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76章飨尸19

正文 第676章飨尸1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在漫长的等待中,时间总算到了下午六点,监狱长将我入狱时的东西给我,又派了两名狱警给我,说是他的亲信,让我有啥事跟他们商量,又招呼那两名狱警,让他们别乱来,万事以我为主。

    听着监狱长的话,我差点感动的哭了,这种被人信任的感觉,真的很好,便再次向他保证三天内必定处理好这事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监狱长简单的说了几句告别的话,便领着两名狱警去了一趟冰室,取出何耀光的尸体,由于监狱内没棺材,我用一床草席将尸体包裹起来,再用一根麻绳将草席绑紧。

    做好这个,我问了一下那两名狱警的名字,他们告诉我,一个叫小李,一个叫小王,二十三四的年龄,刚来监狱没多久,跟监狱长是一个派系,平常负责食堂的秩序。

    知道他们名字后,我没在冰室过多停留,就问小王,“王哥,监狱长有没有说,我们怎样去湖北。”

    那名叫小王的狱警点了点头,说:“监狱长给我们安排了一辆货车,停在监狱门口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又朝他说了一声谢谢,一把将何耀光的尸体扛在背后,便让他们在前头领路。

    路上,我们过了好多关卡,可能是监狱长打过招呼,我们并没有受到阻拦,很顺利的出了监狱。

    出狱后,我看了看周遭的环境,就现左侧的位置停了一辆蓝色货车,那货车不是很大,前头是两排座位,后面是一架约摸四五个方的货柜,上面用一块卡其色的帆布蒙着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打算把尸体放在货柜还是座位上?”小王打开车门,问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“货柜吧!”说着,我将尸体放在货柜,由于这次路途有点远,我怕路上出事,就让小王找了一些黄纸、清香放在车内,又用一条绳子绑在草席上,再将绳子的另一头绑在货车的横栏上。

    弄好尸体,我想了一下,从这边到湖北需要好几个小时,将尸体单独放在货柜未免有些不妥,就对小王说:“王哥,你跟李哥在前面开车,我在货柜里守着尸体,另外,我们需要先去一趟万名塔叫上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

    他们俩同时声,小王说:“货柜里没有座位,也没有可以依靠的地方,等会上了高,车特别快,你干站着肯定不行,还是坐到前排去吧,万一你在路上出点啥事,我们跟监狱长不好交待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没事,我体力还算可以,应该能坚持几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一手抓住货柜的横栏,“开车吧,我们只有三天时间,对了,去万名塔的路会么?”

    那小王点了点头,冲我说了一句,抓紧,便跟小李坐到前排,货车缓缓启动。

    在路上颠簸了一个来小时,我们来到万名塔附近,考虑到时间有点紧,我没有进去,而是掏出手机给乔伊丝打了一个电话,让她替我转告郎高,我在万名塔附近等他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一听我在万名塔附近,压根没有说话,啪的一声就把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也没说话,就跟小王他们聊了起来,大概聊了三十来分钟的样子,我有些急了,从万名塔到这里,顶多十分钟的样子,怎么这么长时间,郎高还没来,正准备拿出手机给乔伊丝打电话,一道声音传来了过来,“九爷!”

    闻声,我扭头看去,就见到二十米开外的地方站着三个人,领头的是乔伊丝,她如往常一样,一袭白衣长裙,长长的头垂在肩膀两侧,看上去给人一种脱俗的感觉,就觉得此女不食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乔伊丝左侧的位置是王初瑶,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粉色的露肩雪纺短裙,头盘在脑后,看上去有种野性美,这让我有点疑惑,王初瑶平常穿衣服说不上土,但绝对算不上时髦,咋今天这打扮与平常截然不同,更为重要的是,我记得苏梦珂手机里有这类打扮的照片。

    压下心中的疑惑,我朝另一边看了过去,就见到郎高穿着一套黑色的休闲装,嘴里叼着一根烟,再配上有点像赵文卓的面庞,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洒脱,毫无半点所长的派头。

    “九爷!”乔伊丝率先开口,她一边说着,一边朝我这边跑了过来,在离我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,双眼死死地盯着我,沉声道:“你瘦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白了她一眼,就说:“你没眼花吧?我在监狱称过,比进监狱时还胖了两斤。”我这么说,主要是不想让她担心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听我这么一说,没再说话,而是站在那愣,也不知道脑子在想什么,脸色倒是越来越红了,用一句用烂的话来形容就是,她脸蛋红扑扑的,像熟透的苹果,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以为她要火了,正准备叫郎高。哪里晓得,她下一个动作令我懵了,只觉得四肢是麻的,满眼不可思议,她…她…她居然一把抱住我,在我嘴唇上如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”我懵圈了,她这是怎么了?我记得第一见她时,只是在她臀部碰了一下,就挨了一顿猛揍。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,一把打开车门走了进去,独留一抹余香在嘴唇徘徊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!”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王初瑶走了过来,她的动作更大胆,先是死死地抱住我,然后重重地吻在我嘴唇上,舌头试探性地朝我嘴里伸了进来,吓得我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,一把推开她,就说:“初瑶,你什么神经,男女授受不亲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王初瑶哭了起来,泪眼婆娑地说:“九哥哥,你偏心,乔姐姐亲你,你都不反抗,我亲你,你却推推开我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这俩女人什么神经,难道在监狱待一段时间,这世道都变了,正准备解释几句,那郎高走了过来,他看了看货车,又看了看我边上的两名狱警,沉声道:“九哥,你怎么出来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