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720章飨尸终章·上

正文 第720章飨尸终章·上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,让郎高赶紧逃命,我不想看到他被抓了进去。毕竟,他曾经是个所长,一旦被抓了,十之是直接给毙了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情绪有些激动,死死地拉住我手臂,就说:“九哥,你先等等,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愣是活生生地将我拉到他边上,继续道:“你先前不是问我,有什么事情隐瞒你吗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感觉有点不对劲,这郎高一直以来把法律看的特别重,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杀人,还有就是他杀的是谁?

    当下,我掏出烟,点燃,深吸几口,令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,就示意他说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九哥,还记得上门镇的骨灰坛吗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在骨灰坛摔烂的时候,我隐约听到一道声音,那声音好像是何耀光的。

    我神色一紧,先前在房间内,我听到过两道声音,从他们的对话中,我能听出一个是何耀光,一个是他奶奶,而现在郎高说他也听到过何耀光的声音,难道…?

    “他跟你说了啥?”我双眼紧盯他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他跟我说了三句话,一句是,别进村一句是快逃一句是谢谢”郎高抖了抖烟灰,继续道:“当时,我想过将这事告诉你,但是,想到何耀光跟我同学几年,倘若就这样离开,他的丧事一定没人料理,就像普通人家家中死了一只鸡,一只鸭,异常冷清,所以,我当时将这事瞒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歉意的笑了笑,说“九哥,你不会怪我吧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解释道:“就算你当时告诉我,我也不会离开,你应该知道我性子,一旦接下来的丧事,无论是死是活,定会将丧事办完才会离开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“我当时也考虑过这一点,真正让我决定隐瞒你,却是另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嗯?我一愣,他还有事隐瞒我,就问他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,干笑两声,“还记得早上进村的事么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想到早上进村受阻的事,我当时的想法是,应该是西装的原因,才会将我们阻在村外,而现在听郎高说,好像还另有隐情,就问他,“早上是何耀光阻止我们进村?”

    他朝村口的位置瞥了一眼,点头道:“当时我被阻止在村外,耳边就听到一道格外阴沉的声音,那声音告诉我,这场丧事一旦办下来,可能会遇到危险,而我也可能会丧命,那声音又告诉我,他奶奶对他的死,一直耿耿于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回忆起什么,面上闪过一丝恐惧之色,掐烟的那支手也抖了起来,继续道:“就在这道声音响起后,我又听到另外一道阴森的声音,那声音一直问我,想不想替何耀光报仇,若是想的话,就让…让我…在她照片上涂胶水,再…再将她照片撕成两半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懵了,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先前在房间内,我一直纳闷老人的照片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郎高脚底下,要知道,当时他所在的位置,我看过,并没有什么照片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问他,“你想替何耀光报仇,就把老人的照片粘在脚底,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…好像是说,可…可以利用照片离开那房间,替…替,替何耀光报仇。”他瞥了我一眼,又将头低了下去,说:“九哥,假如真的出人命案了,我算不算杀人了?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就说:“应该不至于,我入行这么久了,从未听说撕了死者的照片,能令死者离开房间,应该是他奶奶在考验你是否真的想替何耀光报仇吧!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将先前在房子内听到的声音,悉数告诉他,就说:“放心吧,或许先前的一切只是幻觉,别给自己增加什么心里负担,咱们眼下的任务是办好飨尸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双眼朝村口瞥了过去,嘴里嘀咕了几句话,由于他说的很轻,我并没有听清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俩又聊了一会儿,大致上是聊郎高跟何耀光在警校的事,令我没想到的是,郎高跟何耀光在警校时关系挺铁,甚至可以说是生死兄弟,只是后来从警校毕业了,俩人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,再加上俩人身处异地,俩人之间的联系变少了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如此,俩人的关系还是挺好,直到前段时间,郎高被革职查办,那何耀光出了不少力,这才令郎高那么快放了出来。否则,按照正常规矩,郎高至少要在里面待三个月到半年,才会被放出来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这个原因,郎高对何耀光很是感激。在万名塔时,他一听何耀光出事,立马找到我,将何耀光的事跟我说了出来,这才会生我进监狱后的一系列事。

    我问过郎高,那何耀光有没有告诉他,到底受了什么冤,又到底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疑惑,我在郎高身上没得到答案。不过,转念一想,我只是八仙,又特么不是警察,没权调查死者到底是怎么死的,只要办丧事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过去的事,就让它过了,眼下最为重要的是办好下午的飨尸以及晚上的阳厌,明天一大清早便要离开这里,回监狱了。”我站起身,死劲揉了揉脸。

    那郎高嗯了一声,眉头紧锁,低声道:“九哥,你刚才说,你在房间听到何耀光让你小心身边之人,你说,他是不是在提醒你,让你小心陈二杯?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还真别说,我对陈二杯的过去是一无所知,就知道他从小要饭,挺可怜的,这才带着他。

    于是,我疑惑地看着郎高,就问他,“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看啊,你身边的这些人,我、乔姑娘、王姑娘、陈二杯、还有那两名狱警,在这些当中,乔姑娘跟你的事,不用我说了吧。那王姑娘也是对你频频示好,至于那两名狱警,你们交际不深,他们俩不至于害你,而剩下的陈二杯不同,按照你的打算,是长期带他在身边,说实话,我对他这个人的感觉非常不好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朝我解释一句,双眼朝堂屋那个方向看了过去,“九哥,依我的意思,丧事结束后,咱们给他点钱,让他出去谋份正当的工作,也不算亏待他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他说的这个方法也不是不行,但是,总觉得心里有些愧疚,一则,我先前已经跟陈二杯说好了,让他跟在我身边,二则,陈二杯给我的感觉挺好的,并不像有心机的人,反倒觉得何耀光让我小心身边之人是指王初瑶。

    因为,王初瑶最近的改变实在太大,就好似王初瑶已经不再是王初瑶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