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25章 悬棺(52)

正文 第1525章 悬棺(52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听着那陈久久的话,我真心醉的一塌糊涂,就这么一个小姑娘,精的跟猴子似得,以后谁要是娶了她,我估摸着她老公够呛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理她,也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至于赶她走,我没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那陈久久既然能跟到这里来,说明她是铁了心要跟我们去鬼山。

    而她之所以会选择在这里现身,应该是看到了鬼山的入口,这才现身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休息这会功夫,结巴还是跟先前一样,坐在那念咒语,陈久久则一直盯着结巴看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过了接近半小时的样子,结巴才缓缓起身朝我们走了过来,疲惫道:“九哥,借你一粒鲜血给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压根没理我同意与否,掏出匕首对着我手臂就是一刀下来。

    瞬间,殷红的鲜血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吃痛一声,正准备说话,结巴立马在我手臂上沾了一点鲜血,猛地朝地面涂了过去,嘴里大声念道:“天地初开,三清化气,护我真身,急急如律令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咒语落音,我好似感觉浑身多了一个什么东西,具体多了什么却说不上来,就问结巴:“这是咋回事?”

    他好似有些疲惫,虚弱道:“九哥,从这一秒钟开始,你不能说脏话,不能做行为不雅的动作,不能发脾气,一旦破了这三样,我刚才的作法就无效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明白过来,道家的作法好似有种讲究,就嗯了一声,“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又从蛇皮袋摸出一枚鸡蛋,紧接着,他掏出朱砂笔,在鸡蛋上画了一道像符箓似得东西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结巴画符的手法熟练无比,整个过程下来一气呵成,浑然天成,就好似练习了无数次似得,更为重要的一点,他画符时,嘴里还碎碎地念叨着一些咒语。

    待他最后一笔落成时,也不知道咋回事,他脸色骤然巨变,猛地吐出一口鲜血,喷在鸡蛋上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吓得,连忙扶住他,急道:“结巴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抬眼望了我一眼,罢了罢手,虚弱道:“九哥,我没事,你拿好这枚鸡蛋,记住,千万不能让这个鸡蛋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狐疑道。

    他说:“因为这枚鸡蛋是你的第二条生命,一旦你出了任何事,只要把这鸡蛋砸在自己脸上,无论遇到任何事都能逢凶化吉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好似不太想说话了,立马开始打坐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不好说什么,将鸡蛋收了起来,又盯着结巴看了一会儿,就发现他脸色惨白如纸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刚才做法时伤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几句,但结巴双眼紧闭,嘴里开始碎碎地念着咒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陈久久凑了过来,问我:“陈九哥哥,为什么你有,我没有?”

    好吧,这个问题把我给难倒了,就说:“要不,把这个给你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结巴立马接话了,他说:“不能乱给人,那鸡蛋有你的生辰八字以及精血,给了别人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结巴哥哥,要不你替我也…”那陈久久试探性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结巴脸色摇了摇头,说:“小姑娘,以你的身份,应该要不了这东西吧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立马问了一句,“这陈久久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结巴摇了摇头,缓缓起身,又将八卦袋斜背在腰间,最后将地面的蛇皮袋捡了起来,说:“九哥,我们进山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朝陈久久看了过去,说:“小姑娘,要是不怕死就进来,另外,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句,一旦进了这鬼山,是生是死,全凭造化,我们不可能给你任何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结巴哥哥,别这样嘛,我还是小孩!”那陈久久走了过来,死劲晃了晃结巴手臂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结巴淡声道。

    说完,结巴率直走了进去,我也跟着走了进去,那陈久久也不知道咋回事,愣在原地远没动,这让我好奇的很,就问结巴:“她到底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结巴扭头看了看我,说:“九哥,你只是八仙,玄学界还有很多隐世家族,即便是玄学协会也不敢招惹,我师傅只能算半个隐世家族的人,而那陈久久的家族却是实打实的隐世家族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纳闷了,就说:“她爸不是盗贼么?”

    结巴摇头道:“起先,我也是这样以为,但我替掐算八字时,却发现她…她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结巴脸色变得极难看,颤音道:“她…她是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脸色一变,这特么太扯了吧,那陈久久是死人?

    结巴应该是看出我的惊憾了,说:“她的生辰八字注定她只能活三年,也就是说她十年前就应该死了,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,她活了下来,而世间有这本事的人,唯有一个家族才能办得到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彻底懵了,就说:“你意思是有一个家族的人懂复活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不算是复活,而是以一种秘法把人的寿元延长,但由于出生时,生辰八字便注定了一个人的寿元,即便用了秘法,仅仅是人活了下来,其浑身气运却没了,一辈子活下来如同无运之人。”

    我隐约有些明白他的话了,就问他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他给我的解释是,他曾听他师傅提过那么一个家族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具体是什么家族时,结巴却摇了摇头,说:“九哥,不是我不告诉你,而是有些事情你知道了,对你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说完,结巴也不再说话,朝山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在后面喊了几声,但结巴还是不说话,无奈之下,我只好跟了上去,不过,对于陈久久那所谓的家族,我却是兴趣颇浓!

    不过,有一点我始终想不明白,那便是陈久久的父亲,是真的消失在这鬼山,还是骗我们的?

    带着这种疑惑,我们俩径直朝山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山上树木茂盛,湿气极重,特别是到了半山腰的位置,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丝照了太阳光照了下来,可见度极低,就连气温也随着降低,令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结巴停了下来,对我说:“九哥,再往上就进入真正的鬼山了,你切忌一点,无论听到什

    么声音,都切莫回头,哪怕是听到我的救命声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js3v3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