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18章 悬棺(45)

正文 第1518章 悬棺(45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那周欣听我们这么一问,盯着地面看了一会儿,吱吱唔唔地说:“我…我…我不知道会这样啊!”

    结巴面色一冷,厉声道:“如果刚才我们吃了,恐怕躺在地面就会是我们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结巴朝周欣靠了过去,看那架势,是想找周欣麻烦,我连忙劝了一句,“结巴,这中间是不是有啥误会?”

    结巴瞥了我一眼,说:“九哥,你就是心太善了,如今周欣的狐狸尾巴都露了出来,你还不相信吗?”

    凭心而论,我真心有点不敢相信周欣会对我们下药,主要是周欣这人的面相极善良,一看就是老好人,再加上在火车站的一切,我实在是没办法相信这么一个善良的人,会有歹毒的心肠。

    当下,我拉了结巴一下,示意他不要激动,就朝周欣看了过去,“周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

    那周欣听我这么一问,表情明显一怔,说:“我…我…我不知道会这样啊!”

    “菜是你做的,你不知道谁知道?”结巴的声音不由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我能看出来结巴很激动,因为就在这之前,结巴跟我一样,认为这周欣是大善人,而现在这一切却与我们的想法相反,个中失落感,唯有当事人才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啊!”那周欣估计也是急了,直跺脚,说:“小兄弟,我以性命起誓,这件事跟我毫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陈久久也开口了,她说:“我相信周阿姨不会对我们下药,肯定有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呢?”结巴朝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当然愿意相信结巴,可,火车站那一幕幕宛如昨天一般,历历在目,就说:“别管她下没下药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也是无奈之举,那结巴听我这么一说,轻声嗯了一声,紧接着,他恶狠狠地盯着周欣,说:“你敢打九哥主意,我绝对会亲手撕了你。”

    那周欣唯唯诺诺地说,“我真没干那事!”

    随后,结巴又警告了周欣几句,便气冲冲地夺门而出,我在周欣身上盯了一会儿,也没说话,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我走了,那陈久久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出了门,我心里纳闷的很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周欣都没理由对我下药啊,一来结巴告诉她,她老公可能活着,以她的性子应该感谢我们才对,二来,我们跟她往日无仇,近日无怨,为什么非得害我们。

    我把这一疑惑对结巴问了出来,他给我的解释是,他也搞不清楚咋回事,但他能肯定的是,这周欣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,他甚至怀疑周欣是道上的人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说法,我不敢苟同,那周欣一看就是良家妇人,怎么可能是道上的人。

    可,结巴的一句话,令我对那周欣也生疑了,他说:“九哥,你别忘了一个词叫人不可貌相。”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三人出了村子,天色已经安全暗了下来,我们三人一合计,想在别人家借宿肯定不成,只能找出凉亭凑合地过一晚上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我们运气挺不错的,在离胚子村半公里的位置找了一处凉亭,我们三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就打算着在这过一晚上。

    刚收拾好,那陈久久给我和结巴一人递了一个馒头,说:“喏,给你们吃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馒头,我心里五味俱在,接过馒头啃了起来,结巴也是如此,他一边啃着馒头,一边问我:“九哥,你觉得那周欣为什么要害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说:“还不清楚,不过,我总觉得她应该是有难言之隐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陈久久掏出馒头咬了一口,说:“我也觉得她有难言之隐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朝我看了过来,问我:“陈九哥哥,我觉得你们肯定误会她了。”

    我淡淡地点了点头,也不说话,主要是不知道说什么,而结巴则在边上说,“依我看来,这中间肯定没啥误会,指不定她是道上的人,看中了九哥的身体,这才会下药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他这话也说的太那啥了吧,什么叫看中了我的身体,这不是瞎扯淡么,就说:“行了,是好是坏跟我们也没啥关系了,倘若有下一次,我绝对不会手软了,这次就算看在她给了久久五百块钱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那结巴还想说什么,我罢了罢手,说:“算了,别说了,早点睡觉。”

    说到睡觉两个字时,我语气特别轻,我的本意是提醒结巴别忘了抓姚老三的事,可在那陈久久听来,却是另一番意思了。

    这不,我刚说完,那陈久久就说:“陈九哥哥,你跟结巴哥哥不会是一对吧?”

    我翻了翻白眼,差点没晕过去,结巴跟我差不多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陈久久懂得有点多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结巴交换了一个眼神,假装睡了过去,那陈久久见我们睡了过去,她也闭着眼睛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或许是一个小时,又或许是好几个小时,就觉得好似有人在推我,我睁开眼,四周黑暗的很,看不到任何景物,我轻声问了一句,“谁?”

    结巴掏出手机,摁亮屏幕在我身上照了照,说:“九哥,是我!”

    一看到他,我立马明白过来,连忙爬了起来,压低声音说:“是不是姚老三要来了?”

    他朝我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,又朝外面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我出去说。

    当下,我走出凉亭,掏出烟,点燃,抽了一口气,就问结巴:“你确定姚老三今晚会来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要是没猜错,再过半小时的样子,他绝对会出现。”

    我一怔,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:“九哥,我们道家有一门法术,名唤寻人术,利用的是人身上的气场,而姚老三在你身上动了手脚,我能凭着他留下的东西,感应到他的方位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不是很懂,不过,道家也传承几千年,自然有它的底蕴在,就嗯了一声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大概在原地抽了三四支香烟,在这期间,我们俩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陡然,结巴神色一凝,低声道:“九哥,那姚老三要来了,我们先找个地方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深知姚老三的到来意味着什么,要是没猜错,想要找到悬棺,这姚老三是个关键

    。所以,我对这姚老三格外重视,立马跟结巴在边上的一颗大叔边上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js3v3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