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724章监狱中

正文 第724章监狱中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看到这罪名,我特么是哭笑不得,办丧事居然成了宣传封建迷信活动,玛德,这帽子戴的,真特么操蛋。

    至于这上面说的谋杀罪,更加扯蛋。

    但是,面对这上面的证据,我压根不知道说什么,甚至毫无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这辈子真要在监狱中度过?

    那监狱长见我脸色不对,在我肩膀拍了拍,说:“小九,你放心,法律是公平的,只要你没干过,我相信法律会给你一个公平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问他,“什么时候开庭?”

    “一周后!”他再次拍了拍我肩膀,说:“你放心,我会给你请最好的律师,不敢保证能证明清白,至少能替你将时间拖延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朝他说了一声谢谢,心里空落落的,立马想起跟老王在一起时的事,也不知道老王现在到底怎样,他到底是活着,还是死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悦耳的电话铃声响起,是黄家驹的那再见理想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接个电话!”那监狱长朝我歉意的笑了笑,掏出手机,“喂,哪位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知道了,监狱方面一定极力配合调查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那监狱长颤音道:“小九,又死人了!”

    我一愣,心头疑惑的很,这世间哪天不死人,他怎么会是这个表情,就问他:“谁死了,值得你这么紧张?”

    “黄一项!”他颤音道:“本市财富榜排名第七的有钱人,据说他的死,跟何耀光有关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明白过来,就问他:“你怎么知道跟何耀光有关?”

    “他死的时候,地下有两张照片,一张是何耀光的照片,还有一张老人的照片。”他跟我解释一句,“现在警局那边已经派人过来,说是调查何耀光事件,何耀光已经死了这么久,我tm拿什么给他们调查。”

    我表面上苦笑一声,说:“那就让他们调查呗,反正人已经死了。”心里则暗爽,对于这种为富不仁的有钱人,我跟众多人一样,恨不得多死一个,正所谓,一个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,而对于一些为富不仁的有钱人来说,钱越多,害的人也是越多。

    “小九,你不懂这么门道,要是…他们来调查,我…我…”他支吾一声,又瞥了一眼门口,神色紧张地走了过去,一把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动作,我心里疑惑的要命,只是调查一个死者,他这么紧张干吗?莫不是他做了不该做的事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脸色沉了下去,厉声道:“何耀光的死,你也有份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拉出抽屉,从里面掏出五六扎人民币,说:“在何耀光入狱时,有人给我寄了六万,让我想办法弄死何耀光,我…我,”

    “你收了?”我瞥了他一眼,心里对这监狱长失望的很,从认识他开始,他给我印象还算不错,算得上清官,而现在这番话,完全颠覆了我对他的认知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“我好几次想这钱退回去,但是,一直找不到那人的地址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“是真找不到,还是不想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这…”他支吾一声,“何耀光入狱时,我听说过他的事,心里也是同情的很,只是收了钱财后,我…对他的事,一直是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直到前段时间,我弟志刚,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我恍然大悟,正准备将钱财退回去。哪里晓得,就在当天夜里,何耀光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脸苦闷之色看着我,“小九,你可得帮帮我,我是真没做对不起良心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我相信他这话是真的,不然,在何耀光的事情上,他不会这么卖力。

    当时,我以为他是善心大。可,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他哪里是善心大,而是觉得愧对何耀光,才会这么卖力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心里苦涩的要命,难道这世间当真没有好人?有的只是利益?还是说,这社会已经完全被金钱所替代?

    于是,我木讷的朝他点了点头,“只要问心无愧,就让他们查。这些钱财,我劝你一句话,哪里来哪里去,实在不行,便捐了出去吧!至于何耀光那边,我相信他应该原谅你了,不然,你见不着今天的太阳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兴致特别不好,将他先前给的红包还了回去,说:“举头三尺有神明,还望你以后多行善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,身后传来监狱长的呼喊声,“小九,小九,你等等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直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门后,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我从未想过监狱长会掺合到这件事当中,这种失落感,当真是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我死劲揉了揉脸蛋,管他呢,或许这就是人生吧,又或许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,我心里有个想法,那监狱长这次之所以没出事,十之跟这场丧事有关。

    “呼!”我再次叹了一口气,正准备走,那监狱长跑了出来,急道:“小九,又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又死人了?草,何耀光的事,到底牵扯多少人,怎么会在短时间内死这么多人,还都特么跟监狱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当下,我沉声问道:“这次死的谁?”

    “余友生!”在说这个名字的时候,那监狱长脸色苍白,声音中夹杂着几丝恐惧。

    一听这名字,我愣了好久,那余友生是两湖交界处的一名警察,怎么会牵扯到何耀光的事,莫不是,他在高路上拦车,惹恼了死者,才会导致身死?

    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倘若只是单纯拦车,绝对不会导致身死,除非…

    “他怎么死的?”我朝监狱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监狱长一边朝我走过来,一边颤音道:“听电话里说,那余友生好像并没有将何耀光的尸体送入火葬场,而是将尸体送到富豪黄一项手里,你当初拿的骨灰,不过是何耀光的一只手臂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彻底火了,冷声道:“你的意思是,那余友生将何耀光分尸了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