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45章 悬棺(72)

正文 第1545章 悬棺(72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王木阳这话无疑于一颗定心丸,至少我敢肯定这令牌绝对能进鬼山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温雪看了过去,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有了这令牌能进么?”

    她白了我一眼,也不说话,而那王木阳的反应更是夸张的很,竟然从我手中夺过令牌,拿在手里往死里磨蹭了一会儿,失声道:“这…这…这是鬼山主人令呐!”

    我一听,差点没跳起来,主人令?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即便我先前猜测过这令牌大有来头,但听到王木阳的话,我完全懵了,这居然是主人令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结巴看了过去,青玄子当初是让我将这枚令牌转交给他师傅,如今,王木阳却说这什么令牌是鬼山的主人令,也就是说,结巴师傅是鬼山的主人?

    不对啊,一路走来,结巴不止一次跟我说过,说他师傅来过这边,也没调查出什么啊!

    结巴一见我望他,哪能不明白我意思,就说:“九哥,我师傅绝对不是什么鬼山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是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结巴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我也不清楚,不过,既然师兄说这枚令牌是师傅的,想必是某人让师傅代为保管的吧!”

    我一听,本来想再问下去,但看到王木阳在边上,也没深问下去,主要是怕王木阳找事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连忙从王木阳手中夺过主人令。

    要说王木阳这人也是势力的很,我这边刚夺过主人令,他立马掏出自己的令牌交给温雪,便领着他边上那人径直走了进去,生怕我进去跟他抢东西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王木阳的背影,我苦笑一声,这王木阳起先想让我进不去,待我拿出主人令后,他便第一时间进去了,做事没丝毫拖泥带水,也算是干脆利落之人。

    我想不明白的是,在京都时,这王木阳曾找过我,让我跟他以前建一个属于抬棺匠的协会,如今的他,却好似处处跟我作对,甚至想置我于死地。

    这变化也太快了吧!

    很快,王木阳的背影彻底消失在我眼帘内,我收回目光,朝温雪对面的那三名中年男子看了过去,先前我们过来时,这三人好似跟温雪在争吵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也是为了什么令牌。

    那三人见我望了过去,盯着我手中的令牌,面色一沉,说:“小伙子,这主人令乃能者得之,你拿着也浪费了,倒不如借给我们三兄弟用用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要说人跟人还是有差别的,那王木阳见我拿出主人令,仅仅是拿过去看看,倒也没有霸占的意思,而这三人的第一想法居然是抢。

    这让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又从结巴手中拿过桃木剑,冷笑道:“怎么,三位想要强抢?”

    “不!”先前说话那人摇了摇头,笑道:“算不上抢,是借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朝边上那两人打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三人朝我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温雪有些急了,厉声道:“这是鬼山,岂容你们三个撒野!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,等会再找你算帐。”那人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你快进去,我启动这里的机关!”那温雪一把抓住我手臂,好似想到什么,急道:“孩子在左边那间房子睡觉,你…你…带着他一起进去!”

    一看温雪的表情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想笑,她这是怕我挨揍呐,就拍了拍她手背,柔声道:“放心,有我在,没人敢来!”

    说罢,我紧了紧桃木剑,又朝结巴打了一眼色,意思是让他拉着温雪站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那温雪一见这阵势,立马明白我意思,急的都快哭了,说:“九哥哥,你走啊,快走啊!他们三人是鬼山脚下平定乡的村民,身上背了不少人命案,他们会…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眉头皱了起来,平定乡的人?

    不待我开口,那三人已经冲了过去,温雪一个跃身,直接拦在我前面,将我死死地护住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们三人,“你们敢…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估摸着温雪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人人捏拿的陈九,便再次朝结巴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这次,结巴的动作很干脆,直接拉着温雪就朝边上走,说:“温姑娘,九哥手头上的功夫已经今非昔比了,这三人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这是你找…”先前那人再次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没等他说完,手中的桃木剑已经出现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客气,紧握桃木剑,手头上的劲道使到极致,用桃木剑在他脸上重重地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瞬间,那人死死地捂住脸蛋,嘴角溢出鲜血,紧接着,几颗牙齿从他嘴里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那人好似还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,再次举起桃木剑照着那人另一边脸重重地拍了过去,冷声道:“这一下,是替温雪敲的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再次朝他胸口拍了下去,“这一下,是替温雪孩子拍的。”

    胸口这下,我没敢太用力,主要是怕直接拍死他,毕竟,我自己的手劲,我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那人还是吐了一口鲜血出来,整个人更是直接蹲了下去,脸色在这一瞬间变得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他边上那俩人哪里还敢动,一个个恐慌地盯着我,说:“你…你…。”

    我大步走了过去,也没对他们客气,在他们每人身上拍了几下,他们俩立马焉了。

    待处理好这一切,我朝温雪走了过去,就发现她双眼瞪得大而圆,绝美的脸庞尽是不可思议,颤音道:“九…九…九哥哥,你…你…你什么时候…会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这事解释起来太麻烦了,就说:“在香港那边有过一次机缘,学了一点功夫。”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那温雪直勾勾地盯着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慢慢地,她眼角变得湿润了。

    我问她怎么了,她还是不说话,一双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这让我莫名其妙的,她这是咋了,平白无故哭什么?

    就这样的,她盯着我足足看了一分钟的样子,猛地哭了起来,哭的格外伤心,就好似要苦尽心里所有的委屈一般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