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557.第1548章 悬棺(75)

正文 1557.第1548章 悬棺(75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这让我差点崩溃,那王木阳的性子,我太清楚不过,绝对是有野心勃勃,为了满足他的野心,他绝对不惜牺牲任何人。

    这个任何人甚至包括他妹妹,温雪。

    要知道当初在十堰时,那王木阳曾跟我说过,只要我愿意跟他一起弄个抬棺匠协会,他便把他妹嫁给我。

    而那个时候的王木阳还不知道我跟温雪的关系,便能许下这种承诺,足见温雪在他心里没什么份量。

    但,温雪应该考虑到什么,格外在意我跟王木阳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,不是死结嘛!

    让我主动跟王木阳交朋友?

    可,那也得王木阳愿意。

    倘若说,跟王木阳把关系搞好,那温雪便告诉我真相,我倒愿意暂时性跟王木阳把关系搞好!

    打定这个主意,我朝半空喊了一声,“温雪,为了小平安,我尽量向王木阳示好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没再说话,径直走进房间,结巴也跟了来。

    入眼是一间约摸二十个平方的房子,这房子朴素至极,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,而在房子的正南边,则是一条通道,怪的是,我们从灵泉进来后,一直走的是平行的通道。

    但,眼前这条通道却是朝面蔓延过去,更为怪的是,在那通道两边还有两排露出尖头的刀片,令人看了,不由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“九哥,这通道好像有点怪!”结巴应该也是看出什么了,朝我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朝端蔓延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思考了一番,疑惑道:“次,我来这边时,没有什么守山匠,也没有这个房间,我们仅仅是胡乱摸了过去,摸到了第三口悬棺的位置,而现在不但有了守山匠,还有个房间,这…这跟我次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我神色一凝,说:“你当初找第三口悬时,朝走,还是朝下走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说:“好像是朝下走。”

    朝下?

    如今却是朝。

    这完全是两个相反的方向啊!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们俩都没勇气朝那条通道走过去,便在房间找了两条凳子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坐定,结巴说:“九哥,要不,我先进去试试,如果能找到第三口悬棺,我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不行,你一个人过去太危险了,万一真有第三口棺材,而那些人为了夺宝,十之**会大开杀戒。”

    “可,九哥,这样下去,我们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结巴说完,我罢了罢手,说: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只能闷着头走下去!”

    言毕,我呼出一口气,掏出阴阳卦哈了一口气,然后对结巴说:“如果是阴卦,我们立马退出这房间,回衡阳,如果是宝卦,我们立马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阳卦呢?”结巴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说:“如果是阳卦,说明生死对半,有可能会死,也有可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是进还是不进?”结巴朝我问。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说:“应该没巧合吧!”

    说罢,我朝阴阳卦哈了一口气,嘴里又嘀咕了几句,大致是把先前跟结巴说的话说了出来,然后朝东边作了三个揖,最后猛地朝手的阴阳卦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阴阳卦落地,两面朝天,是阳卦。

    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,朝结巴看了过去,问他:“结巴,有啥办法断凶吉没?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抬头打量了这房间一眼,皱眉道:“这鬼山过于邪乎,卜凶吉的话,可能有些不准,倒是这阴阳卦应该听准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也对,我们此时在鬼山内部,阴气极重,想要让道士断定凶吉,恐怕有些难。

    瞬间,我们俩盯着阴阳卦,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我缓缓站了起来,淡声道:“如今是阳卦,我们还是离开吧!从这通道能得看出来,再往可能是无凶险,再加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结巴立马打断我的话,说:“九哥,你先前也说了啊,阳卦也有一半生机啊,再者,我们都到这了,如果这样放弃,太可惜了,更何况这事还关系到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,说实话,我特想进去,但考虑到结巴还在我边,万一里面凶险万分,结巴有个什么好歹,我怎么跟他母亲交待,再有是,算找到真正的悬棺了,我们未必能得到那訇气,要知道王木阳那些人绝对不是来旅游的,还有是道虚的大徒弟以及玄学协会那些人还没出现。

    这令我没丝毫信心,本以为这次,仅仅是我跟结巴两个人,谁曾想到,也不知道咋回事,居然跟这么多人撞一起了。

    若说只有道虚大徒弟以及玄学协会那些人,凭我跟结巴再加蒋爷,指不定还有机会,可,现在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。

    当下,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结巴说了出来,然后对结巴说:“结巴,这次来的人太多了,而你身体…,我怕到时候会…。”

    我话还没说完,结巴说:“九哥,我还是那句话,无论来多少人,我必定跟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结巴压根没再给我说话的机会,径直朝那通道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立马追了去,一把拉住结巴,声音不由低沉了几分:“你找死啊!那王木阳、洛东川、还有那张远山以及最后那名青年,哪一个是好惹的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事关你的性命,算冒险也值得。”说话间,结巴甩开我手臂,径直踏那通道了。

    “结巴!”我猛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结巴没理我,大步朝高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此,我哪里敢停留,立马跟了去。

    说实话,先前因为温雪跟小平安的事,令我忽略了很多事,直到进入这房间后,我才稍微冷静了一些,立马想到这次悬棺有多凶险,不但要面对悬棺内未知的危险,还得应对王木阳等人的算计,特别是道虚的大徒弟,那人是一心要置我于死地,结巴一旦跟我身边,绝对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还有是洛东川,虽说他是我师兄,但我完全摸不清他的底子,更不敢确定,在面对悬棺时,他眼里会不会有这个师弟。

    在我胡思乱想之际,我已经追结巴了,令我诧异的是,结巴好似发现了什么,浑身直哆嗦,我问他怎么了,他的一句话,令我跟着直哆嗦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