臂跟说话有什么原因?

    于是乎,我盯着他的手臂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结巴何等聪明,立马明白过来,解释道:“九哥,你昏迷后,我的右臂被压在悬棺底下,那洛东川检查了一下我的右臂,说是再被悬棺压下去,会导致我身子失去知觉,唯一救我的办法是砍掉右臂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在回忆着什么,笑道:“说起来也是奇怪的很,就在他砍掉我右臂的一瞬间,我立马感觉整个身体轻松了不少,特别是喉咙处的位置,更是有股特别奇怪的感觉,像是吃什么东西下去,又像是被人在喉咙处拍了几下,再后来我说话也不结巴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下意识朝洛东川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陡然,我想起一个事,那便是我在悬棺下面打坐时,身体失去了控制,按照我的想法是,悬棺应该不会那么快掉下来,但,偏偏在那个时候悬棺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要是没猜错,那悬棺之所以会掉下来,十之**跟洛东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    难道是洛东川故意为之?

    又或者是巧合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满脑子全是对洛东川的怀疑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实在是那悬棺掉下来的时间过于巧合了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就好似掐准了时间一般。

    这让我不得不怀疑洛东川的用心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