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36章 悬棺(63)

正文 第1536章 悬棺(63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他说:“小九啊,先前那悬棺看似倒吊在房间,实则,那房间不过是整条通道的一处小地方罢了。换而言之,无论是我还是你,我们不过是被阵法迷惑罢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若有所思地盯着蒋爷看了一眼,就发现他脖子处好似有几条痕迹,应该是被什么利器勒出来的,再有就是,他双臂隐约有些伤痕,估摸是刚受伤没多久,那些伤口并没有完全吻合。

    基于这几点,我立马断定,此时的蒋爷应该是真真实实的存在,至于他说的被阵法迷惑,我很是认同这话,毕竟,一些高深的阵法的确可以令人不知不觉陷入其中。

    说直白点,阵法这玩意传承数千年了,其文化底蕴,肯定不低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也来不及跟蒋爷再说啥,猛地朝前面的结巴跑了过去,先是探了一下他的呼吸,后是探了探他的脉搏,令我松口气的是,结巴没啥大问题,仅仅是昏迷过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探结巴脉搏时,蒋爷走了过来,也不晓得是什么事刺激他了,还是咋回事,就觉得现在的蒋爷给人一种阴恻恻的感觉,要知道我认识的蒋爷可不是这号人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蒋爷也没瞒我,就告诉我,说是他儿子被道虚大徒弟给绑了,又告诉我,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,实则跟幻境的情况差不多,一是因为他儿子被绑了,二是是因为他知道这边悬棺的訇气能救我。

    正是这两个原因,蒋爷找了玄学协会长老堂的两名陪着来了,谁曾想到,那两个长老忽然反水,跟道虚的大徒弟同流合污了,最后更是把蒋爷给绑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蒋爷脸色沉得能挤出水来,厉声道:“小九,这次我们得替师傅清理门户。”

    “清理门户?”我立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当初玄学协会差点被第八办给灭了,后来是师傅出手,这才救下整个玄学协会,而当时的玄学协会更是愿意永久视师傅为真正的会长,这才过了多少年,那群白眼狼,居然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蒋爷气愤至极,抬手朝墙壁拍了下,嘴里更是脏话连连,足见他内心的愤怒,“玛德,老子这些年在玄学协会勤勤恳恳的,没想到最后,居然被玄学协会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估摸着大致明白蒋爷的意思了,就问他: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微微思虑了一番,问我:“这鬼山分三山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听结巴提过这事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要是没猜错,此时玄学协会的两名长老跟道虚的大徒弟应该找到了真正的悬棺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有点懵了,要是让他们找到了,我这一趟不是白来了,正准备说话,就听到蒋爷说,“而那悬棺不同于普通棺材,想要打开它得费上一番手脚,甚至可能打不开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顿了顿,瞥了我一眼,又瞥了瞥正在昏迷中的结巴,继续道:“小九,以我之见,由我正面去跟他们纠缠,你从后方去把悬棺打开,顺便把那不争气的儿子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明白过来,蒋爷对他儿子何建华挺在乎的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蒋爷的情路不顺,又跟自己心爱的女人分开了好多年,直到我在曲阳那会,他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。

    所以,蒋爷这些年对何建华挺好的,也算是补偿何建华了。

    在想通这点,我冲蒋爷嗯了一声,就问他:“你一个人行么?”

    他冷笑道:“我就不行,玄学协会那群人敢动我,顶多是再次绑我,绝对不敢要了我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打定这个主意,蒋爷又跟我招呼了几句,大致上是让我跟他走相反的方向,他则率先朝左边那条通道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七八步的时候,蒋爷停了下来,对我说:“小九,你那结巴兄弟挺厉害的,居然能把你护送到这个位置来,等他醒了,你替我给他传达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忙问: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说:“你告诉他四个字,翼龙当空。”

    言毕,蒋爷抬步朝前走了过去,我在后面喊了几句,“蒋爷,翼龙当空是什么意思啊!”

    他没理我。

    渐渐地,蒋爷的身影被黑暗给吞噬了。

    待他消失后,我回过神来,脑子一直在想他那句翼龙当空是什么意思,想了老半天愣是没想明白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懒得再想,便在结巴边上蹲了下来,死劲摇了摇结巴,令我失望的是,结巴好似陷入深度昏迷当中,压根摇不醒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意思是掐他人中,让他醒过来,但想到离开前,结巴好似受伤了,我也没弄醒他,便将他放在后背,背着他朝右边的通道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这通道内,我整个人都懵的,脑子更是宛如一团浆糊,甚至没任何方向感,再加上,我身体有点疲惫,只能背着结巴朝前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直到后背上的结巴忽然动了一下,我连忙将他放了下来,急道:“结巴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好似挺虚弱的,说话都是上气不接下气,“九…哥,九…哥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把悬棺的事跟他说了出来,又把遇到蒋爷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结巴听后,强忍疼痛,说:“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纳闷了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:“这鬼山内有重宝,看来玄学协会的人也开始心动了,否则,绝对不会派人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猛地咳嗽了几声,继续道:“我师傅曾说过,玄学协会全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,看来师傅他老人家说对了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又把蒋爷说的那句翼龙当空告诉了结巴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结巴一听这四个字,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,脸色更是变了又变,到最后,他更是赫然站了起来,颤音道:“九…哥,你居然是那人的徒弟,天呐,怎么会这样啊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