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566.第1556章 悬棺(83)

正文 1566.第1556章 悬棺(83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眼角有些湿润,也不再说话,死死地拽住他朝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身体的力气异于常人,那结巴哪里拉的过我,被我这么一拉,他整个人便被我拽动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心里只有一个打算,无论结巴说什么,今天必须得拉着他离开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七八步的样子,那结巴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陡然停了下来,说:“九哥,你到底想干吗啊!我都说了,那是一个梦,一个梦啊!”

    我也是怒了,“梦你妹啊,那是梦吗?是吗?啊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我更是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时,那青舟子走了过来,在我身盯了一会儿,又盯着结巴看了一会儿,淡声道:“贫道总算明白师傅为什么收小师弟为徒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我,哪有心情去在乎这些小细节,冲青舟子尴尬的笑了笑,也不说话,再次拉着结巴朝外走。

    那青舟子一把抓住我手臂,笑道:“小兄弟,有些事情在冥冥之早已注定,算此时你拉着他离开了,他将来也会断臂,命注定的事,谁也改变不了,如你会出现在这,贫道也会出现在这,小师弟也会出现在这,个因素,唯有大道方知,你我不过是芸芸众生一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把抓起结巴手臂,仔细端详了一会儿,笑道:“小师弟这手臂的力气应该异于常人吧!”

    不带结巴开口,我在边嗯了一声,说:“他右臂的力气不少,一般三四个成年人都没他这手臂的力气。”

    结巴的右臂在我们八仙这个圈里是出了名的力气大,曾有人给他的右臂起了一个外号,叫麒麟臂。

    那青舟子听我这么一说,抬手摸了摸结巴右臂,笑道:“断了未必是坏事,留着未必是好事,是福是祸皆是命注定,与其在这争执,倒不如顺着命理走下去,或许会有一番际遇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哈哈一笑,在我身盯了一会儿,说:“小兄弟,你本着为兄弟着想,宁可自损性命,也不愿兄弟为你以身涉险。”

    他又朝结巴看了过去,说:“小师弟,你为了救兄弟,即便前面是刀山火海也愿意为兄弟赴汤蹈火,你们之间的兄弟情,倒让贫道想起了道家的八位仙家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说的是应该是吕洞宾、铁拐李等八位神仙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对青舟子说:“还望道长能说仔细点。”

    他摇头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,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,贫道只能告诉你们,是福是祸早已注定,倒不如携手进去闯一闯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跟结巴对视一眼,结巴说:“九哥,听见没,大师兄都让我进去了,你别拦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死死地抓住我手臂,沉声道:“九哥,算断臂,我也愿意,人生在世,不过是白驹过隙,能跟你做兄弟,我这辈子指了。真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结巴抓住我手臂的气力陡然大了几分,我懂他意思,正准备说话,结巴罢手道:“九哥,你还拿我当你是兄弟,什么也别说了,我仅仅是断一条手臂,却换回来你一条命,这笔生意我们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”我还想说什么,青舟子却在边来了一句,“小兄弟啊,我给你提个人名!那八仙之一的铁拐李,也是残疾之身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摇了摇头,也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想起一个可能,难道结巴跟铁拐李有什么关系不成?

    在我胡思乱想之际,结巴拉了我一下,说:“行了,九哥,别乱想了,如大师兄刚才说的,命注定的不可违,倒不如随遇而安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朝青舟子那边走了过去,我想拉他,但想到青舟子的话,我没伸出手,主要是青舟子那句断臂未必是坏事,令我有些拿捏不准。

    在这时,我连忙朝结巴走了过去,还想跟他说道几句,但,偏偏在这时候,我身后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那青舟子跟结巴估计也听到了这脚步声,我们三人朝身后望去,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不到几秒钟时间,第一道身影露了出来,是陈远山跟陈久久。

    那陈远山一见我,微微一怔,诧异道:“小九,你怎么跑我们前面来了?”

    我盯着他看了看,发现他身有不少地方破损了,想必这一路走来应该是遇到了一点事,尴尬的笑了笑,也不好解释,支吾了几句:“那啥…我们也是乱打乱撞地闯了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显然是不相信我的话。

    好在那陈远山也没再问什么,再我肩膀拍了拍,说:“不错,能赶在我前面,说明你小子福缘不浅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好似想到什么,问我怎么不进去,我也没隐瞒他,告诉他那房间里面有两伙人,我怕进去会被那俩活人围而攻之。

    那陈远山一听,笑道:“这个简单,我们几人结伴而行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立马同意下来,一来我欠了陈远山赠送馒头之情,二来我跟陈久久也算是旧相识了,跟他们结伴,我心里有些底。

    我曾想过等洛东川过来,跟洛东川结伴而行,但我看不透洛东川,他那人喜怒无常,且心里阴暗的很,虽说是我二师兄,但我跟他之间交情不深,我怕被那家伙卖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陈远山见我同意下来,笑道:“那还等什么,我们进去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再次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是洛东川。

    可,当我扭过头时,却发现来人并不是洛东川,而是王木阳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身毫无灰尘,而跟在他边那人也是如此,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,刚才陈远山过来时,身可是破损了不少,而这王木阳居然跟没事人一样,特别是跟在他边那人,更是一脸淡然。

    那王木阳一见我,好似完全忘了在入口时阴我的事,冲我笑了笑,热乎道:“陈兄果然好本事,竟赶在我们前面,不知王某人可有幸跟你们结伴而行?”

    我会答应吗?

    结果很明显,会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我答应过温雪,要向王木阳示好,说:“王兄,你这话说的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洛东川那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师弟,别忘了还有师兄呐,要是忘了师兄,别怪师兄打你屁屁哟!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