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702章飨尸45

正文 第702章飨尸4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浑身一怔,倘若没有猜错的话,那于警官在拣骨灰的时候,应该误将别人的骨灰捡了一些进来,换句话说,先前那骨灰坛并不是何耀光一人的骨灰,而是两个人的骨灰,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乔伊丝她们的梦境。

    玛德,这于警官真特么坑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拉了我一下,问道:“九哥,现在骨灰都没了,咋办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假如将地面这些骨灰重新捡起来,务必会将另一人的骨灰跟何耀光的骨灰掺在一起,现在只能放弃这些骨灰,以飨尸的办法替何耀光办一场丧事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将心中的打算跟郎高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面色闪过一丝疲惫之色,“那这些骨灰咋办?”

    “用水冲洗吧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太不人道了?”他皱眉道。
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,解释道:“这也是无奈之举,现在地面有两个人的骨灰,肯定不能重新装起来,不然,类似刚才的事,还会生,甚至会惹出人命案。只能用水冲洗,令其回归大自然,也只有这样,才能给他们一片自由的空间,免得他们二人争斗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而是看了看地面一眼,又看了看我,陷入沉思当中。

    “大哥,先前我们便打算用飨尸的方法替何耀光办一场丧事,这骨灰坛倒成了一种累赘,有点不好处理,而现在骨灰坛摔破了,正好应了飨尸的仪式,就如葬经上的一句话,气行地中,人不见,葬者原其起,乘其止,起以观势,方飨者。我耐着性子跟郎高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坦诚说,先前骨灰坛没摔破的时候,我还在苦恼骨灰坛咋处理,按照飨尸的风俗来说,飨者,无也,意思是,飨尸这种风俗是用于无尸之人,那何耀光的尸体被火烧了,于古代来说,这便是无尸,但是,按照当下说法,骨灰也算是有尸,这二者存在一个时代差别,令我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现在骨灰坛摔破了,成了真正的无尸,倒可以用飨尸,也正是这个原因,我才会极力主张飨尸。

    “可…可…”那郎高支吾一句,说:“可,地面毕竟有何耀光的骨灰,就这样用水冲洗的话,会不会招来何耀光的不喜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解释道:“所谓尸,是指俱在,而不是这种骨灰,骨灰于当下行情来说,是死者的遗体,可,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,既为尸,骨何在?四肢何在?既无骨,何来尸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说:“九哥,我还是觉得应将骨灰捡回去,哪怕拣一点点也好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正准备说话,那王初瑶忽然凑了过来,她面色有些苍白,声音也有些沙哑,说:“郎大哥,我觉得九哥哥说的有道理,我去过火葬场,那里面乱的很,一些尸体被焚烧后,死者的骨灰并没有完全捡了回去,而是象征性地捡了一些装进骨灰坛,多数的骨灰遗留在火葬场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诧异地瞥了王初瑶一眼,她去过火葬场?我记得她家是乡下的,那边都是以土葬为主,没有什么火葬场,她什么时候去过火葬场?

    那王初瑶好似看出我的疑惑,冲我笑了笑,说:“我城里有个亲戚,他死的时候,我去了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没再深问下去,再次将眼神抛向郎高,就说:“大哥,你跟何耀光是同学,他的丧事由你说了算,你说怎办,我便按照你的要求去做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沉默了一会儿,开口道:“九哥,我记得你有阴阳卦,能不能打卦问问何耀光的意思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也没犹豫,立马掏出阴阳卦,朝上面哈了一口气,又朝东方作揖,再念了何耀光的生辰八字,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,最后将阴阳卦朝地面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卦象显示的是宝卦。

    那郎高有点不相信,又让我连打三个阴阳卦,每次的卦象都是显示宝卦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下可以了么?”我朝郎高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既然何耀光同意将骨灰用清水冲洗,便依照九哥的方法替他办丧事,只是…,他现在连骨灰都没得了,九哥,算我郎高求你了,一定要将他的丧事办好,切莫再出半点意外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丧事这种东西不好说,有些人的丧事格外顺利,顺利到令人不敢相信,但是,有些人的丧事却是怪事连连,这倒不是说办丧事的人有问题,而是有些死者死的不安心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好给他一个确定的答案,就说:“大哥,我尽力而为!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他叫了我一声,朝我这边跪了下来,吓得我立马拉住他,说:“大哥,咱俩都这关系了,你这算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郎大哥,九哥哥都说了会尽力而为,你得相信他。”那王初瑶插嘴道。

    那郎高听着这话,这才悻悻地站了起来,就朝我说:“九哥,我相信你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便让郎高跟乔伊丝她们去边上,我则让先前那名少年过来帮忙,又找附近居民借了一些水桶,开始捣鼓骨灰的事,由于夜色有点黑,再加上我们不熟悉上门镇,光清水的问题就花了近半小时。

    待找来清水,时间已经是晚上7点半,整片天空已经被黑色完全笼罩,好在牌坊附近有几户居民,那些居民房射出一些光线,令我勉强能看清地面。

    准备好清水后,我将郎高叫了过来,说:“大哥,我们在场这些人,就属你跟何耀光比较亲,而清洗骨灰的话,必须加入亲属的鲜血,你看,能不能割几滴点鲜血滴入清水当中?”

    那郎高二话没说,也不知道从那顺来一把,往食指上一拉,殷红的鲜血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概滴了十来滴鲜血,我说了一句可以了,便提着清水走到先前撒骨灰的地方,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这清洗骨灰不是说提一桶水往地面一倒就可以了,而是颇为讲究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