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1526.第1517章 悬棺(44)

正文 1526.第1517章 悬棺(44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那结巴说:“再哭,别怪我不还你一个完整的父亲了。   ()”

    陈久久一听这话,哪里还敢哭,立马收嘴,说:“结巴哥哥,我不哭了,再也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也是醉了,不过,也没说啥,倒是结巴在边说了大堆话,大致是告诉我,无论是周欣还是姚老三,甚至在这边遇到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立马离家前,父亲曾对我说过,说是让我不要相信任何人,没想到结巴居然也说出这话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好的很,问他为什么。

    他没说话,反倒是陈久久嘟囔着嘴,说:“这都不明白,他们都是坏人噻!”

    我白了那小姑娘一眼,问结巴:“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那结巴也不知道咋回事,一直不开口,直到我说了一句,“结巴,你要是还拿我当兄弟,瞒着了,有什么话直接告诉我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问我:“九哥,你确定你要知道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示意他说话。

    他在我身盯了一会儿,这才缓缓开口道:“九哥,要是没猜错,你的身体应该出了问题吧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:“的确!”

    他又说:“你身体出了问题,是不是需要找到訇气才能治好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不说话,心则好的很,在火车站,我告诉过结巴来这边的目的,他怎么又问出来了,听到结巴说,“我也是先前才想明白,那姚老三一听你要找訇气,要打你,原因在于,你身体此时充满了煞气,这对于习蛊的人来说是大朴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他干笑道:“也是说,九哥,你现在是蛊师眼里的唐僧肉,只要把你抓了,再把你喂给那些蛊虫吃,能达到事成功倍的效果,不,甚至可以说,平常要翻了一百倍,甚至更高!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彻底懵了,颤着音说:“你意思是姚老三故意打我,实则是想抓我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可以这样说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掏出一张黄/色的符箓,嘴里念叨了几句话,猛地朝我身贴了过来。

    怪的是,在他符箓贴在我身的一瞬间,恍惚间,我好似看到什么东西从我身体内飘了出去,我问结巴,“什么东西飘走了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是姚老三在身动了手脚,我刚才用符箓替你驱走了,不过,仅仅驱走了一部分,还留了一小部分,要是没猜错,那姚老三夜间会根据这一小部分的印记找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朝我靠了过来,在我耳边嘀咕了几句。

    我一听,诧异地看着他,“结巴,你是不是搞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九哥,我在师傅身待了那么长时间,怎么可能会搞错这么简单的事,只要你相信我,我绝对有信心让狐狸露出尾巴!”

    我还是不敢相信他的话,主要是他的话跟我心里的想法南辕北辙了,甚至可以说,颠覆了我的观念。

    当下,我紧紧地盯着结巴看了一会儿,说:“结巴,你有多大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至少有百分百的把握,九哥,信我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那结巴见我同意下来,又问陈久久:“你买的那些馒头带来了没?”

    那陈久久立马点头,“带来了,结巴哥哥咋了,你是不是要吃?”

    结巴说:“管好那馒头,千万别让外人碰着了,对了,等会你也别吃东西,接下来的一天时间,我们三都指望着你的那些馒头了。”

    那陈久久好似不太明白,不过还是从腰间捞出馒头,说:“喏,这些馒头,我一直挂在腰间。”

    结巴嗯了一声,又招呼了我们几句,这才朝周欣家里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我们来到周欣家时,她好似还在厨房忙碌着,我们三人随意地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去,又大致扯了一会儿,大概过了半小时的样子,那周欣断了七八个菜肴出来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她做的这些菜肴,甚至诱人,但想到结巴招呼的话,我咽了咽口水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很快,那周欣把菜肴放在桌面,又把她婆婆叫了出来,她这婆婆约摸六十出头的年龄,一头银白,有点驼背,手里抱着周欣的儿子。

    老人家先是跟我们笑着打了一声招呼,后是招呼我们吃菜,又给我们倒了一些白酒,说是感谢我们要替平定乡除害。

    倘若不是结巴提前给我打了招呼,我很有可能会相信这是好客,但是结巴跟我打了招呼后,我对这一家人满是警惕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别愣着啊,快吃菜呀!”那周欣在我对面坐了下来,又给我夹了几块红瘦肉,说:“姐知道你们饿坏了,赶紧吃点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又给结巴跟陈久久夹了一些菜肴。

    但我们所有人都找了一句托辞,说是肚子疼,没胃口。

    怪的是,那周欣还是一个劲地给我们夹菜,嘴里不停地责备道:“你们三个真是的,姐菜都弄好了,多多少少吃点,也算是给姐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,我立马信了结巴的话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也不说话,端起其一碗菜,朝门口走了过去,发现门口正好趴着一条老黄狗。

    我也没犹豫,端起菜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老黄狗一看有菜,一番爬了起来,跟饿疯了似得扑了去。

    周欣一看我把菜倒了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说:“小兄弟,一滴粮食一滴汗,你这样可不对啊!”

    我扭头望了她一眼,也不说话,倒是结巴在边说:“周姐,我九哥性子有点冲,他肯定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吃的正欢的老黄购猛地朝地面倒了下去,四肢不停地抽搐,嘴里直冒白沫。

    这一现象,不但我被吓到了,连结巴跟陈久久也是,我们三双眼睛直刷刷地朝周欣望了过去,我说:“周姐,我们可没得罪你,你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解释?”

    本来自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