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51章 悬棺(78)

正文 第1551章 悬棺(78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问结巴:“他是你大师兄?”

    结巴嗯了一声,不确定地说:“像是。”

    而那浓眉青年在我们身上盯了一会儿,笑了笑,对结巴说:“小兄弟,你认错了,我并不是什么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!”结巴晃了晃头,也不晓得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他神色一凝,笃定道:“你绝对是大师兄!”

    “哦!”那浓眉青年微微一怔,笑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“我师傅曾说过,大师兄眉毛极浓,且拥有一张年轻的面孔,而大师兄的实际年龄却接近六十了。”结巴盯着那浓眉青年一字一句地说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差点没晕过去,六十岁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这浓眉青年顶多不过三十岁,倘若不是他眉毛极浓,甚至可以说,他的年龄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五。

    我拉了结巴一下,说:“你是不是认错了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不会认错,他绝对就是我大师兄!”

    说罢,结巴走了过去,对着那浓眉青年跪了下去,说:“大师兄在上,受师弟一拜。”

    说着,结巴拉了我一下,示意我跪下。

    我微微摇头,这不是瞎闹么,这浓眉青年就算真是他大师兄也不值得我下跪啊,再说,这浓眉青年怎么看也就是二十几岁的年龄。

    “九哥,快跪下!”结巴再次拉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他,就见到他动了动嘴皮,却没发出声,但我看着他嘴皮的动作还是分辨出来了,他说的是四个字,“十世善人。”

    我神色一凝,十世善人?

    这…这…这,这不可能吧!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们道家怎样定义十世善人的,但我们抬棺匠对十世善人的定义却是苛刻的很,用我们的话来说,十世善人死后,他躺进去的棺材,无论棺材原本是任何颜色,待出殡那天时,棺材在太阳的照射下会演变成金光闪闪的棺材,特别是下葬后,老天必定会下一场暴雨。

    在这暴雨过后,又必定会出现彩虹。

    当初刚入行那会,老王曾跟我提过这个事,说是他抬了一辈子棺材,压根没见着任何人出现过这种现象,而跟着老王一起干活的八仙,都说未曾遇到这种事。

    但,并不代表就没有这种事,最近的一次能追溯到民国时期,当时就出现过一个十世善人,那人出殡时,的的确确天降异象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结巴又拉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微微斟酌了一下,倘若眼前这人真是十世善人的话,倒也可以下跪,毕竟,十世善人都是世间至善之人,值得任何人下跪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那浓眉青年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浓眉青年见我们下跪,也没拉我们,反倒是笑呵呵地说:“抱歉,你们认错人了,我真不是你的大师兄!”

    说罢,浓眉青年抬步朝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瞥了结巴一眼,问他:“现在怎么捣鼓?”

    他压低声音说:“九哥,这人是我大师兄无疑,只要他愿意帮我们,这次悬棺之行,我们能轻松很多,更重要的是,听师傅说十世善人跟悬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甚至有传言说,悬棺实则就是十世善人之棺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地盯结巴,“你说的真话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九哥,都这时候了,你觉得我会骗你吗?”

    说话间,结巴立马站起身,朝那浓眉青年追了上去,我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追上浓眉青年,结巴对那浓眉青年说,“大师兄,师傅他老人家好久没见到你了,我下山时,师傅他老人家曾招呼过我,让我看到你,一定要要转告你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那浓眉青年好似没听到一般,径直朝前头走,我则一直观察着浓眉青年的表情。

    结巴盯着浓眉青年看了一眼,徐徐开口道:“师傅说,他所剩的时间不多了,想要在羽化前,看一眼我们师兄三人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浓眉青年陡然停了下来,眉头微皱,低声道:“他老人家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已经百分百肯定这浓眉青年就是结巴的大师兄,只是,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,这人明显都六十多岁了,为什么看上去却这般年轻?

    莫不成有长生不老之术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死劲晃了晃脑袋,不可能,怎么可能有长生不老之术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结巴再次跪了下去,说:“大师兄果然是你,求你帮帮我!”

    那浓眉青年眉头皱的更深了,说:“师傅他老人家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结巴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我下山之前,师傅他老人家有点伤风感冒,身子骨也是大不如前了,不过,他老人家的确说过,想要看到我们师兄三人站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浓眉青年的脸色一下子阴了下去,抬手重重地在结巴头上敲了一下,说:“你真是师傅他老人家的好徒弟,为了满足自己,竟敢妄言师傅快羽化了。”

    结巴摸了摸后脑勺,傻笑一声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那浓眉青年则瞪了结巴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说吧,想要我帮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让大师兄帮帮我兄弟。”结巴连忙拉了我裤脚一下,意思是让我跟他大师兄打声招呼。

    我哪里敢犹豫,连忙冲那浓眉青年笑了笑,说:“大师兄好!”

    他饶有深意地瞥了我一眼,笑道:“师出不同门,何来大师兄之说,称呼贫道青舟子。”

    青玄子,青舟子?

    瞬间,我立马纳闷了,一直知道结巴去学道了,即便到了现在,还不知道他的道号什么。

    当下,我跟青舟子随意的聊了几句,不得不说,这青舟子挺好说话,为人也是和善的很。

    不过,当时的我,却更有兴致知道结巴的道号,便把话题扯到结巴身上,大致上是问结巴,他的道号是什么,那青舟子显然也有兴致,我们俩都盯着结巴。

    那结巴吱吱唔唔了一会儿,愣是不说道号,这让我好奇心大起,又问了一句,“结巴,你道号到底叫什么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