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70章 悬棺(97)

正文 第1570章 悬棺(97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五长老跟见鬼似得,猛地朝后面跑了过去,嘴里不停地呐喊着一句奇怪的话。

    “八仙聚,聚八方,翼龙当空,是他,是他,是他回来了,他真的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更纳闷了,这五长老不会是疯了吧!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洛东川走了过来,一手拍在我肩膀上,笑道:“师弟,恭喜你!”

    “恭喜我?”我一怔,疑惑地看着他,“恭喜我什么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先不提这个,先搞定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朝王木阳打了一个眼色,那王木阳会意过来,浑身的气势,陡然爆开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曹康极速而去。

    一看王木阳的身法,我有点懵,就觉得这家伙的速度快到极限了,饶是我遇上他,估摸着在速度上也占不了光。

    随着王木阳一动,那秦老三则在地面摆了几个石头,双眼微闭上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七八秒的时间,那秦老三双眼陡然开眼,出声道:“上三左六,退七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话一出,那王木阳立马按照他的话,施展身法。

    令我诧异的是,仅仅是一招,那王木阳愣是将曹康逼退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忽然感觉这王木阳好陌生,陌生到我压根不认识了,这还是当初那个在八仙宫落荒而逃的王木阳么?

    莫不成,他一直在隐瞒着什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结巴也朝五长老边上那些人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场面显得有些混乱不堪,我则直勾勾地盯着五长老,厉声道:“老畜生,当初在京都之时,我拿你当长辈一样尊敬着,没想到,你居然是如此龌蹉之人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提着火龙纯阳剑缓步朝五长老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七八步,也不晓得咋回事,我呼吸忽然有些不舒畅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洛东川烧氧气的办法起效了,扭头朝曹康等人看去,就发现他们的脸色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抬步朝五长老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五长老一见我过来,好似挺害怕,双瞳放的特别大,嘴里不停地说:“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,求你了,不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我暴喝一声,举起手中的火龙纯阳剑就要劈下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不待剑劈下去,那五长老也不晓得咋回事,整个人猛地朝地面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听到砰的一声响,五长老的身体重重地砸在地面。

    这让我疑惑的很,咋回事?

    当即,我蹲下去,探了探五长老的鼻息,没气了。

    又探了探他的脉搏跟心跳,皆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这是咋回事,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死了。

    这不正常啊!

    按照我最初的打算,这五长老手头上的功夫应该不弱啊!

    毕竟,一般玄学人士,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功夫,就如青玄子,他就曾告诉过我,说是一般六七个汉子近不了他身。

    但,这五长老仅仅是喊了几句话,便没了气息啊,这太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难道,这五长老是想学道虚,临死前诅咒我?

    不对,不对!

    那道虚之所以能诅咒我,是因为他本身是天煞之身,而这五长老可不是天煞之身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再次仔细检查了一会儿,先是看了看五长老的五官,就发现他的五官处于极度恐慌之中,又发现他双手紧握,双腿僵而硬。

    在发现这一情况后,我得出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这这五长老是被吓死的。

    知道真相的我,差点没崩溃了,甚至不敢相信这一结果,堂堂玄学协会的五长老会被吓死?

    这说出去估计也没人会信吧!

    随后,我又检查了五长老的尸体,足足检查了五次,每一次的结果毫无二致,都是被吓死的。

    看着五长老的尸体,我当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我幻想过无数次怎样弄死五长老,但从未想过五长老会被吓死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就释然了,这岩洞内本身就开始缺氧了,再加上这五长老上了年龄,会出现这种事,也属正常。

    就如某个名人说的那般,任你年轻佼佼,老来不过是万人嫌罢了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也没在五长老身边久待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我抬步的一瞬间,手中的火龙纯阳剑也不知道咋回事,陡然动了一下,定晴一看,就发现火龙纯阳剑的剑身好似有一块黑色的印记。

    我抬手擦了擦,邪乎的是,那黑色印记,任我如何擦拭,愣是抹不掉,就好似被什么东西黏在上面一般。

    奇了怪了。

    先前洛东川给我这火龙纯阳剑时,这剑身洁白如雪,毫无任何瑕疵,怎么会忽然冒出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当下,我捞起火龙纯阳剑仔细检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忽然之际,我眼睛的余光发现,我右手手臂的位置也冒出一块黑色的印记。

    那印记约摸大拇指大,通黑如漆,隐约有些发亮。

    难道。

    当下,我哪里敢犹豫,连忙朝右臂看了过去,我头皮一麻,不见了,不见了,真的不见了。

    当初道虚死亡时,诅咒过我,我右臂一直有个很小的黑点,在进鬼山时,那黑点变大了不少,但仅仅只是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如今,那黑点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块黑色印记。

    蒋爷曾跟我说过,说是当那诅咒爆发之际,黑点便会消失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道虚的诅咒要爆发了。

    瞬间,我脸色沉了下去,不待我多想,一股瘙痒感从手臂开始蔓延开来,渐渐地那股瘙痒愈来愈重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那股瘙痒感已经遍布全身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挠了过去,入手是寒意彻骨的冰冷感,就好似我整条手臂刚从冰窟拿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这这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訇气,訇气,悬棺内的訇气。

    当下,我抬头朝悬棺望了过去,就发现那悬棺依旧倒吊在半空之中,我彻底急了,也顾不上那么多,立马席地而坐,按照我的想法是,道虚的诅咒是以煞气为

    源头,想要破除这股煞气,除了悬棺内的訇气,恐怕只有火龙纯阳剑了,毕竟,火龙纯阳剑是极阳之物,能克制那股煞气。

    我哪里敢犹豫,立马将火龙纯阳剑放在手臂上,正欲念静心咒,一道呼哧声响了起来,抬头一看,那悬棺不知道咋回事,直挺挺地砸了下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