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29章 悬棺(56)

正文 第1529章 悬棺(56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说实话,自从道虚死后,我渐渐地忘了道虚的存在,至于道虚的那些什么徒弟,早已被我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现在结巴这么一说,我立马想了起来,难道道虚的尸体被他的徒弟偷了出来?

    一闪过我念头,我愈发肯定是这样,一来玄学协会那群老家伙对于道虚的事,可以说是完全不出力的,二来玄学协会那些老家伙估计也把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。

    正是基于这两个原因,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玄学协会那些老家伙,绝对没有看好道虚的尸体。

    结巴见我没说话,又说了一句,“对了,九哥,等会无论见了什么,你都没表现的惊讶,必须装作跟正常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这灵泉内还有什么东西不成?

    我正准备开口询问,陡然,先前那股压迫感再次传了过来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结巴让我喝下的鲜血没用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强忍心中那股压迫感,也不敢说话,我怕一说话,结巴又会割血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结巴在前头拉着我,我在后面紧跟着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一百米的样子,那股压迫感愈来愈强,到最后压根抬不起脚步。

    那结巴何等聪明,二话没说,立马用黄纸折了一个纸杯,就准备割血,我一把拉住他,有气无力地说:“结巴,别割血了,你刚受了伤,我还能坚持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九哥,跟你交个底,我陪你来这鬼山,就没打算活着出去,只要你活着出去,我的牺牲就算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结巴,你瞎说什么,我们俩进来,必须得俩人出去。”我急了,死死地拽住他手臂。

    黑暗中,我看不清他的脸,就知道结巴的声音有点悲,他说:“九哥,你活着一定要替我照顾好我妈,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别告诉她老人家我的死讯,倘若有一天她老人家寿归正寝了,你能替我充当一会孝子吗?”

    我急了,“你乱说什么话,我们俩都会出去,你妈得由你亲手去照顾。”

    良久,结巴一直没说话,就感觉眼前好似递过来一样东西,我下意识摸了一下,就感觉那东西湿漉漉的,应该是装满了鲜血的纸杯。

    不待我开口,结巴说:“九哥,喝了它,别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好似异常虚弱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会儿,也没接,就听到他又说:“九哥,快,我不能说太多的话,会泄了阳气,我怕到时候会保不住你,快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接过那杯子,含泪喝了下去,就说:“结巴,你这是何苦,为什么要跟我来啊!”

    他笑着说:“九哥,一天兄弟,一辈子都是兄弟,我不能让你死在我前头,我还要你到我坟头上香勒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没再说话,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朝前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由于喝了结巴那一杯子血,我整个人好似充满了活力,先前那股压迫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心里苦涩的很,本以为这次悬棺应该不会这么困难,谁曾料想到还没找到悬棺,我们俩已经这样了,我不敢想象后续的事,我更怕一旦找到悬棺,结巴会死。

    不行,再这样下去,结巴绝对会死。

    我不能看着他死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打定这个主意,我朝结巴问了一句,“结巴,这石门还有另外的通道么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怔,说:“在这石门的尽头有一口棺材跟以及一条通道。”

    我沉声道:“无论这尽头是不是悬棺,我们俩必须离开鬼山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“听九哥的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懵了,结巴这么好说话了,这让我有点不敢相信结巴的话,但也没说话,心里则打定了一个主意,无论这尽头有什么,必须第一时间把结巴送走,即便是敲晕他,也必须把他送出去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说话,跟在结巴身后朝前走。

    黑暗中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就知道我们脚下有点疲惫时,才发现眼前的场景变得赫然开朗起来,隐约能听到一些嘈杂声。

    “结巴,这是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说:“九哥,记住我刚才的话,千万别表现的惊讶,就像往常一样跟在我身后朝前走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渐渐地,场景越来越亮,不再是单纯的一条通道,而是一条条四通八达的通道,就如人体的血脉一样,更为奇怪的是,在那些通道中偶尔会有人在上面行走。

    这让我诧异的很,莫不成这是个地下世界?

    我正准备问结巴一句,陡然想到了结巴说的话,我立马深呼一口气,也不说话,像往常走路一样,朝前走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一百米的样子,那些四通八达的通道又合成了一条通道,这次,通道中的中颇多,奇怪的是那些人表情木讷,像是没了魂魄的**一般。

    更为奇怪的是,即便我们过去了,那些人也未曾让道,依旧在通道中不停地行走,我特意看了其中一人的特征,那人身上的衣服并不是我们平常穿的,而是有点像绸缎,更像是民国时期穿的那种,他双眼空洞,表情木讷,脸色呈那种菜叶青,嘴里一直重复着一句话,“我…要…回…家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格外阴森,令人听了后不由生出一阵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结巴应该是看出我的异样了,轻声咳嗽了一声,也没回头,淡声道:“九哥,跟我走!”

    “哦!”我回了一句,还是忍不住盯着那人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那人看到了我的眼神,还是咋回事,他双眼陡然有了一丝阴狠,看那架势好似要弄死我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倒是走快点啊,前面烧了开水,正准备杀牛敬神勒!”结巴忽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令我有点摸不清头脑。

    可,奇怪的是,他这话刚说完,那人眼神中的阴狠立马消失殆尽了,又变回了先前那般空洞无神。

    即便现在想起那一幕,我依旧也摸不清结巴那句话有啥意思,而当时的我更是好奇的很,就准备伸手去触摸一下那人。

    结巴并没有给我那个机会,说:“九哥,别乱动,赶紧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令我生出一个疑惑,难道…我所看到的不是人?

    (本章完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