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15章 悬棺(42)

正文 第1515章 悬棺(42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我一愣,就问他,“哪一半?”

    周欣说:“那老人的确是暴跳如雷,但不知道什么缘故,并没有对姚老三做什么过激的行为,仅仅是警告了一句,便带着孙女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呼一声,这也太那啥了吧,倘若说那老人真是部队的,他应该当场把那姚老三给阉了才对。

    那周欣应该是看穿了我的想法,就说:“待那老人走后,大概过了三天,我们村子附近发现了一具女尸。”

    “女尸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“你应该能猜到,那女尸正是老人的孙女,一时之间,我们这边人的议论纷纷,有人说女孩是羞愧自杀,也有人说那女人是被姚老三给弄死的,具体是怎么回事,到现在也没个定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顿了顿,朝我看了过来,又说:“小兄弟,依你之见,你觉得这女孩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也不知道咋回事,毕竟,光凭这几句话,我肯定不知道咋回事,就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苦笑一声,说:“你果然不知道,我男人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到她男人时,她脸上尽是一脸自豪。

    我们谁也没打断她,就静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待那妇人回过神来时,冲我们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了一句没关系,又问她:“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就在那女孩死后的第三天,我们这边有人在山的那一边发现了姚老三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我立马打断了她的话,就说:“大姐,那人真没死。”

    她白了我一眼,示意我不要打断她的话,她则缓缓开口道:“当时姚老三的尸体都腐烂的不成样子,不过,我们村子的人还是凭借姚老三的衣物辨认出来了,那尸体就是姚老三。”

    这下,我再也坐不住了,仅凭几件衣服就断定姚老三死了,这也太草率了吧,就问她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啊!”她叹了一口气,“后来只要活人见到姚老三,不出七天必定死亡,有人说这是姚老三的诅咒,也有人说,是被姚老三的鬼魂给缠上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跟结巴对视一眼,隐约觉得这事恐怕不简单,就问她:“那些死亡的人,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先是消失一段时间,后是莫名其妙的尸体就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明白过来,要是没猜错,那些所谓死亡的人,搞不好是去找悬棺了,就问她:“大姐,你知道悬棺么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们这平定乡的村民,哪一个不知道悬棺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赫然起身,死死地盯着我,声音不由一冷,“小兄弟,你不会是来这边找悬棺的吧?”

    一看她脸色,我立马感觉到这周欣可能对悬棺有所忌惮,连忙摇头说:“不是,我们只是过来找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朋友?”她好似不信,就问我:“找谁?哪个村子的?”

    这把我给难倒了,正准备开口,就听到一直未曾开口的陈久久忽然开口了,她说:“他来这边找悬棺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妇人脸色一下子阴了下去,二话没说,捞起扫帚就要赶我们出去,大骂我们是盗墓贼,又说她平生最恨盗墓贼了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是无语的很,有心解释几句,但那周欣没给我们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眼瞧就要被她赶出去了,那结巴不慌不忙地来了一句,“大姐,我知道你男人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那周欣神色明显一怔,“你说什么,你知道我男人的消息?”

    结巴点点头,说:“大姐,我是习道之人,不骗人,要是没看错的话,你男人应该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男人生前最在乎我肚里的小孩,如今小孩都半岁了,他要是活着,肯定早就回来了。”那周欣显然不信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也不知道那周欣是想到什么,还是咋回事,她竟然放下手中的扫帚,坐在地面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见此,我跟结巴有点懵了,倒是一直没啥动作的陈久久走了过去,抬手擦了擦周欣脸上的泪珠说,“阿姨,不哭,我爸爸消失了,我也没哭。”

    我也是醉了,就她这样还不算哭,要知道这陈久久可是哭了差不多一下午,不过想到陈久久是安慰她,我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陈久久的话起了作用,还是咋回事,那周欣居然真的停止了哭泣了,低声抽泣地说:“我男人消失的前三天,也见过姚老三,后来…就再也没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周姐,我朋友说你男人没死,应该是真没死。”我在边上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周欣摇了摇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有点急了,就朝结巴看了过去,结巴会意过来,忙说:“周姐,我以性命担保,你男人没死,倘若他真死了,我愿以性命赔偿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有点懵,结巴没问题吧,就朝他看了过去,他朝我打了一个放心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那周欣一把抓住结巴手臂,双眼充满期待地盯着结巴。

    结巴重重地点了点头,“周姐,你男人真的没死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周欣破涕为笑,连忙请我们坐下,又对着我们说了一通感谢的话,最后更是说要给我们弄一顿丰盛的晚餐。

    这突兀的变化,令我们有些束手无措,好在那周欣说完这话后,立马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后,我立马问结巴,“结巴,你说的是真话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九哥,你放心,我既然敢说这话,自然有这把握,要是我没掐算错的话,她男人在一个月内必定会回家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哪来的信心,不过,他都这样说了,我也不好说什么,倒是陈久久朝结巴看了过去,问:“结巴哥哥,那我爸爸呢?他是不是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也朝结巴看了过去,就发现结巴盯着陈久久看了一会儿,又掐指算了算,摇头道:“你爸的事,我看不出来,好像活着,好像死了,具体咋回事,我也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盯着陈久久看了好长一会儿,陡然尖叫一声,“不好!”

    我问他咋了,他也不说话,浑身上下开始抖了起来,四肢不停地抽搐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js3v3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