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92章飨尸35

正文 第692章飨尸3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答案是否定的,我是农村出身,深知农村人的一些习俗,要说农村人落后,我承认,但,绝对不止于落后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那些村民看了过去,就现他们看我的眼神有些躲闪,我令我更加好奇了,就朝他们走了过去,我怕他们忽然飙,眼睛一直没离开他们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?”来到他们面前,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领头男子抬头瞥了我一眼,语气低了不少,颤音道:“我…我们,不是故意殴打警察,求你们大人有大量,莫跟我们这些泥腿子计较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朝我跪了下来,说:“求求你们了,我们踏马村真不是故意的,我…我…我们村子就剩这些人了,要是杀了我们,我们整个踏马村就绝后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微微一愣,整个村子就这些人了?

    我在他们身上看了看,忽然现一个硬性问题,倘若这人说的是真话,那么整个踏马村压根没有女人,换句话说,这群人全是光棍?

    不是吧,整个村子的男人都打光棍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立马问那人,“你们全是单身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轻轻地嗯了一声,“父母临终前,让我们务必找个媳妇,替整个踏马村传个后,而我们村子的条件,你们也看到了,哪里有姑娘愿意嫁到我们村。”

    一听他的话,我好像有点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忽然害怕了,想必是小王那句诛九族戳中他们的软肋,毕竟,他们这些人身上背负着传后的重任,而农村对传后看的特别重,就如一句老话说的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

    或许,正是这个原因,他们才会忽然变得胆怯,当然,这倒不是说他们真正的胆怯,而是他们担心无后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里有些苦涩,近些年来,我们村子也有不少单身汉,原因无他,只因他们是农村人,只因他们穷的没钱在外面买房,所以,鲜少有姑娘愿意嫁到农村,有时候想想,农村有啥不好?至少农村空气好,寿命也能活的长些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我将那中年男子拉了起来,又给他们每人派了一支烟,说:“我也是农村人,知道你们心中的苦涩,但是,你们有没有想过,何耀光也是农村人,你们为什么还要阻止他葬在这里?”

    我这边跟踏马村的人聊了起来,那边的郎高他们也走了过来,站在我边上,小王他俩跟郎高一样,也走了过来,站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起先那中年男子不太敢回答我的问题,直到小王说了一句,“九哥问你什么,你如实回答即可,只要你们表现的好,指不定九哥还能给你们找个媳妇!”

    我恶狠狠地瞪了小王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瞎说什么,我去哪里给他们找媳妇。”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对此,我无语的很,这小王说话太没分寸了,万一这群村民真让我替他们找媳妇,我特么去哪给他们介绍媳妇,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么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想起我们村子的刘寡妇,她好像还没嫁人来着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那中年男子眼睛一亮,立马走到我面前,说:“小娃娃,只要你能给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介绍媳妇,我们整个踏马村就是你的了,你说啥就是啥。”

    玛德,我暗骂一句,就说:“这位大叔,我…我不是媒婆,实在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他们一听这话,面色略显失望之色,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沉声道:“看来我们踏马村注定要绝后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身朝东边看了过后,双腿跪在地面,哀道:“老天爷啊,我们踏马村一直勤勤恳恳的耕地,勤勤恳恳的做人,为什么要绝了我们村子的后啊,哪怕给我们留一个后代也好啊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另外那些村民跟着他跪了下去,喊着跟那人一样的话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的动作,我心里更加苦涩的要命,随着工业科技的达,农村的一些村民挤破脑袋的往城里钻,导致农村人口急下降,甚至有些村子已经空无一人,而一些留在村子的人,要么是老弱病残,要么就是一些单身汉,而这些单身汉,一旦继续留在农村,其结果只有一样,终生单身,想要娶上一门亲事,实属不易,甚至可以说,难入登天。

    “二哥!”我喊了郎高一声,伸手指了指跪在地面的那群村民,说:“可有办法解决?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“九哥,我跟你一样,哪里认识什么姑娘,再说,婚姻这种事情,并不是我们说了算,也要人家姑娘愿意嫁到这边来啊!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再说话,就看着他们跪拜老天。

    大概跪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他们站了起来,领头那中年男子走到我面前,说:“小娃娃,来了这么久,口渴了吧,去我们家坐坐,跟你们说说何耀光的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木讷的点了点头,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,就示意他们在前面带走,我则跟在他们后面。

    由于我捧着何耀光的骨灰坛,若是将骨灰带到他家去,有点不吉祥,便把骨灰坛交给小王,让他捧着骨灰坛站在外面,那小王点了点头,捧着骨灰盒便站在门口,我和郎高他们跟着中年男子进了他家,至于其他的一些村民,则各回各家了。

    一进他家,一股浓重的恶臭味迎面扑来,我皱了皱眉头,打量了一下这房子,就现房子不大,三十来个平方,厨房、卧室都在这一间房,东边的位置是一张木床,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张凉席以及一个木枕头,床边是老式的脸盆架,上面是脱了不少瓷的脸盆。而厨房的位置离床只有三米的样子,简单的一个灶头,便是厨房的全部。

    “坐!”那中年男子找来几条小凳子放在我们面前,又给我们每人用碗饭倒了一杯清水,再往里面倒了不少蜜糖。

    我接过饭碗,朝他说了一声谢谢,一饮而尽,就开门见山的问他,“大叔,先前你们为什么会说不认识何耀光?”

    ...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