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95章飨尸38

正文 第695章飨尸3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路上,我们一行人都在商量怎样找派出所开证明,那小王出主意说,可以从监狱方面下手,让监狱长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。

    我以为这主意可行度挺高,哪里晓得,那郎高一口否定这主意,说是直接找当地派出所开证明,倘若不开,打到那人开证明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诧异的瞥了郎高一眼,一边朝前走,一边问他,“二哥,你不是经常跟我说,这是法制社会,万事要依法而行么?”

    他呵呵一笑,就说:“九哥,你有所不知,我当年所在的警校,有4o的学员被安排到全国各地当所长,3o的学员,就算不是所长,至少也是副所长,剩下的3o学员才是普通的警员,而我们现在去的地方,倘若没猜错的话,应该也是我同学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真的懵了,玛德,这是什么情况,先是刘颀,后是姚万苗,然后就是何耀光,再加上现在这位所长,他们都是郎高的同学,这关系网是不是太大了?

    那郎高好似看出我的疑惑,笑了笑,解释道:“九哥,我当年所在学校,是全国顶尖的警校,后来毕业了,我们这批学员被分配到全国各地,就算现在遇见也算正常,或许你没念过大学,不懂这里面的关系网。”

    我木讷的点了点头,好吧,我是没念过大学,不懂这里面的关系网,就说:“你有多大把握让他开证明?”

    他伸出一根指头,说:“1oo,除非那小子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脚下度加快了几分,我们一行人跟了上去。一路上,我们问了几个路人,大概花了一个小时的样子,总算走到镇上。

    刚到镇子,我考虑到派出所皇家之气太重,便让小王捧着骨灰坛,跟小李以及乔伊丝、王初瑶几人找个地方休息,我跟郎高则朝派出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了不到十来步,那郎高忽然停了下来,扭头朝小王他们看了一眼,嘀咕道:“九哥,你有没有觉得小王他们太听话了?”

    我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,就说:“出狱时,监狱长让他俩听我的吩咐,怎么了?有什么不正常吗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他们俩不简单,好像有什么事隐瞒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看了一眼小王他们的背影,就说:“你是不是想多了?”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希望吧!”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人来到派出所,就现这派出所不大,跟普通住房没啥差别,唯一的在于派出所门口多了一面白底黑字的木板,上面写着,上门镇派出所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那同学脾气不好,你是跟我一起进去?还是在外面等我?”站在派出所门口,那郎高给我递了一根烟,问我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都来到这里了,肯定要进去,再说,我也想亲耳听听这所长对何耀光的评价,就对他说:“进去吧,我尽量不说话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径直朝门口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干吗呢,不知道这是派出所么?”迎面走来一名警员,那人二十一二的年龄,一米八的大个头,长的特别魁梧。

    “我找梁琛那狗曰的”郎高丢下这句话,绕过那警员径直朝左侧的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草!”那警员怒骂一句,一把抓住郎高手臂,就说:“你吖谁啊,竟敢骂我们所长,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那郎高也是火了,打掉那人手臂,呵呵一笑,说:“小朋友,这样当警员可是不合格的,要知道警察三要素,主体、客体、素质,就你刚才这句话,足以证明,你不是一名合格的警员,真不知道梁琛平日里怎么教育你们的,真特么是菜鸟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再次绕过那人,朝门口走了过去,正准备敲门,那人跟了过来,一把摁在门头,“外地人,你tm说什么呢,我们所长怎样教育我们,用不着你来指点,你只需知道一点,这里是派出所,是办公的地方,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来,否则,派出所有何威严可言?”

    “威严?”那郎高冷笑一声,“这里是办公的地方不错,试问一下,你们替谁办公?替威严二字办公还是替人民办公?若是替人民办公,连大门都不让进,何来的办公?”

    那人微微一愣,脸上闪过一丝恼怒,扬手就要打郎高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正准备开口说话,一道声音传了过来,“小刘,你在外面跟谁争吵?”

    “梁琛,好大的官威!”那郎高冷笑一句,一脚踹在门口,哐当一声,门开了,就见到房间内坐着一名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,刀削般的面孔,浓眉大眼,看上去很正值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草!”那梁琛在郎高身上瞥了一眼,又死劲的揉了揉眼睛,面色一喜,“小高子,你tm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嗯?小高子?难道是郎高的外号?

    那郎高沉着脸,压根没理会那梁琛,直接走了过去,一把抓住梁琛衣领,怒道:“你tm在警校那会怎么说的,假如有一天你当所长了,你定要造福一方,现在呢?就这么一群警员,怎样造福一方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tm敢动我们所长!”先前那警察怒吼一声,顺手捞起一根警棍,恶狠狠地盯着郎高,好似只要郎高动一下,他便会不要命地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刘,你先出去,这是我同学,我们的事你别掺合!”梁琛朝门口那人喊了一句,“把门带上。”

    很快,那人退了出去,房间内就剩下,我、郎高以及梁琛,趁这个机会,我打量了一下这办公室,挺大的,四十来个平方,靠左侧的位置是一张办公桌,办公桌对面是几张铁质的椅子,郎高跟梁琛正在那办公桌旁边对视着。

    “梁琛,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待,老子今天就让你当不了这个所长。”那郎高怒气冲冲地盯着梁琛。

    “交待?什么交待?”梁琛疑惑地瞥了郎高一眼。

    “派出所的大门是朝老百姓开的,你们的警员却不让老百姓进门,这特么算什么事?”那郎高愣了一下,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事。

    ...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