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16章 悬棺(43)

正文 第1516章 悬棺(43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这把我给吓得,差点没跳起来,连忙抓住结巴,他手头上的力气颇大,饶是我都没能抓住她,只好使尽浑身的气力抓住他,又朝边上的陈久久喊了一声,“快,掐他人中。”

    别看这陈久久年纪不大,但懂的挺多的,她先是朝自己手上哈了两头气,后是猛地朝结巴人中掐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她手臂碰到结巴的一瞬间,那结巴也不知道咋回事,居然抽搐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们俩有些束手无措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周欣估计是听到房间吵闹的声音了,一边朝我们这边跑了过来,一边急道:“别掐人中啊,快,给他灌醋!”

    灌醋?

    我有点懵,这什么意思,就问她原因。

    她见我们俩没动,也不话,转身朝厨房走了过去,不到一会儿时间,那周欣走了出来,手里还提着一瓶醋,先是让我们俩摁住结巴,后是提着醋就朝结巴嘴里灌了进去。

    足足灌了大半瓶白醋,那结巴才稍微好转了一点。

    那周欣直勾勾地盯着结巴,足足看了三十来秒的时间,这才深叹一口气,:“艾,看来姚老三的鬼魂找上门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让我哭笑不得,正欲开口话,就听到结巴虚弱道:“周姐,那姚老三真活着,你给…我们弄顿好吃的,我等会跟陈九趁夜色,把那老头给你抓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朝结巴看了过去,问:“结巴…你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完,他冲我摇了摇头,:“九哥,我有办法!”

    好吧,我点了点头,也不话,就听到结巴继续:“周姐,还愣着干吗,快去做一顿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完这话,结巴的精气神好似在这一瞬间完全回来了。

    那周欣一听这话的话,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,:“好,如果是真的,那你们可是替我们平定乡除了一大害。”

    “周姐,你放心,我绝对不谎话!”结巴大手一挥,又催了一句,“周姐,快去弄吃的吧!”

    那周欣疑惑地盯着结巴,好似想什么,最终还是没开口,便朝厨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让我疑惑的很,以前的结巴可从来不会要求别人给他弄什么好吃的,待周欣走后,我连忙问:“结巴,你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音落地,结巴脸色骤然剧变,猛地吐了起来,奇怪的是,他吐出来的东西不像是普通的呕吐物,而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隐约还夹杂着腐臭味。

    吐到最后,更是有黑色的东西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黑色的东西,像是活物,缓缓地蠕动着。

    这让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就:“这是蛊!”

    那结巴缓缓抬头朝我瞥了我一眼,:“九哥,这不是话的地方,带上那瓶醋,我们去别的地方聊会!”

    完,他朝陈久久看了过去,:“久久,你先把这里的卫生弄下,记住,千万别让周姐看到了,弄好这卫生后,再来村口找我们。”

    那陈久久一愣,就:“为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别问了,快搞卫生,只要你把这事弄好了,我能还你一个完整的父亲。”那结巴好似挺急,完这话,一手捞起醋,一手拉着我出了门。

    出了门,我们俩直奔村口。

    结巴左右瞄了瞄,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,对我:“九哥,你应该看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:“你意思是那姚老三是蛊师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:“应该是蛊师!”

    我连忙:“可,苗族的蛊师,不都是女的么?”

    他解释道:“九哥,可能是我们接触的人不一样,凤凰城那边,蛊师的确是女的,但你别忘了,整个中国这么大,拥有蛊师的地方,并不是只有凤凰城,而在其他地方,很多蛊师都是男的,他们比凤凰城那边的蛊师狠毒多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估计是我没啥见识了,就问他:“你刚才,能还陈久久一个完整的父亲,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:“九哥,我暂时没办法给你解释这么多,我只能告诉你,那陈久久来头有点大,咱们不能得罪她,如果有可能最好去讨好她。”

    完,他将手中的醋朝我递了过来,:“九哥,你把这醋喝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这下,我也懵了,我又没事,喝醋干啥!

    他的一句话,令我懵了,他:“我怀疑那姚老三在跟我们话的时候,对我们下蛊了,你跟陈久久很有可能也中蛊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,我冷汗直冒,哪里敢犹豫,连忙端起醋喝了一口,奇怪的是,一口醋下去,只觉得酸酸的,没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当下,我:“结巴,你是不是搞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:“不可能搞错,你绝对被他下了蛊!”

    言毕,他又催着我喝了一口,结果跟先前一样,没任何反应,这让结巴脸色阴了下去,嘀咕道:“奇怪了,按,你应该被姚老三下了蛊才对啊,怎么会反应呢!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出现这种情况,只有两种可能性,一是姚老三没对我下蛊,二是我身体有了抵抗蛊虫的能力。

    实话,我比较相信第二种,毕竟,我以前被乔伊丝下过,后来被乔秀儿给解了,可能是这个原因,才导致我身体有了抵抗蛊虫的能力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陈久久走了过来,结巴二话没,立马让陈久久喝了一些醋。

    几口醋下去,那陈久久立马吐了起来,跟结巴吐出来的东西一模一样,也是黑色东西,像是活物,缓缓地蠕动着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愈发确定我身体有了抵抗的蛊虫的能力,只是,我想不明白的是,这一瓶醋就能解蛊?这也太扯了吧!

    我把这一疑问对结巴了出来,结巴给我的解释是,可能是刚下蛊没多久,再加上醋本身就是酸锌之物,这才能解蛊虫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解释,我半信半疑的,也找不到反驳的字,勉强就信了。

    而陈久久一看自己呕吐出来的东西,吓得立马哭了起来,好在结巴有办法,只了一句话,便让那陈久久立马收口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