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94章飨尸37

正文 第694章飨尸3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大叔,既然这样说了,我们不如订个合约!”那郎高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来了这么一句话。頂點,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他没事吧?只是一个简单的口头协议,还弄合约?有点小题大作了吧?正准备说话,他朝我罢了罢手,说:“九哥,这事你别管,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见此,我不知道郎高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便选择相信他,也没说话,而是静静地看着他们,就见到那何跃民皱了皱眉头,疑惑道:“订合同?什么合同?”

    “我们弄来花大代价从派出所搞来证明,万一你不认账咋办?”那郎高语气有点重。

    “我何跃民一言九鼎,说到做到,哪怕我再穷,也从未欠过任何人情,我说了我们踏马村会承担何耀光的丧事费用,就一定会承担。”那何跃民好像挺生气的,将手中的烟斗放在边上,重声道:“小娃娃,你这是不相信我何跃民?”

    “我十分愿意相信你,但是,作为村长,面对同村人被冤枉死,村长只想着消除影响,而不是替村民翻案,我实在信不过这样的村长呐。”那郎高讽刺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总算明白郎高为什么要订合同,他这是替何耀光抱不平,责问村长。

    那何跃民好似也听出他话里的意思,尴尬的笑了笑,也没解释,而是说道:“既然你信不过我,那咱们便订一份合同。不过,事先申明,我何跃民不识字,不代表我们村子没人会识字,写合同的时候,你们必须将合同内容念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那郎高点了点头,便问乔伊丝有没有带纸笔,那乔伊丝点了点头,掏出纸笔交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很快,郎高写了一份两百字的合同,再签上他的名字,又将那合同对着何跃民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待念完合同,那郎高将合同朝何跃民递了过去,说:“大叔,摁手印吧?”

    那何跃民尴尬的笑了笑,也没多想,便在合同上摁了一个手印,说:“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郎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将合约折起来,放入口袋,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跟那何跃民说了一声谢谢,便立马跟了上去,乔伊丝她们也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出门口,我再也压不住心中的疑惑,就问郎高,“二哥,你这是?”

    他神秘一笑,掏出合约,说:“九哥,你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接过合约看了一下,前面一百多个字,没啥问题,大致上是说,郎高找当地派出所搞到证明,何跃民必须承担何耀光的丧事费用以及同意何耀光葬在踏马村,而后面那几十字,好像有点问题,又好像没问题,合约上面是说,何跃民要以主家的身份承办何耀光的丧事。

    “二哥,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我指着合约上面那段字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朝屋内瞥了一眼,拉着我就往村口的走去,说:“出了村子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好吧,他这样说了,我只好点了点头,叫上小王,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村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到村口,那郎高停了下来,说:“九哥,来踏马村前,你不是说何耀光的丧事,需要立尸么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疑惑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立尸是不是需要死者的嫡孙,若是没有嫡孙,便在同姓中找一个孙子辈的人?”他看着我,问道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立尸的话,有这样的规矩,咋了,这立尸跟合约有啥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!”他微微一笑,解释道:“以前在警校那会,我记得何耀光跟我说过,他说,他在他们村子辈分很高,就连他们村长都是他的孙子辈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明白过来,他是打算让何跃民做个立尸之人,这特么不是瞎扯淡么,那何跃民都快五十了,怎么可能会替何耀光立尸。

    不对,按照正常情况来说,何跃民的确不会替何耀光立尸,但是,这合约上面说的很明白,何跃民是这场丧事的主家,主家是干吗的?主家便是死者的晚辈啊,既然是晚辈,立尸的话,何跃民必须充当立尸之人,不然,就是理亏,哪怕扯到派出所,也是我们这边占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瞥了郎高一眼,“这样不好吧,会不会招其它村民的不喜?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刚才又不是没看到何跃民那副嘴脸,开口闭口替村子考虑,压根没想过替何耀光翻案。你是不知道,何耀光在警校那会,天天跟我念叨,以后有出息了,一定要让踏马村的每个人都娶上媳妇,而踏马村的这些村民是怎么对他的?”那郎高冷笑一声,继续道:“完全不顾同村之义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想了一下,他说的也不是道理,可…让何跃民为何耀光立尸,总有点过意不去,一则何跃民年龄比何耀光大了很多,二则何跃民也不完全像郎高说的那么不堪,至少在知道何耀光是被冤枉时,他揍了小王跟小李,这足以说明他心中对何耀光还是挺看重。只是后来,考虑到踏马村,他放弃替何耀光翻案,而是要求当地派出所开一张证明。

    “九哥,这事你别管了,谁叫那何跃民忘恩负义!”那郎高说了这么一句话,便朝前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摇了摇头,按照郎高平常的性子来说,他不至于干这种事,但是,现在死者是他同学,看待问题时,会很自然的出现偏差,就如现在,他之所以那么讨厌何跃民,十之是因为何耀光那层关系。

    呼,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也不好说什么。毕竟,这社会有谁敢说自己不自私?无非是每个人的自私程度不一样罢了。就拿我来说,我跟何耀光无亲无故,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问题,就觉得郎高的行为有点过了,但是,转念一想,郎高作为死者的同学,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也是情理当中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没有停留,径直跟上郎高的脚步,一行人朝当地派出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...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