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90章飨尸33

正文 第690章飨尸3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就在我们聊天这会,那乔伊丝忽然开口了,她说:“九爷,你看房顶是不是站着一个人。”说着,她伸手指了指不远处。

    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,就现她指的是一栋二层楼的红砖房子,令我疑惑的是,我并没有看到她所说的人,就问她:“你是不是眼花了?”

    她揉了揉眼睛,说:“不可能,刚才那上面真的站了一个人,好像是老太太,跟奶奶一样有点驼背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神色一怔,这可不是开玩笑,定晴看去,跟先前一样,还是没看到人,就问郎高有没有看到人,他的答案跟我一样,也是没有看人,我又问了一下小王小李,他们也说没人。

    这下,我心里有些打鼓了,还没进村,就现一些不正常的事,这是大凶之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忽然看到那房顶真的出现一道人影,因为距离有些远,我看不清那人的长相,不过,从轮廓来说,应该是一位老太太,而且背有点驼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舒出一口气,还没来得及喊郎高他们,就看到那老太太从楼顶一跃而下,紧接着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不好!有人跳楼!”我大叫一声,撒开步子就朝那个方向跑了过去,郎高他们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刚到那房子面前,我愣住了,地面干干净净的,哪里有什么人跳楼,反倒是这村子的狗,犬叫的厉害。

    我死劲揉了揉眼睛,地面真的干干净净,没有人影。

    玛德,见鬼了,这是咋回事,刚才明显看到这里有人跳楼,难道是坐车时间太长,产生了幻觉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看了乔伊丝一眼,就问她:“你刚才有没有看到老太太跳楼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“没有,我就看到有人站在楼顶。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回答,我整颗心悬了起来,这不是好兆头,这场丧事恐怕也不好办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你怎么了?”那王初瑶好像现我有点不对劲,走了过来,一把挽住手臂,撒娇道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了一句没事,便再次打量了一下这栋二层楼房的红砖屋,就现绿油油的青苔上面隐约有些血迹,或许是时间有点长的缘故,那血迹已经完全凝固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有人在这跳楼?”我心里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“哪个贼子这么胆大,光天化日之下在我们踏马村偷东西!”忽然,一道辱骂声传背后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就现村头的位置,站了六七名男子,他们一个个**着上半身,下半身穿着一条布满泥泽腿裤,肩膀上扛着锄头,看模样应该是刚从外面干农活回来。

    一看他们,我心头一喜,进入踏马村好几分钟了,只听到狗叫,压根没看到人影,这下总算看到人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他们喊了一声,“大叔,我们是送何耀光回来安葬的八仙。”

    “八仙?什么狗屁玩意。”那六七名男子,一边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,我也朝他们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我走近他们,就现领头那人,五十上下的年龄,双鬓的头有些微白,浑身上下有不少泥垢,就朝那人笑了笑,“大叔,我叫陈九,湖南人,奉我们监狱长的命令,将何耀光的骨灰送回踏马村安葬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将手中的骨灰坛朝他扬了扬。

    那人眉头一皱,说了一大堆湖北话,本以为我会听不懂湖北话,哪里晓得,湖北话特别接近普通话,只是尾音有点差别,他说的是,“老子管你什么监狱长,我们踏马村没有何耀光这号人,赶紧滚出我们踏马村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,您听我解释,古语有云,落叶归根,这何耀光死在外地,按照他生前的心愿,是葬在踏马村,您老能不能看在同村人的份上,让他葬在这里。”我耐着性子跟他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“滚,你这男娃子咋这抹讨人嫌,都说了我们踏马村没有何耀光这号人。”那人一边说着,一边扬了扬手中的锄头,意思是很明显,我要是再纠缠下去,他要揍人了。

    “大叔!”我再次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滚!”他举着锄头就要落下来,吓得我连忙从他身边退了几下,就说:“大叔,你确定踏马村没何耀光这号人?”

    不问还好,这一问,那大叔脾气更冲了,领着几名村民就朝我们这边冲了过来,我们哪里敢停留,立马朝村口那边跑了过去,背后传来那大叔的辱骂声,“真是不知死活的娃子,竟敢来我们踏马村偷东西,再走慢点,老子一锄头一个,敲死就拉岭上埋了克。”

    跑出村子,我们几人围在一起商量起来,我问郎高,“二哥,你确定何耀光是踏马村的人么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“我记得不是很清楚,你再问问别人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我们这一行人当中,肯定没人知道何耀光的老家,就想到别的村子问问情况。

    忽然,我猛地想起监狱长应该知道何耀光老乡,为今之计,只有打电话给他,让他确定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,我掏出手机,给监狱长打了一个电话,就问监狱长知道何耀光的老家,他告诉我,他需要到电脑上查下何耀光的档案,等查出来后,给我打电话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七八分钟时间,我手机响了起来,是监狱长打来的,我立马接通电话,还没来得及说话,监狱长就说:“小九,已经查清了,何耀光正是踏马村的人,家里只剩下一个年迈的老奶奶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朝他说了一声谢谢,便匆匆地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咋样,是不是踏马村的人?”刚挂断电话,郎高便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“监狱长说是踏马村的人,而踏马村的人却说他们村子没有何耀光这号人,我们是不是找错地方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!”那郎高摇了摇头,沉声道:“我记得带路那摩托车说过,他老家也是这附近的,按说,不应该带错路,除非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我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...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