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26章 悬棺(53)

正文 第1526章 悬棺(53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听结巴这么一说,我微微一怔,就问他:“你先前不是作法了么?”

    他说:“九哥,这鬼山不同于普通的山,它是依天、地、人三种方式所布置,就如我们现在所进的这座山,实则是鬼山中的天山,而鬼山中的地山跟人山则是相依而起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抬手指了指这鬼山,说:“鬼山在这平定乡,有人称它为一座山,而一些洞玄学的人,却知道这鬼山实则是三座山,久而久之,一些村民便误以为这鬼山有三座,便把这鬼山附近的两座山并入鬼山内了,实则真正的鬼山只有这一座!”

    我一听,深深地盯着结巴看了一眼,就问他:“你来过这?”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说话,而是反问我:“九哥,你信我吗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信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信我,就把你全部的信任都给我,无论我做什么,你都不要问。”结巴抬眼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,继续道:“九哥,这鬼山牵扯的东西太多,甚至会牵扯到我师傅的一些秘密,我不好跟你解释。但请你完全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直勾勾地盯着我,“这份信任还包括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说:“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结巴冲我一笑,说:“如此以来,我便能大展拳脚。”

    虽说我觉得此时的结巴有些怪异,但出于对兄弟的信任,我还是选择相信他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,倘若结巴真骗了我,就算最后死在这里,也怪不得别人,只怪我有眼不识人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这次,我是堵上了性命地去相信一个人。

    当下,我重重地点了点头,也没再说话,而结巴则在我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,说:“九哥,没有你,就没有我的今天,虽说我不知道你父亲对你说了什么,但这次我是堵上自己的性命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缓缓转身朝前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缓缓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就在我踏入山上的一瞬间,一股强烈的压迫感传了过来,令我呼吸变得极度不适,往后退一步,又恢复先前那种,没任何压迫感。

    结巴应该是看出我的不适,说:“九哥,这个地界是分割线,往前一步便埋入鬼山的天山之中,退后一步便是普通的山峰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抬步朝前迈了一步,先前那股压迫感再次传了过来,我强忍心头的不适,抬步朝前头又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怪异的是,每走一步,都感觉异样艰难,大概走了二十步的样子,我只觉得想要抬起脚步都变得格外困难。

    我把这一感受说了出来,结巴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就问我:“九哥,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忙说:“没啊!”

    他皱眉头道:“不可能,我在你身上作了法,按说你就算步入天山,顶多是有些不适宜,但绝对不至于抬不起脚步,除非…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猛地朝我走了过去,抬手就是一掌拍在我脖子上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咋回事,他这一掌拍的我格外疼痛,差点没叫出来。

    那结巴脸色一沉,厉声道:“九哥,你是不是被人诅咒了,而诅咒你的人恐怕绝非常人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惊愕地盯着结巴,在周欣家里时,结巴曾问过我身体是不是充满了煞气,我也仅仅是说,的确有些煞气,并没有多说什么,主要是怕他担心。

    没想到结巴居然仅仅是拍了我一掌,便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不得不对结巴刮目相看,要知道当初的青玄子都没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再隐瞒,就把道虚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听,脸色骤然剧变,失声道:“你确定他是天煞之身?”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的确是天煞之身。”

    “草!”结巴忍不住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问他咋了,他厉声道:“玛德,那道虚算计的真深,居然连这点都考虑到了,这是要完全置九哥于死地啊!”

    我不懂他意思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:“这鬼山之上布满了疝气,而疝气与煞气,这两鼓气本身是互不相融。说白了,也就是身具煞气之人,一旦进入这鬼山,鬼山内的疝气便会把这人排挤出来,想要在这鬼山行走,近乎于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脸色沉得格外阴,又说:“那道虚应该是考虑到想要破了你身上的煞气,唯有利用悬棺内的訇气,所以,我敢断定当年道虚绝对来过这鬼山。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是彻底懵了,本以为找到悬棺,便能自救,可,现在的结果居然是,就连上山都成了难题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结巴说:“要不,我们下山?”

    他脸色一沉,说:“不行,你已经步入鬼山,体内的煞气早已压制不住了,一旦下山,不出三天,你便会四肢枯萎,渐渐地失去生气,不出十天,你便会枯竭而亡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死死地抓住我手臂,沉声道:“九哥,即便我死,也不会让你死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厉声道:“结巴,你别乱来,仅仅是一些煞气,指不定还有别的办法!”

    他说:“九哥,你不是道士,你不懂天煞之身到底有多可怕,更不懂被天煞之身的人诅咒后会多痛苦,当初玄学协会的人看似把你体内的煞气压制住了,实则…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猛地抓起我手臂,盯着那印记看了一下,沉声道:“实则,他们不但没帮你压制住煞气,甚至加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呼一声,这也太扯了,要知道当初蒋爷也在场啊。

    我忙问:“结巴,你能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“没看你手臂之前,我不能确定,看了你手臂后,我能百分之百确定,那群老东西绝对没安好心,他们帮你压制的法门是道家一门叫困魔亟的东西,这困魔亟实则就是利用白/粉止痛,治标不治本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结巴一边说着,一边轻轻地摸了我一下手臂的印记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他用力太大,还是咋回事,我只觉得手臂上好似被什么扎了一下似得。

    这种痛,当真是直入心肺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