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96章飨尸39

正文 第696章飨尸3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着郎高的话,那梁琛愣了一下,疑惑道:“我的警员什么时候不让你进门了?”

    “就在刚才,那人拦着我,不让进门。”那郎高指了指门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带出来的警员,个个是精英,怎么可能阻止你进门,除非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。”那梁琛脸色沉了下去,一把打掉郎高手臂,不怀好意的瞥了郎高一眼,讥笑道:“小高子,这么多年了,你还是没变,说吧,有什么事求我,我同意还不成么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点明白郎高的意思,这货从进入派出所,不像是找人,反倒有点像找事。不然,以他的性子,怎么可能一进门就大骂梁琛,这特么就是赤果果的挑事,倘若我是那警察,肯定也会怒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郎高再次飙,一掌拍在办公桌上,“梁琛,老子没事找你,就特么看不惯你,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待,老子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捞过一条凳子,坐了下去,翘起二郎头,一副死活不走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哭笑不得,认识郎高这么久,没想到这货还有耍泼的潜力,忍不住噗哧一声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我这笑声,那梁琛总算看到我,朝我笑了笑,开口道:“这位小兄弟是?”

    “陈九!”我朝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那梁琛说了这么一句话,直接无视郎高,朝我走了过来,说:“这边请,是不是有事找我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正准备说话,那郎高猛地咳了几声,说:“九哥,这事你看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,“行了,我们的确有事找梁所长,没必要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那梁琛附和道,“小高子,不是我说你,四年同学,我哪能不清楚你的性子,就拿有一次来说,你小子钱包掉了,没钱买中饭,愣是冤枉我打碎你的杯子,非得让我赔你一百块钱,事后又偷偷摸摸将一百块钱放在我枕头下,要我说,你小子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,直接找我借钱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嗯?听着他的话,我微微一愣,郎高好面子,我多多少少有些了解,但是,从没想过他会这样好面子,正准备说话,那郎高忽然开口了,他说:“九哥,你别听这小子瞎说,是他打碎我杯子,不想赔钱,后来我想了想,觉得同学之间,没必要因为一个杯子让他赔钱,便把钱放在他枕头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!”那梁琛苦笑一声,就说:“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,咱们暂且不提,直说有什么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进门的事,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。”那郎高好像跟梁琛耗上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!”听着他们的对话,我想找个地洞钻了进去,这郎高太特么不要脸了,简直跟刘寡妇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梁琛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,说:“行,依你之见,你想要怎样的交待。”

    “开个证明!”那郎高面色一喜,连忙掏出一张白纸放在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证明?”那梁琛一愣,疑惑地瞥了郎高一眼,又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疑惑道:“你要给这位小兄弟落户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那郎高罢了罢手,面色沉了下去,“何耀光的事,你听说过没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知道要进入主题了,便走到郎高边上,轻轻地拉了他一下,意思是,让他悠着点,别把梁琛惹恼了,他朝我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九哥,这事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何耀光的事?”那梁琛点了点头,脸上闪过一丝忧伤,说:“他的事,我听说过,据一些人说,他在湖南那边杀了人,被湖南那边的警察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他杀了人?”那郎高语气一冷,双眼死死地盯着梁琛,说:“梁琛,在警校那会,你应该知道何耀光的为人,他只是一个文职,手无束鸡之力,你认为他会杀人吗?”

    “按道理来说,应该不会!”那梁琛想了一下,继续道:“可是上门镇的人,都谣传他杀了人,因为这事,我特意去了一趟踏马村,在那调查了一番,好像真的有这么一回事,对了,只有他奶奶一人,坚持说何耀光没杀人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猛地想起一件事,先前在踏马村那何跃民说过何耀光的奶奶,而现在梁琛又提了一下何耀光的奶奶,可,我们进入踏马村后,压根没看到何耀光的奶奶,这是怎回事?按照常规来说,我们带着何耀光的骨灰坛进入踏马村,第一个来迎接我们的应该是何耀光的奶奶,然而,事实却是我们从头到尾都没见过何耀光的奶奶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打断他们的对话,就问梁琛,“梁所长,何耀光的奶奶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那梁琛瞥了我一眼,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说:“死了,跳楼死的,就在知道何耀光自杀后,老人家从自家的房顶跳了下去,前几天刚下葬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懵了,刚进踏马村的时候,我们好像看到一位老奶奶跳楼,难道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浑身一凉,头皮麻,颤音问他:“那老人家是不是背部有点驼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老人家生前,人很好,没想到居然会自杀,这事说起来都怪我,当时,她老人家找过我,让我替何耀光去监狱收尸,那时候我正在外地办案,没想到一回来,就听到她自杀的消息。艾!多好的一个人,没想到就这样离世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何耀光的丧事不好弄,会出事。

    那梁琛见我没说话,就叫我了一声,“小兄弟,你这是怎么了?是不是有啥不对劲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了一句没事,又朝郎高瞥了一眼,说:“二哥,咱们快点搞定证明的事,我担心踏马村会出事,必须尽量早些时间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嗯了一声,将先前的问题再次搬了出来,对梁琛说,“梁琛,我不想跟你废话,这份证明无论如何,你必须给我开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掏出跟何跃民签的合同放在梁琛面前,继续道:“何耀光跟我们是一个警校出来的,这事,你不帮他,没人能帮他了。”

    那梁琛接过合同看了看,脸色沉了下去,就说:“这事有点难办,何耀光已经被定罪,我这边再开证明的话,倘若被有心人捅到法院,你我都会吃上官司,搞不好,我们几人都会被关进监狱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,只是一份证明,不至于蹲号子吧?再说,这份证明只是一个象征,并不具备法律效果,就问他,“梁所长,只是一份证明何耀光清白的字条,没这么重的后果吧?”

    ...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