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88章飨尸31

正文 第688章飨尸3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路上,我跟那司机大叔聊了一会儿,他告诉我,他是杨大龙的司机,平常替杨大龙开车,工资大概是28oo的样子,我问他杨大龙为人咋样,那司机大叔连连伸大拇指,说:“小兄弟,我跟你说,杨老板是善人,大大的善人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就说:“大叔,据我所知,无jian不商,杨老板是商人,应该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他猛地一个急刹,由于惯性,我整个身子朝前倾了过去,额头重重地撞在车身,正准备说话,那大叔一手拽住我手臂,怒道:“下车,老子不拉你了,你自己打车去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我这没说杨大龙的坏话,他怎么会这番反应?刚才之所以说这么一句话,是因为乔婆婆说过杨大龙是被人安排在吉接济我们,对于这点,我心里有点疙瘩,就想向司机大叔打听一些关于杨大龙的事,一则我是真心想交杨大龙这个朋友,二则,我被人阴怕了,又怕杨大龙是装出来的,这才会说这么一番话。

    那司机大叔见我没动,有些急了,猛地推了我一下,说:“下车,别惹我火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!”乔伊丝凑了过来,说:“九爷没别的意思,只是向您打听一下杨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打听人的么?”那司机大叔瞪了我一眼,就说:“小兄弟,不是我说你,杨老板的善名在我们东北那疙瘩,老出名了,倘若不信,你可以到我们皮革城去打听一下,杨老板是真正的慈善家,没一个人不对他伸大拇指,就拿最近一件事来说,早在半个月前,有人找到杨老板,说是有两名年轻人落魄了,希望杨老板能救济一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猛地一愣,他嘴里的两名落魄年轻人应该是我跟郎高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问他:“找杨大哥那人长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在我身上看了看,又看了看乔伊丝她们,说:“时间有点久了,记得不太清楚了,只记得那妇女四五十来岁的年龄,打扮挺落魄的,不过,那妇女身上有种很奇怪的气质,像是富贵人家,与身上的衣服不太符合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立马会意过来,那妇女应该是老巫婆扮的,就问司机大叔,“杨大哥当时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杨老板是善人,肯定不会拒绝她,第二天一大清早就开着车子在吉附近的石洞转了起来,后来听杨老板说,他找到那两名年轻人了,给了那两名年轻人一千块钱,他还说,那两名年轻人不简单,特别是那个叫陈九的年轻人,将来肯定有翻作为。”

    这下,我算是彻底明白过来,杨大龙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己被利用,而是本着一颗善心才救济我跟郎高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脸上臊的很,杨大龙好心救济我们,我却怀疑他,这特么不是忘恩负义么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那司机大叔道歉,又不停地给他派烟,再将杨大龙救济我们的事告诉他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听后,会气消点,哪里晓得,他气不但没消,反而更甚,一把抓住我衣领,就说:“好你个白眼狼,杨老板救了你们,你却在这疑神疑鬼,老子看你们就是狗咬吕洞宾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,消消气!”那乔伊丝再次凑了过来,解释道:“大叔,是这样的,九爷刚出社会没多久,被人骗了好几次,疑心病重,您老看他年轻的份上,莫跟他一般计较,等会到十堰后,九爷亲自给杨大哥赔罪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司机大叔脸色缓和了一些,松开我衣领,也没说话,而是将车子缓缓启动,嘴里一直嘀咕一句话,“这社会呐,白眼狼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脸上臊的很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了进去,只好听着他的话,也不敢还口。

    就这样,那司机大叔一边唠叨,一边开车,我则在车上睡了过去,那乔伊丝跟王初瑶也好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我睁开眼时,天边逐渐有了一丝亮光,借着这丝亮光,我看到高路上有面牌子,上面写着十堰市1oo,一看到那牌子,我知道快到十堰市了,就朝那司机大叔问了一句,“大叔,快到了么?”

    他或许还在生我气,也没理我,而是空出一只手,指了指不远处的那面牌子,意思是,你自己不会看啊!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也不好说话,就朝他派了一根烟过去,他没接我的烟,而是继续开车。

    对此,我尴尬的要命,收回烟,刁在嘴上,点燃,深吸几口。

    待一支烟抽完,又出现一面牌子,上面写着十堰市5o,我将乔伊丝跟王初瑶叫醒,说:“快到了,你们俩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们点了点头,或许是刚睡醒的缘故,她俩神色有些疲惫,那王初瑶掏出一盒香口胶,给乔伊丝递了一块,又给我递了一块,说是用这个代替刷牙。

    我接过香口胶,也没说话,双眼就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很快,车子开到十堰收费站,我眼尖的看到收费站边上停着一辆四个圈子的车,有点像是杨大龙的车,我朝司机大叔指了指那车子,说:“大叔,你看那车子是不是杨大哥的车子。”

    那司机大叔顺着我手指的地方看去,点了点头,将车子朝那个方向开了过去,走近一看,果真是杨大龙,他们四人正在车边抽烟,一见我们过来了,那杨大龙立马笑吟吟地走了过来,说:“小兄弟,路上感觉怎样?”

    我打开车门走了下去,先朝杨大龙说了一声,又将车上打听他的事,跟他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杨大龙听后,哈哈大笑起来,说:“小兄弟,俺作为社会主义接班人,就喜欢你这种耿直的性子,别说打探俺的事,就算将俺祖上十八代的事给翻出来也没关系,毕竟,你若不是有心跟俺交朋友,你也不会在乎俺是怎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给我递了一根烟,继续道:“咋样,小兄弟打探俺的事,俺可有资格跟你交朋友?”

    ...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