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40章 悬棺(67)

正文 第1540章 悬棺(67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我一听,连忙看着结巴,就问他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没直接说话,而是在我身上又打量了一会儿,原本紧绷的脸,渐渐地缓和了一些,到最后,结巴更是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他这一笑,我感觉莫名其妙的,有什么值得好笑的?

    也不知道咋回事,那结巴笑着,笑着,眼角滑过几滴泪水,我问他怎么了,他重重地拍了我肩膀一下,沉声道:“九哥,我现在相信好人有好报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这下,我更纳闷了,就问他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急的,一连问了七八句话,那结巴才缓缓开口道:“九哥,弄完悬棺后,你就会发现你与以前截然不同了,这是属于你的福缘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福缘?”我疑惑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说:“九哥,有些话不能说的太破,一旦说破了,会影响你的福缘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抬步朝房间的右侧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跟了上去,下意识扭头瞥了一眼房内,令我奇怪的是,先前那悬棺居然不在地面了,往上一看,就发现那悬棺完好无缺地倒吊在那,就好似结巴从未将那悬棺弄下来一般。

    这让我好奇的很,要知道先前我可是亲眼看到悬棺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问结巴,“那悬棺?”

    他擦了擦嘴边鲜血,淡声道:“没什么,我已经搞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搞定了?”我嘀咕一句,朝结巴看了过去,又问他:“怎么搞定的?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说:“九哥,事情已经过去了,就别问了,你只需知道你的使命是找到真正的悬棺,剩下的事,我会替你搞定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能看出来结巴应该是受了伤,我本来想问结巴怎么受伤的,但看结巴脸色,他显然不会说,他不说,我也不好再问下去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跟着他朝右边走了过去,大概走了七八步的样子,结巴停了下来,盯着眼前的金子墙壁看了看,抬手朝墙壁的右侧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瞬间,那墙壁裂开一条通道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皱了皱眉头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结巴的动作好熟练,应该不止来过一次。

    虽说心里是这样想,但我没问,就跟着结巴从这条通道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了通道,入眼又跟先前的一模一样,是一望无际的通道,那些通道四通八达,横竖交错,结巴说:“九哥,跟紧我,这些通道可能会发生事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紧紧地跟着结巴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俩一前一后,缓步朝前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十来步的样子,结巴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一把拽住我手臂,急道:“快,蹲下!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我蹲下的一瞬间,一块巨大的石块从我头上一闪而过,这吓得我冷汗直冒。玛德,这也太邪乎了吧,怎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巨石。

    然而,令我诧异的事还在后面,随着那巨石一闪而过,紧接着,又冒出来大大小小的石块,悉数砸在我们边上,我顺手捞过一块石头看了看,就发现这石头格外脆弱,仅仅用力一握,便碎了。

    “结巴,这是?”我皱眉道。

    他说:“这是花岗岩,但由于这鬼山的地理位置太特殊了,再加上一些特殊的气场,令这花岗岩变得其脆无比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又问他,这些花岗岩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出现。

    他给我的解释是,说是这鬼山的内部就好似一座巨大的迷宫,而这迷宫又被分成了三块,而这些花岗岩则是挂在迷宫上方的石头,由于年代久远了,那些花岗岩会自动脱落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为什么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他说,“听我师傅说,以前是有声音的,后来也不知道咋回事,陡然就没了声音,具体原因到现在还是一个谜团。”

    好吧,他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什么,只好把这些当成了一个谜团,不过,结巴却又告诉我了一个事,他说,这鬼山有个守山匠。

    传闻,自从有了鬼山后,那守山匠便一直居住在鬼山,其子子孙孙也一直充当着守山的任务,即便流传至今,这鬼山还是守山匠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一代的守山匠甚是神秘,即便是结巴师傅也未曾见过守山匠,甚至不知道这守山匠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我一听,诧异道:“这么神秘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说:“九哥,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或许是当代守山匠不愿意露面,也有可能是上一代守山匠仙逝后,并没有留下后人,具体怎么回事,估摸着只有守山匠自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他说的倒是实话,毕竟,人在这世间不过是白驹过隙,断了传承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再问下去,我们俩则在地面蹲了七八分钟,结巴忽然站了起来,说:“行了,巨石流应该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率先朝前面走了过去,我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,我跟结巴一直是走走蹲蹲,也不知道蹲了多少次,就知道我这一双脚疲惫的很,腹内更是饥饿难忍。

    要知道我们上山时,根本没带啥食物,而在这鬼山内,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,饥饿也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那结巴跟我的情况差不多,也是饥饿难忍,再加上他先前受过伤,他整张脸宛如死人脸一般,一片铁青。

    “结巴,你没事吧?”我停了下来,朝他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咽了咽口水,“没啥大事,只要找到第三口悬棺,应该能有食物。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问了一句,“你既然来过鬼山,怎么事先不准备一些食物?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说:“九哥,我要是告诉你,我忘了,你信不?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都什么时候了,结巴居然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,就说:“行了,赶紧说原因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说:“我们带了那么鸡蛋,再加上一些工具,根本无法带更多的食物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还好,一说,我立马懵了,就说:“我不是空着手么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