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50章 悬棺(77)

正文 第1550章 悬棺(77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那绿色的光芒将我跟结巴照的绿幽幽的,而结巴则全神地盯着阶梯。

    当下,我拉了结巴一下,说:“结巴,这光线好像有点不对劲!”

    他回过神来,瞥了我一眼,面色狂喜,死死地拽住我手臂,说:“九哥,我师傅说,真正的悬棺附近有这种光线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猛然抬头朝前面望了望,说:“要是没猜错,不出一百步阶梯,必定会有悬棺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盯着我看了看,问我:“九哥,你身体有什么异常没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没有。

    等等,不对啊,找第一口跟第二口悬棺时,每走上一段距离,我身体都会异样感,但到了这里,完全没有那种感觉,而我跟结巴刚才走过的步伐,至少有接近一小时,身体不但没有异样感,相反,好似还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难道…是张远山给的那个馒头的原因?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张远山给我馒头时,那洛东川可是羡慕的很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感觉欠了张远山一个人情,毕竟,我们带女儿来这边,仅仅是顺带,而他却是实打实地给了我们俩好处。

    结巴估计是跟我想到一块去,就问我:“九哥,是不是那张远山的缘故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:“应该是,否则,压根解释不通,对了,你现在感觉怎样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本来有些失血过多的感觉,但现在完全没了那种感觉,还有就是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瞥了我一眼,继续道:“我感觉我的身子好像比进鬼山时,还要轻松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看来,我们俩是真的欠张远山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没事,等会就能把这个人情还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再说话,便跟结巴径直朝前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由于知道悬棺就在不远处,我们俩都松了一口气,而结巴也懒得再去寻找什么七星定位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七八分钟时间,我粗略数了一下,我们刚才迈过的阶梯应该超过了一百层,可,奇怪的是那悬棺并没有出现,相反,我看到了一道身影出现在我们前面六米开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背影看,那人我好似见过,但想不起来是谁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咋办?”结巴压低声音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先看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正准备朝前走,结巴一把拉住我,沉声道:“九哥,悬棺内有重宝,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对手,如今他只身一人,而我们有两个,只要配合上你的《纯阳剑法》,不管那人什么身份,我们都能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自己脖子拉了一下,意思是弄死那人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盯着结巴看了一会儿,说:“结巴,你变了。”

    他深叹一口气,说:“九哥,不是我变了,是这社会的人心变了,在这尔虞我诈的社会,不对别人狠,只会换来别人对自己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摸出一把匕首,缓缓朝前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一把拉住他,说:“结巴,万一他是好人呢!”

    结巴一愣,压低声音说:“好人在重宝的诱惑下,也会干出恶事,这社会没有绝对的好人,也没有绝对的坏人,只因利益诱惑不够,而这悬棺的诱惑,足够让多数好人变成坏人,还有就是,你忘了我们进来时,那所长说的话么。他说,这些年来,平定乡死了不知多少人,原因是他们找死吗?不是,是他们在面对重宝时,选择用性命去博一世荣华富贵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结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继续道:“九哥,我知道你心善,也知道你不愿意干一些事,作为你兄弟,有些事情,你不能做,让我去做,只要是对你好的事,我孙明当天立誓,即便是赴汤蹈火,我也会去帮你,不为别的,只为你当初那句,你当我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结巴!”我低声喊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说:“就算杀错了,也怪不得别人。”

    当下,他朝那人缓缓靠了过去,我连忙跟了上去,正准备说话,就发现那人已经扭过头,我认得他,他是先前那个身着中山装的浓眉青年。

    那浓眉青年好似听到我们的对话了,咧嘴一笑,说:“好一对兄弟情深,只是,我有一事却不明白,想问问那位说话有些结巴的小兄弟。”

    结巴一愣,警惕地盯着那浓眉青年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在边上问了那浓眉青年一句,说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刚才听这位小兄弟说,世人来这边找悬棺,皆是为了悬棺内的重宝,许某人想请小兄弟一句,你保护你的兄弟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跟结巴对视一眼,他这问题太奇怪了,当然是为了兄弟情啊!

    那浓眉青年,见我们没说话,笑道:“你们是不是想说兄弟情?”

    我点了一下头,结巴则跟先前一样,直勾勾地盯着那浓眉青年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位小兄弟能为了兄弟情而保护兄弟,也能为了兄弟情来找悬棺,那么,我想请问你一句,别人为了让自己家庭过的宽裕点,有错么?别人想让自己子女念好的学校,穿的好的衣服,有错么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有点懂他意思,就说:“没错!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说:“既然没错,可,刚才这位小兄弟的意思却是,那些人该死,许某人就想不明白了,在你眼里爱钱之人是不是都该死?”

    说罢,他摇了摇头,也不再说话,径直朝前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跟结巴对视一眼,谁也没说话,待那浓眉青年快要消失在我们眼帘内时,结巴陡然追了上去,我问他去干吗,他说:“我在他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气味了,特别是他说话的语气,特像我师傅说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脚下快步追了上去,我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当我们追上那浓眉青年时,他好似没想到我们会再次追上来,皱眉道:“怎么,你们俩想杀我?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结巴直勾勾地盯着他,徐徐开口道:“你是不是大师兄?”

    大师兄?

    我有点懵了,结巴的大师兄不是青玄子么,怎么会是眼前这浓眉青年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