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1512章 悬棺(39)

正文 第1512章 悬棺(39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我立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警惕地瞥了我们一眼,原本放进口袋的手又缩了回来,说:“那东西是爸爸唯一留下来的东西,不能轻易给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我跟结巴对视一眼,苦笑一眼,这不是逗我们玩么,就问她:“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她挠了挠后脑勺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把我们给急的,也拿这小女孩没办法,就是开始糖衣炮弹,我们告诉她,只要给我们看下那东西,就给她买衣服,又带去吃好吃的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小女孩压根不埋单,对我们也是爱理不理的样子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耸了耸肩膀,问她:“那你总能告诉我,去哪找他吧?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说:“这个可以告诉你,爸爸说的地方是余江县的平定乡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也没犹豫,就领着他们俩直接去了汽车站,大致上打听了一下到余河县的汽车,不远,只有三十来公里,但由于路面颇为难走,坐汽车得一个小时,再加上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,想要去余河县,只能坐明天的早班车。

    我们一合计,就在汽车站附近租了两间房,按照我的意思是,我们三人挤一挤就算了。毕竟,出外在门,能省就省点,但那陈久久说,她是女生,必须得独自一间房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是醉了,只好给她额外开了一房间。

    待安排好她的住宿后,我跟结巴进了房间,刚坐定,那结巴说:“九哥,你觉得那个小女孩怎样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应该是从小在外面流习惯了,这才会这么警惕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又问我:“那你觉得她要拿出来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没有直接说话,而是想了想,淡声道:“可能没有东西拿出来吧!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?”结巴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:“估摸着那小女孩怕我们不带去,故意弄个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出来,以此引诱我们带她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罢了罢手,说:“对了,结巴,在京都时,你不是说你有女朋友么?怎么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结巴面色微微一怔,朝我罢手道:“九哥,这事你就别问了,等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我哦了一声,也不好再问下去,便匆匆地洗了一个澡,睡了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翌日,一大清早,我们三人简单的洗漱一番,便急匆匆地去了汽车站,买了三张从鹰潭到余河的汽车站。

    我们坐的是第一班汽车,车上没啥人,本以为半小时很快就到了,谁曾想到,汽车开到一个镇子时,陡然停了下来,我纳闷的很,就问司机怎么不开了。

    那司机一听我开口就是普通话,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,这才缓缓开口道:“车子就几个人,跑到余河,我连油费都保不住,必须等到坐满人才能开车勒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也是醉了,不过,这也是常理之中的事,也没说话,就在汽车等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我们运气太差了,还是咋回事,等了接近一小时,才上来两个人,这把我给急的啊,要等车子坐满人,估摸着上午是没希望了,就问那司机,到底开不开车。

    那司机也是个实在人,一听这话,直接来了一句,爱坐不坐。

    好吧,我们等不起,当下,我领着结巴下了汽车,又在附近租了一辆面包车,直奔余河县。

    当我们到达余河时,正好是中午时分,我稍微打量了一下,经济还算不错,至少房子都挺漂亮的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随意找了一家饭店,打算先填饱肚子,再去平定乡,毕竟,民以食为天嘛!

    刚进饭店,我们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,大致上点了几样比较便宜的菜肴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以前听人说,这边有点那啥!”结巴朝我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啥是啥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没说话,而是沾了一点茶水,在桌面写了一个诈字,我问他啥意思,他指了指饭店的食客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不好再问下去,倒是陈久久那小姑娘,一个劲地催着我们去平定乡,说是只要去了平定乡,就能见到她爸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小女孩哪里坐的住。

    我大致上安慰了她几句,就告诉她,找人也不急着这一刻,等吃饱了,才有力气去找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说话间,已经上了几个菜,我们简便的吃了一点。

    饭后,由于陈久久一直催着,我们也没久坐,连忙叫了一声,“老板,埋单!”

    “一千三,谢谢!”那老板走了过来,是一名四十来岁的黑胖子,他仅仅是瞥了一眼桌面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直到现在才明白结巴说的那个诈是什么意思了,玛德,这不是敲诈人么,正准备说话,结巴抢先道:“一千三就一千三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结巴掏出钱包,数了一千三给那老板,又在老板肩旁拍了拍,说:“老板,生意兴隆。”

    那老板好似没想到结巴会这么爽快,不过,也没说啥,接过钱,就说:“欢迎下次光临!”

    从饭店出来后,我一肚子气,一千三就吃这么点玩意,这特么就是去五星级酒店,也没这个价钱,按照我的意思是,直接拽着那老板揍一顿。

    但结巴说,这边的人比较欺生,像我们这种外地人来这边,只有挨宰的分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是无语了,不过,让我想不明白的是,结巴啥时候这么心甘情愿的挨宰了,这不像是结巴啊!

    结巴估计是看出我肚子有气,就说:“九哥,你别忘了我是干吗的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像变戏法一般,从兜里摸了一根头发出来,在我眼前扬了扬,说:“九哥,咱们花出去的钱,早晚叫他吐出来,而现在明显不是找事的时候,倒不如先放他一马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掏出黄纸将那头发包了起来,又塞进口袋。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打算这次事后,再找这老板算账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很想知道结巴到底怎么去弄那老板,对于道术这东西,我很是有兴趣,但青玄子曾说过我没慧根,不适合学道。

    本章完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