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718第718章飨尸61

正文 718第718章飨尸6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&qot;&qot; &qot;''&qot; &qot;&qot;>

    “既为朋友,无论是否革职,理应为你伸冤,而不是让你尸骨无存。 ..”那道阴森的声音好似很生气,语气不由高了几分,“耀光,让我弄死他,你也好找个替身。”

    “不,奶奶!”那阴沉的声音立马说道:“人终归有死,我的死,不怨任何人,只怨自己太懦弱,若有来世,我定…”

    “今生的事,没了结,哪能谈来世。”那阴森的声音语气格外激烈。

    随着这话一出,我能感觉到房间内的气温低了几度,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,就准备摸黑寻找郎高跟陈二杯。

    忽然,我现好像有人抓住我脚踝,用力抖了抖,那股力气越来越大,令我压根迈不开步子。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歇斯底地喊了一句,“郎高、陈二杯。”

    很快,声音便被黑暗吞噬,没起到任何作用,反倒是先前那道阴森的声音再次传来,“耀光,听奶奶一句话,奶奶不会害你,所有的罪责由奶奶来承担,你安心上路,下辈子投户好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…”那阴沉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从这阴沉的声音中,我好像听出一丝哭泣的味道,甚至感觉那道声音似乎有着离别的那种伤心。

    “你的仇,由奶奶来报,你的债,由奶奶来还,生前,奶奶给你添了诸多麻烦,死后,奶奶应该为你做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那阴森的声音,越来越淡,越来越淡,很快便消失在房间内,四周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约摸静了两三分钟的样子,我有些受不了这份寂静,扯开嗓子又喊了一声,“郎高、陈二杯。”

    还是先前那般,静,万籁俱静。

    玛德,这是怎么回事啊,谁能告诉我啊,我心里歇斯底的喊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耳边传来一道微弱的阴风,吹的我耳根有些痒,抬手揉了一下,这一抬手,我感觉边上好像站了一个人,扭头一看,就见到一张大大的脸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那脸,青面獠牙,上面挂着几条血淋淋的肠子,正冲着我眨眼。

    这下,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,尖叫一声,双手拼命朝那张脸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怕!是我!”那张脸忽然开口了,他说:“小九,谢谢你!”

    我已经被眼前这一切吓蒙了,哪里会听他说的是什么,双手再次打了下去,入手的感觉特别空,像是砸在棉花上,又像是砸在空气中,毫无落力感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那张脸再次开口,渐渐朝后退了过去,很快便消失在黑暗当中。

    只听见空中传来一道声音,那声音说:“小九,我要追寻脚步去了,替我谢谢郎高,这辈子欠他的,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他的恩情。另外,你要小心身边之人,切莫着了道。”

    待这声音消失后,我浑身已经被汗水淋了个透心凉,就连手心都是汗。

    他什么意思?追寻脚步?又让我小心身边之人?

    忽然,门毫无征兆的开了,从外面射进来一丝微弱的光线,借着这丝光线,我朝房内看了一下,就现我站在老人的上,郎高跟陈二杯躺在我脚下,他俩的手臂死死地抓住我脚踝。

    现这一现象,我没有急着喊郎高跟陈二杯,而是重重地捶了几下脑袋,刚才这一切是真的?还是幻觉?

    坦诚说,我分不清刚才是幻觉还是真实,就觉得这一切应该是有所暗示。

    愣了一会儿神,我将郎高跟陈二杯摇醒。

    他俩一醒来,迷茫的看着我,郎高问道:“九哥,我这是咋了?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躺在上?”

    那陈二杯也在空中比划了几下,大致上跟郎高的问题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的问题,摇了摇头,从上跳了下去,将房门完全推开,阳光照在身上,暖暖的,令人特别舒适。

    “九哥,刚才到底咋回事,你倒是说话啊。”那郎高有些急了,从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直记着先前两道声音,也没理他,便走到八仙桌前,查看了一下何耀光的照片,一张白纸卡在镜框里,又弯腰看了看老人的照片,被撕成两截,至于照片上的老人,跟何耀光照片一眼,没有影像,有的只是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不知用什么词去形容心里的感觉,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好似什么东西丢失了,又好似什么东西彻底在这个世间消失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脸色不对,捡起地面的照片,又拿起何耀光的照片,反复看了一下,就问我:“九哥,这照片怎么回事?怎么会变成一张白纸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脑子忽然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,按照先前两道声音对话的情况来看,难道,他们的鬼魂一直存在照片上,现在他们的鬼魂走了,照片便变成一张白纸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暗骂一句,太扯了,鬼魂怎么会存在照片上,便对郎高说:“可能是时间久了,再加上这房间较为阴暗,照片失了原本的彩色吧!”

    那郎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,眼睛却朝门口看了过去,在他的眼神中,我看到一丝失落,看到一丝惋惜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?”看着郎高的眼神,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一愣,立马罢了罢手,说:“哪有什么事瞒着你,这些天一直跟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!”我警惕地看了他一眼,说:“你这次特胆小,平常的你胆子应该不至于这么小,还有就是,你看到照片时,不应该是这副反应,按照常理来说,你应该吃惊,害怕,而现在…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猛地想起一件事,在陈二杯进来之前,郎高也看到过何耀光的照片,当时他的反应有些害怕。但是,现在想起,总觉得那时候像是装出来的,也就是说,他看到照片时,并不是真的害怕,而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,那么,他在这场阴厌当中的所有表现,全是装出来的,可,他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按说,以我们的关系,他不会害我,既然不会害我,他为什么要隐瞒我?他对我又隐瞒了什么?

    hp:..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