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61章飨尸4

正文 第661章飨尸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懵了,真的懵了,在我印象中,陈天男他媳妇还算贤惠,怎么会像个泼妇一样,特别她那句,人分三六九等,深深地伤了我的自尊,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,不是被打的,而是羞得。

    当下,我收起郎高一句:“这场丧事一共花了多少钱,欠了天男多少钱?”

    他一愣,好像不明白我的意思,就问我:“咋了?是不是陈天男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就让他算下天男一共花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他掏出一张红纸,又找算盘,拨弄了一番,说:“陈天男一共借你14万8,再加上他自己买的一些东西,约摸15万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15万。”我紧了紧拳头,心里沉得谷底了,让我现在还清15万,就算拿刀割肉卖,也没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“陈九,你这是怎么了?是不是陈天男让你还钱了?”郎高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沉声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将电话的内容跟他说了出来,就说:“或许天男是好心,但是,他媳妇让我还钱,我必须尽快将这钱还给他,不然,惹得他们夫妻之间不和谐,就是我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一愣,一拳砸在床头,愤怒道:“狗眼看人低的东西,什么三六九等,都是两条胳膊扛一个脑袋,有什么差别,真tm操蛋,以为有几个臭钱,就特么高人一等,陈九,我跟你说,咱们不能低这个志,尽快将钱还给她,咱们不稀罕那几个臭钱,还有,以后少跟陈天男来往了,舍得别人说你攀高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说:“天男是我兄弟,一生的兄弟,而那女人再怎么说也是他媳妇,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,我这个当哥哥的心大,没什么好计较的,为今之计,只有尽快还清她的钱,别让天男在她面前难做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你!”他看了我一眼,摇摇了头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顿时,房间内陷入一片寂静,我们谁也没说话,都各自抽着烟,或许我身子不行,才抽几根烟,就猛地咳了几声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我脑子一直在想一件事,是不是干着低等的工作,无论走到哪,都会被人瞧不起?这到底是一个职业的悲哀,还是社会的悲哀?又或者说,现在人心变得喜欢以职业衡量一个人的价值?倘若真是这样,我所做的一切又算什么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对人生迷茫起来,一根接一根地猛抽烟。

    忽然,那郎高再次开口了,他说:“陈九,你打算怎么还那十五万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就说:“拼命赚钱吧,尽量以最快的时间,将那十五万还上,再替天男赎回他的耳坠跟婚戒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说:“陈九,不是我打击你,以八仙这个行业的收入来说,要想还清15万,恐怕难入登天,你看这样行么,那小胖子不是开公司了么,你问问他经济宽裕么,若是可以,先找他借一部分,剩下的再慢慢想办法,无论怎么说,都不能被那女人看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郭胖子刚开公司,他经济应该不宽裕,没必要麻烦他,再说,若是因为钱的事,再惹得郭胖子跟他父母闹意见,我这做兄弟的,实在无颜面对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!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又聊了一会儿,大致上都是围着那十五万块钱的事,商量了一番后,我们实在是没办法短时间赚十五万,只好闷着头抽烟。坦诚说,这种没钱的滋味真不是人受的,时时刻刻都觉得自己要低人一等。也许正是这个原因,令我在往后几年的一段时间内,小气的要命,从不乱花一分钱,就连喝个矿泉水,都会想着把瓶子存下来,再卖到废品站,这让我多了一个绰号,铁公鸡,意思是一毛不拔。

    大概是中午的时候,门外传来一道声音,“郎大哥,在不在?宝宝给你送饭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回了一句,石兄弟来了啊,便站起身朝门口走了过去,打开门,那石宝宝端着一个托盘,上面放了三菜一汤以及一碗米饭。

    “郎大哥,九哥醒了没?”那石宝宝将托盘放在桌上,朝郎高问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说着,他朝我这边望了望,一见我坐在这,立马走了过来,惊喜道:“九哥,你总算醒了,宝宝想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我不搞基。”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摸了摸后脑勺,就说:“九哥,身子咋样?恢复的怎样?有没有得好点?要不要宝宝给你请个医生?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郁闷的要死,这货咋一下子变得这么好心了?居然会关心我?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:“是不是有事找我?”

    他连忙罢了罢手,说:“九哥,您说的这是哪里话,我石宝宝岂是那种人,我只是关心你一番而已,并没有其它意思,不过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停顿一下,瞥了瞥郎高,面露难堪之色,尴尬道:“不过,我阿妈好像有事求你。”

    “石夫人有事求我?”我诧异一声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好像是因为我,阿妈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”我疑惑的很,那石夫人怎么会请我帮忙?这好像不太可能吧。毕竟,我这人要啥没啥,而石夫人却是堂堂苗族八大家,我应该帮不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也不说话,就朝我跪了下来,“师傅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那郎高正在吃饭,将整口饭喷了出来,就说:“石兄弟,你这是开玩笑吧,你年龄比陈九还要大一些,怎能拜他为师。”

    那石宝宝直接无视郎高的话,就朝我拼命磕了三个头,说:“师傅,请收我为徒,我一定好好伺候您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脸色沉了下去,双眼直勾勾地看他,这石宝宝拜师,看似有点搞笑,但是,转念一想,他好像是揣着目的拜师的。

    我会这样想,原因有二,一则,我身无所长,不值得石宝宝拜师,压根没什么可教他,二则石宝宝的拜师是石夫人授意,她让石宝宝拜我为师,目的何在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