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27章 悬棺(54)

正文 第1527章 悬棺(54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那结巴一见我脸色不对,连忙松开我,说:“九哥,情况比我想象中还要严重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不知道咋说,一时之间,我们俩谁也说话。

    约摸静了一分钟的样子,按照我的想法是下山算了,就算要死,也不能死在野外。

    可,结巴一听我要下山,死死地拉住我,说:“九哥,请你相信我,我绝对有办法治好你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也不晓得是我看花了眼,还是咋回事,恍恍惚惚的,我好似看到离我三米开外的地方有一道黑影依靠在大树旁边。

    那黑影直勾勾地看着我,盯得我心里直发麻。

    定晴一看,只有一颗大树孤零零地立在那,哪里有什么黑影。

    这让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是我看花了眼,还是咋回事?

    当下,我死劲地揉了揉眼睛,再看,跟刚才一样,只有一颗大树在哪。

    那结巴应该是看出我有点不对劲,就问我:“九哥,咋了?是不是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正准备说没有,就听到结巴说:“当初道虚诅咒你,应该预料到你会来这边,所以,很有可能,他会在这座山布什么法阵,另外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一把抓住我手臂,说:“九哥,还是先前那句话,你要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本来想问他另外什么,但看结巴没有想说的**,我也没再问下去,就问他,现在这情况,咋办?

    他想了想,掏出匕首,对着他手臂就是一刀割了下去,紧接着,他用黄纸折成一个杯子,接住手臂上滴落的鲜血,奇怪的是,他的鲜血滴入那纸杯后,竟然没有滴落出去。

    我问他这是干吗呢!

    他说:“九哥,你看着就行!”

    好吧,他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问什么,即便是心里有再多的疑惑,我也压在心里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可,令我没想到的是,足足滴了十几分钟,那结巴还没停止的趋向,而那纸杯子已经快盛满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结巴,你到底打算干吗?”我再也忍不住了,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将手中盛满鲜血的杯子朝我递了过来,说:“九哥,我是道士,体内的鲜血不同于寻常人,含有压制煞气的东西,你赶紧喝了应该能暂时克制住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他递过来的杯子,脸色剧变,失声道:“结巴,你这是干吗,我哪能喝你的血!”

    “九哥,快,鲜血在外面裸/露久了,会失去被这鬼山的疝气玷污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手中的杯子愣是塞在我手里,又说:“九哥,现在是特殊情况,切莫再耽搁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也没多想,从他手中接过纸杯子,猛地朝嘴里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鲜血入肚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那股压迫感消失了,就连视线也变得更清楚了。

    那结巴见我喝了鲜血,冲我一笑,说:“九哥,要是那种压迫感再次传来,记得提醒我,我再给你倒一杯鲜血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表情特别轻松,就好似在说无关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我听着这话,眼睛却是湿润润的,就说:“这一杯应该够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跟结巴也没敢久待,就朝前头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结巴的鲜血真的挺好,走了接近半小时的样子,愣是没半点压迫感,就连整个身体都好似轻盈了不少。

    走着,走着,我们所到的地方,变得越来越暗,就连气温也随之下降,走了约摸一小时的样子,树木开始变得更为密集了,大树更是一颗挨着一颗,极其狭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结果忽然停了下来,抬手指了指前面说:“九哥,我们再说上两百米的位置,会有一口灵泉,想要找到悬棺,必须得从穿过那口灵泉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忽然感觉好似有人在我背后推了一下,扭头一看,黑漆漆的一片,什么东西也没有,而先前那种感觉却是真实的很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摸了一下后背,就发现被推过的地方好似给额外冰冷。

    这让我变得警惕起来,双眼死死地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陡然,先前那股感觉再次涌了出来,这次,那双手不是推我后背,而是在我头上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难道这鬼山真有鬼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连忙念了几句清心咒。

    那结巴一听我念清心咒,就问咋了,我说我身后好似有人跟着。

    他一听,脸色一下子阴了下去,掏出三个鸡蛋,用一条一米红绳绑了起来,咋一看,有点像是项链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结巴,你这是干吗?”

    他说:“九哥,这三枚鸡蛋能避开一些脏东西,你挂在脖子上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将那三枚用红绳绑起来的鸡蛋挂在我脖子上,其中一个鸡蛋正好放在我脖子处,另外两个鸡蛋则掉在我胸前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这手工,没任何美感可言,但这效果却是极好!

    自从挂了这三个鸡蛋,再无先前那种感觉,这让我连连称奇,那结巴却说,“九哥,这是我们道家必学的一种法门,算不上什么,可能是你平常接触的道士比较少。”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踉踉跄跄地走到结巴说的灵泉,说是灵泉,实则是一口荒废的水井,约摸四米深,提着手电筒往下照,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下面尽是白骨,也分不清到底是人骨还是动物骨头。

    “结巴,这灵泉是实地,怎么穿过去?”我朝结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没说话,而是盯着我脖子上的鸡蛋看了一眼,陡然,他脸色大变,一把抓走我脖子上的鸡蛋项链,猛地朝地面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听到啪的一声,那鸡蛋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邪乎的是,那鸡蛋摔在地面,并没有蛋清跟蛋清,有得只是像黑污水一样的液体,最为邪乎的是,那黑污水隐约有些腐臭味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?”我有点懵了,这鸡蛋项链一直挂在我脖子上面,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,怎么会变成这般。

    结巴没理我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身后,冷声道:“你就是道虚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