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悬棺(38)

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悬棺(38)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结巴听我这么一说,也没说什么,便跟着我出了车站。??  要·y要K?A?N??H?U?·OM

    出了车站,我们在附近的快餐店转悠了一圈,失望的是,并没有找到小女孩的身影。

    就在我快要失望时,结巴忽然拉了我一下,说:“九哥,你看那边。”

    顺着他手指的地方一看,在离我们三十米的位置,那地方有一条长板凳,小女孩正坐在上面,啃着馒头,手里提着一个透明的塑料袋,里面装得是馒头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,我一掌拍在脑门上,也怪我大意了,那小女孩只有十块钱,为了长远考虑,她肯定不会吃快餐,应该买馒头才对,如此以来,能应付好多天了。

    那结巴想要直接过去,我说,我们先看看这小女孩值不值帮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这社会骗子多,万一被骗了呢!

    当下,我们俩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,就发现那小女孩好似警惕性挺高的,一见我们,立马扭过头,双手抱着膝盖,继续啃馒头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被馒头咽着了,还是咋回事,那小女孩咳了几下,结巴立马递了一瓶水过去,用一口衡阳话说:“妹几崽几,来恰口水。”

    那小女孩扭过头瞥了结巴一眼,先是一怔,后是立马站起身,朝前头走了过去,顺手捞起地面的矿泉水瓶子,又找了一处有消防水的地方,打开水龙头,洗了一下矿水瓶子,最后将矿泉水瓶子装的满满的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苦笑一声,这小女孩估摸着长大后,肯定是一把好手,就走了过去,用衡阳话问她,叫什么名字,来这边干吗。??? ? ?·y?K?A?N??HU·OM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她警觉性特高,压根不理我,抬步朝前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立马追了上去,也不废话,直接把那妇人给的五百块钱掏了出来,说:“喏,这是被你偷的那妇人给你的,说是奖励你的善良。”

    她盯着我手中的钱,看了一会儿,说:“不要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扭头就走,我又跟了上去,“能跟哥哥说说你叫什么名字么?”

    她斜斜地瞥了我一眼,说:“我爸爸讲,自称哥哥的人,一般都是对我不怀好意的坏人。”

    我醉了,这什么父亲啊,哪有这样教育子女的,就说:“万一你爸是骗你的呢?”

    她脸色一变,怒声道:“我爸爸是世上最好的人,她不可能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我故作不信的表情,说:“那我问你,你听过一句话没,子女的名字,寄托了父辈的希望,你说说你爸爸给你娶了个什么名字,我便能知道你爸有没有骗你。”

    她考虑了一下,说:“陈久久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呼一声,“我叫陈九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她好像警惕降低了一些,说:“我不信,除非你拿身份证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罢了罢手,这小女孩怎么精的跟猴精似得,便掏出身份证给她看了看。

    她接过我身份证,瞄了几眼,又在我脸上打量了一眼,这才开口道:“这身份证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差点没想死,就连结巴也抿着嘴在那一个劲地窃笑。

    我死劲揉了揉脸,说:“你可以找人鉴定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盯着我看了一下,把身份证朝我递了过来,又盯着我边上的结巴看了看,这才缓缓开口道:“你叫陈九,他叫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别人…都叫我…结巴!”结巴吱吱唔唔地说。

    陈久久皱了皱眉头,说:“我不是问你外号,是问你真名。”

    结巴挠了挠后脑勺,说:“孙明!”

    她微微点头,又盯着我们俩看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你们俩找我干吗?”

    我也是醉了,没想到我们俩人居然被这小女孩给唬到了,就说:“没事,仅仅它乡遇老乡,看你可怜才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话,那陈久久怒了,说:“你才可怜,我一点都不可怜,我有爸爸疼,我爸爸很疼我,我一点也不可怜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低声抽泣起来,吓得我连忙问:“你哭什么呀?”

    她擦了擦眼泪,自言自语道:“我不能哭,爸爸说,哭了就不是好孩子了,我要去找爸爸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抬步朝前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跟结巴对视一眼,结巴说:“九哥,怎么样?要不要帮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点了点头,又跟了上去,就问那陈久久,“你爸去哪了?”

    她头也没回,一直往前走,一边走着,一边掏出照片问路人,“哥哥,你见过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叔叔,你见过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阿姨,你见过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看着小女孩的背影,我心里苦涩的很,结巴估计也是感同身受,不待我开口,结巴立马走了上去,说:

    “久久,我们一起帮你找。”

    趁他说话这会功夫,我瞄了一眼那照片,照片上是陈久久跟她父亲的合影,约摸四十的样子,国字脸,眼睛挺大的,看上去属于老实巴交那种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那陈久久一脸憧憬地看着结巴。

    结巴没说话,而是朝我看了过去,那陈久久估计是看出什么了,又问我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那能告诉我,你爸是在哪消失的么?”

    不提这事还好,一提这事,她哇得一声哭了出来,一边哭着,一边说:“半年前,爸爸说来这边找棺材,说那棺材值好多钱,只要找到那棺材了,爸爸下辈子就不出去了,一心在家里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朝结巴看了过去,碰巧结巴也看着我。

    找棺材?

    难道是悬棺?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问她:“你爸有没有说找什么棺材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说:“爸爸没说!”

    我失望地叹了一口气,不过,我基本上可以肯定,她父亲十之**是来这边寻悬棺,至于她父亲是怎么知道悬棺的,我却是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久久,我们也是来这边找棺材的,要不,你跟着我们?指不定我们找到棺材了,你也找到你父亲了。”我对那陈久久说。

    她一听,原本哭的泪雨梨花的,立马浮现一道笑脸,“真的能找到父亲吗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心里也没个底,就听到那陈久久说,“对了,我爸离开前,给了我这个东西,还告诉我半年后他没回来,就让我去这找他,可我没钱去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