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715第715章飨尸58

正文 715第715章飨尸5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&qot;&qot; &qot;''&qot; &qot;&qot;>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浑身一怔,就觉得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,死劲揉了揉眼睛,就现照片上的老人,纹丝不动地立在那。 ..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难道真如何跃民说的,这房间闹鬼?

    当下,我一把拉住郎高脚下的另一半照片,再次用力一扯,哗啦一声,整张照片被扯了下来,令我疑惑的是,那照片上居然有着一层淡淡的胶水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撕下照片,蹲了下来,颤音道:“九哥,这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也不知道怎样跟他说,便顺手捞了一些黄纸,连同照片一些烧了,嘴里嘀咕了几句好话,大致上,碍于何耀光的丧事,我们才会撞了进来,若有得罪的地方,还望老人家多多见谅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跟郎高朝着黄纸作了三个揖。

    待黄纸烧尽后,整间房充斥着一股黄纸的气味,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就觉得这气氛有点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九哥,烧完黄纸后,真没事了么?”那郎高也不知道咋回事,胆子好似变得小了许多,与平常的胆量相比,这次,他的表现当真是令我大为疑惑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事!”我不确定的说了一句,站起身朝先前那八仙桌走了过去,再在八仙桌上摆了三牲、香盅、蜡烛以及招魂幡,又在香盅旁边摆上何耀光的照片,再在白纸写上何耀光的生辰八字、名字以及死亡原因,贴在照片的背面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瞥了郎高一眼,对他说:“大哥,等会你站在门口的位置,尽量挡些光线,令房间昏暗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挠了挠后脑勺,说:“把门关上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“关上门,就彻底没了光线,万一出啥事,咋办?”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也没说话,便站在门口的位置,双手扶在门的两侧。

    随着他这一站,整间房间的光线再次暗了下来,可见度只有眼前的八仙桌,再远些地方,只能看见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先是点燃三张黄纸,烧在东方,再点燃三张黄纸,烧在西方,嘴里吟道:“天圆地方,律令九章,吾今阴厌,普扫不祥,金镐玉鸠,万事吉昌,百鬼诸邪,闪在一旁。”

    念完这词,我将招魂幡轻轻地拿了起来,由于那招魂幡是纸做的,我压根不敢用重力,只能轻轻地握着,先朝西边缓缓地挥了三下,再朝东边缓缓挥了三下,嘴里轻声道:“上天有灵,下地有魂,吾陈九,受死者何耀光贤侄孙陈二杯之托,前为死者举办阴厌,还望何氏先辈庇佑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着,一边抓了一把黄纸朝四周撒了去。

    待黄纸撒完,我右脚猛地跺在地面,脸色阴沉道:“撒下买路钱,哪个不开眼的闯进来,休怪吾无情。”

    说着这话,我再次抬脚跺在地面,又撒了一把黄纸,“捡了这些黄纸,离开。”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把黄纸撒了出去,整间房间的空气好似好了一些,我朝郎高瞥了一眼,道:“鸣炮!”

    很快,那郎高点燃一封小鞭炮,一顿噼里啪啦声响起。

    待鞭炮声停止,整间房子已经被熏的看不清了,只能看见八仙桌上那三柱清香的火苗。

    我抬手挥了挥眼前的烟雾,对着何耀光照片那个方向,喊:“今天是公元2oo6年,6月27日,堂前丧事人乃死者贤侄孙陈九,注:我这是从陈二杯那个角度论辈分。,堂外乃死者贤侄孙陈二杯,于,今日给死者鞠躬三次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何耀光照片的位置,作了三个揖。

    礼毕,我怔了怔神色,嘴里继续喊道:“于公元2oo6年,6月7日,死者何耀光不堪重辱,以宁死不屈的方式结束自己26岁的生命,这是一件无比悲伤的事,这是一件无比痛心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顿了顿,深吸一口气,“我怀着一颗沉重无比的心,前来丧事场地。苦于,死者所死之日不对。故,将丧事延迟至今,途遇天灾,误将尸身焚烧,又因,骨灰洒尽。无奈之下,只能以飨尸的方式,替死者举办一场丧事,还望死者泉下有知,能t恤后人的一番良苦用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死者的照片,作了三个揖,再将手中的招魂幡,从左至右在照片上绕了三圈,然后又从右至左绕了三圈,最后将招魂幡轻轻地架在照片上,双手合十,嘴里默念了一段招魂咒。

    坦诚说,我一直不相信这招魂咒有啥用,但是,丧事上都需要念上这么一番,我也是随俗而做。

    大概念了七八分钟的样子,这招魂咒总算念完了,我再次抓了一把黄纸烧在八仙桌前,又点燃三柱清香插在八仙桌下方,再将事先买好的长生灯点燃,放于八仙桌偏左的位置。

    做好这个,我脸色沉了下来,按照阴厌的规矩来说,放长生灯在八仙桌下方,只有一个目的,那便是利用长生灯查看死者的魂魄,从阴间上来了没?

    当下,我蹲下身,双眼死死地盯着那长生灯,只要这长生灯的火苗朝左边偏了一些,则证明何耀光的魂魄已经上来了。

    盯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长生灯丝毫没有动静,火苗窜窜地直上,压根没有倾斜的趋向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往常只要念上招魂咒,过不了片刻时间,长生灯便会有所动静,而现在已经过去一分钟了,咋还没动静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蹲了下去,在门口轻声问了句,“九哥,咋了?”

    我头也没抬,朝他罢了罢手,示意他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很快,在我的注视中,那长生灯的火苗朝左边轻轻地偏了一下,紧接着,整个房间的气温好似低了一些。

    一现这情况,我神色一松,重重的呼出一口气,还算顺利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站起身,也不敢大意,一手持招魂幡,一手持黄纸,围着八仙桌开始转了起来,嘴里振振有词地念着丧事上常见的咒语,往生咒,每念上三句,我会烧一张黄纸在八仙桌旁。

    hp:..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