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716第716章飨尸59

正文 716第716章飨尸5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&qot;&qot; &qot;''&qot; &qot;&qot;>

    这时候烧的每一张黄纸,在丧事称为,烧冥。 ..其意是,用黄纸买通阴间的鬼差,让鬼差同意死者能在阴间留一会。

    再说直白点,就是类似现实生活中的电话费,没通话一分钟要多少钱,而这黄纸便相当于电话费。

    转了七七四十九圈后,我停下脚步,朝何耀光的照片作了一个揖,嘴里又念了一段词。

    待词毕,我深呼一口气,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整个阴厌最为重要的环节,也是最后一个环节,烧幡。只要招魂幡能顺利的烧完,便表示死者愿意接受这场阴厌,若是熄灭,则证明死者不接受这场丧事,又或者是其它的孤魂野鬼撞进这场阴厌。

    正因为接下来的环节较为重要,我丝毫不敢大意,双眼朝房间内打量了一眼,因为地面有燃烧的黄纸,房间内的光线比先前要明亮不少,我能清晰的看清房间的任何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我现这房间或许是长年见不到阳光,墙壁上有些潮湿,特别是底的位置,隐约能看到一些水泽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咋停下来了,是不是结束了?”那郎高忽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哪有那么快,对了,你去外面给我找个铁桶来,记住,那铜铁一定敲的响,越响越好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疑惑的看着我,“要铁桶干吗啊?打水么?”

    我解释道:“烧幡之前,需要敲一下铜锣,我从监狱出来,哪里有铜锣啊,只能先用铜铁代替,希望死者不会计较才好。”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转身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概两分钟的样子,那郎高回来了,他手里提着一个铁桶,说:“九哥,你看这种行不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接过铁桶,就问他:“陈二杯在外面咋样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“跟先前一样,双眼紧闭,就像睡着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放下心来,这阴厌看似在阴暗的房间内举办,实则外面那个法坛也很重要,一旦外面出了事,这里面的情况会更糟。

    当下,我让郎高再次站在门口的位置,我则准备烧幡。

    我先是将招魂幡放在八仙桌边上,然后将铁桶到着放在地面,铁桶的底朝上,我伸手轻轻地敲了一下,声音听清脆。但是,比起铜锣还是差了一点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也找不着更好的工具,只能用这个替代。

    随后,我在房内找了一根两根拇指粗的木棍,放在铁桶上,再次拿起招魂幡,嘴里开始吟道:“自古以来,入土为安为重中之重,奈何天公也有闭眼时,故,诞生了飨尸,以尸代尸,还望死者在天有灵,能体谅后人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念完这话,我猛地拿起木棍,重重地捶在铁桶上,出哐当一声,或许是我用力过大的原因,这声音特别大,令房间内产生一丝回音。

    见到这种情况,我心头一喜,就在刚才,我还担心铁桶敲不响来着,现在响了,这阴厌算是成功了8o。

    于是,揣着这种心情,我将手中的招魂幡在照片上绕了一圈,脚下则围着八仙桌由左至右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待回到原地,我双手合十状夹紧招魂幡,朝照片的位置作揖,再弯腰将招魂幡朝长生灯的位置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瞬间,呼哧一声,那招魂幡烧了起来,火势特别好,将整间房子照的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见此,我心头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玛德,在这房间办丧事,当真是一件极为考验胆量的事,我一直颤颤震震的办丧事,生怕出点啥意外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招魂幡也点燃了,只待招魂幡烧完,这阴厌算了结束了。

    大概烧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招魂幡烧到手柄的位置,我将招魂幡丢在八仙桌底下,朝死者的照片作揖,正准备说些完毕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忽然,整个房间暗了下来,四周也变得格外寂静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愣,玛德,不会是熄灭了,连忙低头朝桌底下看了过去,不由拍拍胸、口,只是火苗越来越少,并未熄灭,那招魂幡只剩下拇指大的地方没烧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没在意,便对着八仙桌念了一段词,“天圆地方、律令九章,吾今下坛,殃煞消亡,万鬼潜藏、吉星高照、人口安康。”

    念完这词,我拍了拍手,扭头看向郎高,他正神色紧张地盯着我,见我望着他,就说:“九哥,好了没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可以准备四点的飨尸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那郎高面色一松,点了点头,正准备朝我走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耳尖的听到一道砰的一声,扭头一看,死者的照片倒在桌面,八仙桌下方的招魂幡已经完全熄灭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心头一沉,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,按正常情况来说,阴厌完毕,还需要收拾一下法坛,再将法坛的一些东西移至外面那张法坛上,待阳厌结束后,这些东西,需要用一张白纸包裹起来,再挖一小坑,将这些东西埋入地面。

    而现在死者的照片,忽然倒了下去,算怎么个情况?

    “九哥,咋了?看你脸色有点不对劲啊!”那郎高走到我面前,轻声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强忍心头的疑惑,说了一句没事,便伸手去拿死者的照片。

    拿起照片一看,我蒙圈了,整个身子剧烈地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,照片上白茫茫一片,里面的影像不知道时候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一现,差点没吓死我,起先我以为是眼花了,死劲揉了揉眼睛,定晴一看,这哪里是什么照片,明显是一张白纸卡在镜框里面。

    “大…大哥,先前是…是…是不是拿错照片了?”我说话已经打结了,甚至听到自己的颤音。从入行以来,从未遇到过这种事,死人照片咋会忽然变成一张白纸,这要是说出来,死活没人信啊。

    可,现在这事就生在我眼前,这令我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那郎高闻言,便看了我手中的照片一眼。

    瞬间,他身子抖了起来,豆大的汗滴从他额头上冒了出来,颤音道:“没…没…没拿错啊,就…就…就…就是这一张照片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外传来一道凄厉的叫惨声。

    hp:..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