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67章飨尸10

正文 第667章飨尸1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在这座监狱里,何耀光的事情是禁忌,想要打听关于他的事,只能私下问别人,千万不能让狱警知道。√不然,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。”那老鼠将手中的烟蒂丢在地面,死劲的踩了踩。

    闻言,我好奇心大起,就问他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又朝厕所外面看了看,轻声道:“听说那户有钱人在这有眼线,传到他耳朵里,下一个倒霉的可能就是你,以我之见,你最好别问他的事,只需将他尸体拉回湖北即可,对了,你判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三个月零十八天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那还好,只要我们将这个本子交到狱警手里,再将何耀光的要求说一番,监狱应该会同意三个月后,由你拉着他的尸体回湖北。”说着,他揉了揉眼睛,“明天一大清早还要上工,你早些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厕所外面走了出去,留我一个人在厕所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我愣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总觉得这事透露一股邪气,先是男医生的反应,后是老鼠哥的反应,刚进监狱时,那男医生说,让我有本事就去监狱问,而现在老鼠哥让我切莫询问狱警,这两人的反应一致,足以说明何耀光的事情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令我郁闷的是,何耀光生前当过警察,算是公务员,他自杀的话,应该会引起一番震动,最不济,他生前所属的单位,应该会到监狱要个说法,毕竟,一个嫌疑犯平白无故的在监狱自杀,总需要查一些原因。

    可,现在的情况是,监狱这方面极力将何耀光的事情压下去,而何耀光生前所属的单位也没讨要说法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觉得这件事应该不简单,死劲搓了搓脸颊,深呼一口气,就打算明天好好研究一下他的记事本,便回到床位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翌日,早上六点样子,我被一阵闹钟吵醒,睁眼一看,老鼠哥跟龙哥正站在我床边,见我醒了过来,就说:“小兄弟,该洗涮、吃早餐、上工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从床上翻了起来,简单的洗漱一番,或许因为我职业的缘故,在洗涮的时候,他们没有让我排队,而是直接让我走到最前。

    洗刷过后,我跟着老鼠哥以及龙哥朝食堂走了去,这食堂大的很,有两百来个方,中间的位置摆满长条形的红桌子、红凳子,每张桌子上有七八个木质的碗,里面盛了一些稀饭,旁边的位置放了一个像红薯一样的东西,后来老鼠哥告诉我,那是北方的窝窝头。

    简单的吃了一顿早餐,我们被狱警领着去了工作间,说是做做黄金饰,我被安排在7组,与老鼠哥一组。

    在上工期间,我好几次想询问何耀光的事,都被老鼠哥用眼神制止,只能埋头苦干。

    就这样干到中饭时间,中餐较为营养,除了冬瓜、胡萝卜、白菜就是南瓜,至于肉类,听老鼠哥说,每个月只能吃一次。

    饭后,我回2o9宿舍,老鼠哥他们去了篮球场,说是锻炼身体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,我躺在床上翻开何耀光的记事本开始看了起来,入眼的第一句话是,2oo6年3月29,我被开除党籍,入狱,我恨自己,我恨自己没钱,我恨自己不能保护家人,我恨自己太冲动。

    看到这话,我微微愣了一下,继续往下翻了过去,2oo6年4月6号,我在监狱待了一周,这里面的生活跟外面的生活没多大差别,每天早7晚6,生活很充实,我要好好改造,争取早日出狱。

    2oo6年4月8号,今天监狱进来一批新人,他们不问是非的揍了我一顿,我找狱警投诉,那些人被警告一次。

    2oo6年4月9号,今天我被那批新人又揍了一顿,四肢差点断了。

    2oo6年4月24号,我在医务室住了半个月,刚出院,又被他们揍了一顿,我好恨,我恨自己在警校为什么不学武,我恨自己为什么要选择文职。

    2oo6年4月3o,这一周的生活我被揍了六次,狱警已经对我的事,不闻不问,我好恨,我恨,我恨…。

    2oo6年5月4号,我被揍了,一只眼睛已经看不清东西,我不想再过这种生活,真的不想,这种生活不是人过的。

    2oo6年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2oo6年,6月3号,我托人给郎高带了个消息,希望他能救我出去,希望他能证明我的清白,我没杀人,我真的没杀人,我是被冤枉的,为什么没人信我,这世间到底还有王法没?

    2oo6年,6月4号,我身子不清白了,被他们…,我感觉这辈子再无希望了。

    2oo6年,6月5号,他们又把我…,我想死,我好想死,好想去阴间找父母,好想去阴间看看爷爷奶奶。

    2oo6年,6月6号,我受不了这种生活,永别了这个世间,永别了我曾经的兄弟,永别了我曾经爱过的那人…。

    2oo6年,6月7号,我决定今天自杀,希望老鼠哥能将我的尸体拉回乡下,与父母葬在一起。作为一名警察,我深爱这个行业,它是我这辈子最值得炫耀的事,当了三年警察,我深刻的知道百姓所需,我爱这个行业,我真的很爱这个行业,我也真的很想再当回警察。可是,现在的我,已经不能回警队了,唯有用死,才能淅沥我身上所受的屈辱,才能让我的灵魂得到解脱了,永别了。

    看完整本记事本,我眼角有些湿润,缓缓合上记事本,心中苦涩的要死,从日记中可以看出何耀光为人较为正值,只是不知道他到底受了什么屈辱,让一名警察选择自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耳边传来一道声音,“小兄弟,你这是干吗?想家了?”

    扭头一看,是老鼠哥,他用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揉了揉眼睛,站了起来,将记事本的内容给他看了一下,指着2oo6年6月4号那段日记,说:“老鼠哥,他说身子不清白了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苦笑一声,沉声道:“被强奸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强奸?”我诧异一声,说:“怎么可能,这里可是监狱啊,谁敢干这事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