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89章飨尸32

正文 第689章飨尸3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听杨大龙的话,我尴尬的笑了笑,“杨大哥,你这说的哪里话,小九能交上你这样的朋友,是小九高攀了。”

    他哈哈一笑,走到我面前,一把握住我手掌,说:“小兄弟,有你这句话,俺就放心了,从今往后,你也别叫俺杨大哥了,显得生疏,叫俺大龙就行叻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拉了郎高一下,“郎兄弟,你也过来,俺们三人,你年龄最大,你就是俺杨大龙的大哥,小九最小是俺弟弟,俺们三兄弟一条心。”

    这忽来的变化,不但我没反应过来,就连郎高也没反应过来,他愣了一下,略显尴尬,说:“杨大哥,你对我和九哥有恩,哪能委屈您,我们还是以社会地位论辈分,你是老板,理应当大哥,九哥又懂得比我多,按照这样才算,我最小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杨大龙脸色唰的一下沉了下去,就说:“郎兄弟,你这话俺就不爱听了,什么社会地位,俺就是浑身充满铜臭味的商人,比不得你跟小九,你们干的利民惠民的大事,按这种方法来推算,俺最小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话,我哭笑不得,就对他俩说,“两位哥哥,别再争了,自古以来异性兄弟,都是以年龄论大小,五筒最大,杨大哥第二,我最小,倘若咱们三人真有心结交,便找个时间去一趟八仙宫,在哪办个仪式,从此以后,我们三兄弟一条心,哪怕是龙王庙,咱们也能去闯一闯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社会主义接班人,俺认为小九说的有道理,俺们找个时间去八仙宫,上挂关公,下摆三牲,砍鸡头、烧黄纸,喝红酒结拜成异性兄弟。”那杨大龙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这!”郎高犹豫一会,说:“我…我年龄大你们一两岁不错,可…!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那杨大龙立马拍了他肩膀一下,说:“大哥,俺们是大老爷们,说话不需要吐吐吞吞,你要是再说什么地位,俺大龙可要跟你翻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我点了点头,朝郎高说,“大哥,二哥说的不错!”

    说实话,这称呼忽然变了,感觉有点怪怪的,不过,想到郎高的确比我大几岁,叫一声大哥也不足为过,而杨大龙三番两次帮我,叫一声二哥更是情理当中的事,想到这些,也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在我们的劝导中,郎高总算接受他是大哥的身份,这让杨大龙哈哈大笑起来,说是要请我们去搓一顿,庆祝我们三人的交情,由于我急着去办何耀光的丧事,婉言拒绝他的好意,就说待丧事结束后,再商定结拜的事宜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又说了一会儿,大致上是说结拜的事,那杨大爷热情的很,不但给我们讲了一些他的身世,又将他生意范围给我们说了一下,差点没把他家存款说出来,而我跟郎高也简单的跟他讲了一下我们的身世。

    这次聊天大概持续了半小时,直到小王在边上说了一句,九哥,你只有三天时间,我们才停止聊天,开始商量正事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要去的地方是哪?”那杨大龙收起笑容,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我记得监狱长跟我说过何耀光老家的地址,好像是一个叫踏马村的地方,就问了一下郎高,“二哥,你记得何耀光老家的地址么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看过他身份证,应该是踏马村。”

    这下,我总算确定何耀光老家的地方,就对杨大龙,说:“二哥,我们这次去的地方是踏马村,你们应该不识路,这样吧,你将我们送到十堰的车站,我们再找去踏马村的大巴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他罢了罢手,“俺刚交了你们两个兄弟,哪有让你们坐大巴的道理,俺跟老吴送你们过去,实在不行,俺们找个摩托车带路。”

    我还想说什么,那杨大龙立马开口道:“三弟,你啥也别说了,俺送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让我们几人上车,由于结拜的原因,这次我跟郎高坐杨大龙的车子,乔伊丝、王初瑶以及小王小李四人坐那辆白色的面包车。

    很快,车子缓缓启动,交了一些高费,车子下了高,又开了一段时间,我们找了一辆当地的摩托车带路,一行人朝踏马村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达踏马村时,已经是中午,那杨大龙说是约了客户,下午六点之前必须赶到,将我们送到踏马村村头,便开着车子扬长而去,临走之前,他跟我们交了一下电话号码,又让我们办好丧事务必给他电话,他来这里接我们。

    对此,我们也没矫情,同意下来,就让他路上开车注意点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们六个人站在踏马村村头,没有直接进村,而是看了一下村子的结构,这村子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小,第二感觉是偏僻,第三感觉是萧条。

    只见,村内有七八户人家,房子交错的坐落在山脚,并无什么堂屋之类的建筑,唯一一座稍微大点的建筑是一栋二层楼的红砖房,或许是那户人家长年没在家,那房子上面长满绿油油的青苔,给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,村子左边的位置,有条羊肠小道径直通往我们这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九哥!现在咋办?直接进村?还是?”那郎高见我没动,就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“二哥,你这是干吗呢,刚弄好的称呼,你叫我九哥,这不是折煞我么,我还想多活几年来着。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说:“九哥,别闹了,跟杨大哥结拜是咱们三人的事,而现在只有我跟你,你还是我九哥,这一点永远不会变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我被他这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,只好顺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叫他二哥,他叫我九哥,在外人看来,可能很是不理解,只有我跟郎高才懂得这里面的意思,因为这个称呼里面饱含的东西很多,他叫我九哥,是因为他记着我帮过他,我叫他二哥是因为我们结拜。

    ...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