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59章飨尸2

正文 第659章飨尸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谁?”我猛地抓住郎高手臂。

    “洛东川。”郎高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谁?”我对这名字陌生的很,疑惑地瞥了郎高一眼。

    忽然,他像神经一般哈哈大笑起来,双手不停地拍打大腿,“玛德,没想到老子居然见到传说中的洛东川,草,这要是告诉刘颀那家伙,他非得请我好好吃一顿不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像孩子遇见明星一般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洛东川离开的地方,嘴里一直嘀咕着:“我见到他,我真的见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一看他反应,我特么也是火了,这郎高好歹也当过所长,只是看到一个人,不至于这样吧?无错网不少字就说:“五筒,那洛东川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“他啊!”那郎高兴致好像特别不错,说:“是军方的一个传奇,十三岁入军队,十六岁进入特种部队,十八岁被提拔到中南海当保镖,二十岁成为中南海头号保镖,从那后再无他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死劲掐了自己一下,说:“草,老子以前在警校看过他照片,现在想起来了,陈九,你跟洛东川还真是像的很啊!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想了一下,就问郎高:“他什么家庭背景?”

    “家庭背景?”他愣了一下,说:“他父母好像是商人,据说挺有钱的,不过,这洛东川是个奇葩,好像对经商没什么兴趣,一心扑在军方,誓要为国家做贡献,所以啊,陈九,他说什么,你听就是了,他应该不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火了,就说:“他不害我,怎么会将老王丢进池塘,又怎么会出现在万名塔,这一切的一切都有他的影子,他怎么可能是好人,你是不是认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开口道:“不可能,洛东川的相貌,我记得,正是这副样子,还有他手中那把沙漠之鹰,种种迹象表明,他就是洛东川,只要他是洛东川,他绝对不会害你,至于老王的事,这中间应该有什么误会,下次见着他,你可以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陈九,我说你小子怎么跟他长的那么像,你们俩不会是两兄弟吧?无错网不少字”

    “滚!”我骂了一句,说:“你在东兴镇当过所长,应该知道我家庭情况,我是独生子,没兄弟姐妹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说:“我查过你家资料,好像是这么回事,不过,你们俩长的真的很像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没再开口,心里却郁闷的很,按照郎高的说法来看,那洛东川应该是好人,可,如果他是好人,为什么要将老王丢进池塘,还有老巫婆的事,也出现过他的影子,他到底在图谋什么?最为重要的是,我们俩长的一样,按照传说来讲,人有千面,各有不同,唯有双胞胎才会生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而那洛东川跟我却生的一模一样,当然,我们俩人身上也有些不同,就拿气质来说,那洛东川有点像浪子,给人一种风流不羁的感觉,我属于那种较为憨厚,偏执的,给人一种沉闷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实在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,索性也懒得想,就问郎高:“五筒,那洛东川临走时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就在这时,那陈天男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他说:“九哥,你还记得燕塔的事么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疑惑道:“这跟洛东川的话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关系大了去!”那苏小林也走了过来,说:“姐夫,是我的错,不该将那照片交给派出所,把你置于这种地步。”

    我实在不明白他的意思,就打算问郎高,一则他当过所长,对法律比较了解,二则我们这群人,就算他年龄大,见识也比我们广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将燕塔的事情跟郎高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,就问他:“五筒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他沉默一会儿,开口道:“我觉得洛东川的话是对的,从法律的角度来看,你掐着老巫婆的脖子,哪怕她后来被雷电劈死。但是,你抹灭不掉你掐过她的事实,这种情况的话,若是让有心人知道,很有可能告你杀人未遂,处三年以上,十年之下的有期徒刑,倘若按照洛东川的话来做,能减少你的罪行,再加上老巫婆为非作歹,蹲三个月号子,应该能抵消这桩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猛地想起燕塔上的事,当时若不是乔伊丝阻止我,很有可能会掐死老巫婆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背后惊出一身冷汗,令我奇怪的是,那洛东川为什么要提醒我,还有,他说北方有双眼睛盯着我,难道是说王木阳?

    当下,我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,那郎高、陈天男、苏小林都没说话,反倒是一直未曾开口的乔伊丝忽然说话了,她说:“九爷,你与军方有接触,他跟你说这番话,应该是报恩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我只是小p民,哪有资格跟军方接触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“九爷,你难道忘了老英雄?他是抗日英雄,他的声望在军方肯定不一般,而那洛东川也是军方的人,这二者应该有着某种联系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恍然大悟过来,难道洛东川跟老英雄有关系?不对,倘若他跟老英雄有关系,又怎么会跟王木阳的妹妹温雪出现在衡阳,还有老王的事,令我始终无法释怀,正是这个原因,我对洛东川充满了仇视,有种杀之后快的冲动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又聊了三十分钟的样子,大致上是说的是洛东川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有两人一直未曾开口,一个是陈天男,一个是王初瑶,我问陈天男为什么,他说,他对洛东川没好感,至于王初瑶,她的解释很简单,她说,“我眼里只有九哥哥,没有其他男人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解释,我特么也是醉了,也没再理会他俩,又跟郎高他们商量了一下洛东川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,我去派出所自,而郎高、王初瑶以及乔伊丝三人在万名塔等我三个月,三个月后我们四人一起去湖北的十堰市。至于陈天男,他说,他必须回衡阳,不然他媳妇得报人口失踪了。

    对于王初瑶跟我们去湖北,我是千不情万不愿,可那苏小林,无论如何要把王初瑶带上,否则的话,就找人把我们几人绑在万名塔。无奈之下,我们只好带上王初瑶。

    商定好这些事,我让苏小林找人将苏大星的骨骸弄回万名塔安葬,就准备回去。哪里晓得,才走几步,我脑袋一重,四肢抽搐起来,浑身有股说不出的难受,宛如对万针同时刺扎一般,我知道,禹蛊的效果过了。

    不待我喊出声,双眼一番昏了过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