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70章飨尸13

正文 第670章飨尸1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狱警见我望着他,皱了皱眉头,提着警棍就走了过来,厉声道:“小子,是不是皮痒了?”

    我一愣,正准备说话,他提着警棍朝我手臂砸了下来,压根不给我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许爷,棍下留人!”老鼠哥再次声。

    那狱警冷哼一声,也没理他,照着我手臂连抽两下,嘴里恶声道:“真特么长脸了,先前看在老鼠的份上,饶你一次,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还敢惹事,真当老子不敢动你吧!”

    他一边骂着,一边死劲朝我身上抽,痛的要命。

    这期间,我一直任由他拿警棍抽我,也不说话,双眼死死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许爷,许爷!”老鼠哥在边上劝道:“他是新人,还望您老棍下留人。”

    “滚尼玛的新人,今天不给他长的记性,以后早晚会翻天不成。”说着,他举起警棍再次朝我身上抽了过来。

    正所谓,泥人还有三分火,被他这么一抽,我特么也是火了,一把抓住警棍,用力一拽,愣是将警棍从他手里抽了出来,没有任何犹豫,举着警棍就朝他头上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瞬间,他额头的位置迸出不少鲜血,一滴一滴掉在地面,警棍的上半身更是被染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啊!我tm杀了你这狗杂种。”那狱警好似没想到我会打,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我,足足静了好几秒钟,他尖叫一声,从边上顺来一根警棍,照着我额头就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也顾不上身在监狱,拿着警棍就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的一声,两根警棍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六子,快叫人,有人袭警!”那狱警朝边上的人喊了一声,举着警棍再次朝我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快住手,这是监狱,再闹下去,你这辈子只能在监狱度过。”那老鼠见我打红了眼,一把拉住我手臂,就说:“快放下警棍,现在还得及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瞥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那狱警一眼,也没说话,心里却紧张的要命。因为我深知这样做的后果,但是,任由那狱警继续打下去,不残也要废,倒不如趁机博一下,指不定还有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当下,我紧了紧手中的警棍,冲那狱警吼了一声,“我是人,不tm是畜生,你凭什么无缘无故打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狱警狰狞的哈哈大笑,“哈哈,当了十五年狱警,你是第一个敢吼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举着警棍再次砸了过来,这次,他瞄准的地方是我裤裆,想必他是下了狠心,想让我绝后。

    玛德,我怒骂一声,一把推开老鼠哥,就朝那狱警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就在这时,不远处传来一道怒吼声。

    我寻声看去,就见到七八米开外的地方,站在一个人,那人四十来岁的年龄,国字脸,上唇留着依稀的胡茬子,两个耳垂特别长,他身上的警服与其它狱警有些不同,肩膀的位置扛了两杆三星。

    此时,那人正怒视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监狱长,您老咋来了?”那狱警一见监狱长,立马眉开眼笑,朝那人走了过去,一边走着,一边说:“新来的一犯人,趁着冰室起火,想逃狱,被我抓个正着,正打算教育他,怎么把您老给惊动了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那老鼠哥拉了我一下,“刚来的是监狱长,叫崔志明,是整座监狱权利最大的人,跟他说话最好客气点,不然,你这辈子真的无法离开监狱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朝他说了一声谢谢,也没再说话,而是直勾勾地看着那监狱长,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觉得这人有些眼熟,好像在哪见过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监狱长已经走到我面前,在身上看了一会儿,厉声道:“为什么要逃狱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就说:“没打算逃狱,你可以问他们。”说着,我指了指老鼠哥他们。

    令我不可思议的是,他们居然往后退了几步,齐声道:“我们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急了,他们怎么可以这样,我一把抓住老鼠哥手臂,“老鼠哥,你倒是说话啊,你知道的,我没有打算逃狱,只是想去冰室。”

    那老鼠哥歉意的笑了笑,说:“小兄弟,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,有些人,我们得罪不起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明白他意思了,也没再跟他说话,眼神在他们身上一一扫过,我知道,从这一刻开始,我们刚建立的友谊小船,要翻了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对不起!”那老鼠哥朝我说了这么一句话,领着2o9宿舍的人进入牢房,留我一个人待在外面。

    待他们进去后,我苦笑一声,正所谓人各有志,老鼠哥他们怕那狱警找麻烦,选择牺牲我。对于这点,我无话可说,毕竟,我与他们才认识一天而已,他们没必要为了我,得罪狱警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想说什么?”那监狱长在我身上瞥了我一眼,语气不咸不淡,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我只说一句,我没有逃狱,也没想过逃狱,我只是想去冰室看看,仅此而已,我相信你们监狱绝对不会污蔑任何一个好人,也绝对不会任何一个假公济私的狱警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看了看先前那名狱警,我的意思很明显,那狱警在假公济私,至于监狱长信不信,我只能赌,我赌他会调查事情真相。

    当然,我没傻到在一个陌生地方赌一个陌生人,而是在观看崔志明面相时,我现他面相较为正值,不像是小人。

    果真,这话一出,那监狱长皱了皱眉头,瞥了那狱警一眼,又看了我一眼,沉默了老长一会儿时间,方才开口道:“许健,他说的是真话?”

    “监狱长!”那名叫许健的狱警连忙凑了过来,解释道:“我跟您在监狱混了十五年,您什么时候见我冤枉过人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眼神闪过一丝狡诈,一手指向我,继续道:“这新来的小子,不适应监狱的生活,昨天夜里就有了越狱的想法,您老若是不信,可以问问老鼠他们,他们昨天夜里亲眼看到这小子在准备越狱的东西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