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65章 悬棺(92)

正文 第1565章 悬棺(92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那秦老三见我盯着他,也不说话,直接朝王木阳看了过去,淡声道:“王兄,还有我的事么?”

    那王木阳一笑,连忙走了几步,正好站在悬棺下面,问秦老三:“我现在站在位置跟悬棺是在一条直线上么?”

    那秦老三抬头一望,点点头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跟王木阳对视一样,看来,我们所看到的差别仅仅是有些距离差,但至少还在一条直线上。

    这让我松出一口气,只要在一条直线上,要找准中心点倒也容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秦老三开口了,他对王木阳说,“王兄,现在没我事了吧?”

    那王木阳笑道:“没事了,你先过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很快,那秦老三缓缓起身,朝边上走了过去,大概走了三四步的样子,他忽然停了下来,淡声道:“王兄,这悬棺注定与你我无缘,就算弄下来,注定是为他人做嫁衣,我的意见是,我们就此离开,免得惹火上身。”

    那王木阳一愣,笑道:“没事,陈九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人?”秦老三一愣,声音不由冷了几分,“他跟某人才是自己人吧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朝洛东川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洛东川也碰巧朝这边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那洛东川一笑,也不说话,而秦老三则冷哼一声,将头扭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瞬间,我立马明白过来,这秦老三估计跟洛东川之间有啥事,具体是啥事,估摸着只有看《鬼匠》才知道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王木阳拍了拍我肩膀,笑道:“秦老三跟洛东川之间有点事,俩人彼此看彼此不顺眼,他对你并没有恶意的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回了一句没事,便抬头朝悬棺看了过去,倘若按照秦老三的说法,这悬棺上面雕刻着八仙过海图,那这棺材估摸着跟我们八仙真有缘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跟王木阳也没再聊什么,便开始找悬棺的那个中心点。

    按照五长老的猜测,这悬棺离地面的距离是三十米,只需找准点,再往下挖39米,便能找到阳气关口,而我们所看的距离是十米,得再往下挖239米,这两者相差有点大,但丝毫不妨碍我们完全五长老的任务。

    至于有没有用,却不是我们所考虑的事了。

    打定这个主意,我开始找准备悬棺的中心点,王木阳则在边上协助我。

    我先是抬头望了一眼悬棺,后是找了一块石头,以极快的速度在地面画了一个三角形,那王木阳问我画三角形干吗,我说,这悬棺呈椭圆形,以三角形能将其面值的三分之一画下来,这样利于找准那个点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种办法很老土,甚至无法用科学来解释,但这种方法却挺实用的。

    画完三角形后,我抬手在三角形上比划了几下,便在三角形中间的位置,画了一个圆圈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办法,这个圆圈便是整口悬棺的中心点。

    找准这个点后,我让王木阳用自己的方法,找一下中心点,如果两个点在一起,那说明我们找准了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二话没说,立马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见他同意下来,我又朝左边那口悬棺走了过去,依照刚才的方法找准了这口悬棺的中心点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弄好,那边的王木阳用他的办法也找出了中心点,值得庆幸的是,我们俩找中心点刚好吻合,这足以说明我找出的那个点,十之**就是悬棺的中心点了。

    随后,那王木阳用他的方法又找出了左边的悬棺的中心点,跟先前一样,两个点刚好吻合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我们俩对视一眼,王木阳伸出手,笑道:“陈九,真心希望我们俩能成为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伸出手跟他简单的握了一下,说:“只要你不记恨郭胖子咬你耳朵的事,我相信我们俩可以成为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罢手道:“那仅仅是一点小事罢了,再者,那事又不是你干的,我没必要怪你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们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,那王木阳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他原本面带笑容的脸,陡然僵了下来,沉声道:“你跟乔伊丝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算是朋友吧!你呢!”

    他同样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以前算是未婚妻,现在么,可能是朋友吧!也可能是仇人吧!具体是什么关系,得看她怎么想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松了一口气下来,先前听王木阳说要结婚了,还以为是跟乔伊丝,现在看来,应该不是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们俩够了没?”那洛东川忽然出声道:“两个大男人握着手,过情人节呢!”

    我们俩松开手,那王木阳拍了拍我肩膀,沉声道:“陈九,希望你记住今天的话,同属抬棺匠,不过是理念不同罢了,但摆在我们的问题不是理念,而是如何让这个我行当生存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也没说话,便径直朝五长老走了过去,大致上是告诉他,已经找准了中心点。

    那五长老一听,原本沉着的脸色,陡然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,淡声道:“这样啊,你能确定你找的那个点,准吗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立马懂他意思,看这样子,他是对我们起了歪心思,正准备开口,那洛东川走了过来,笑道:“五长老,有个事,我一直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那五长老一愣,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您说您这么有钱的人,怎么会把孙女放在京都的爱乐幼儿园呢,那幼儿园可不好,特别是大二班的班主任,那女人太泼妇了,眉毛上还有颗肉痣,太难看了。”那洛东川笑呵呵地说着。

    我有点懵,他说这话干吗?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五长老一听这话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厉声道:“洛东川,你把老夫孙女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洛东川一笑,淡声道:“我哪敢拿您孙女怎样呀,仅仅是给她换了一个班主任罢了。哦,对了,忘了告诉您,您孙女喜欢吃香蕉味的棒棒糖,我临走时,也没给她准备多少,不知道我那群兄弟会不会给他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差点没石化,玛德,这洛东川愣是把绑架说的如此高雅,而那五长老听着这话,整张脸都变得扭曲了,恶狠狠地盯着洛东川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