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54章风葬64

正文 第654章风葬6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郎高这么一问,我想了一下,按照出殡风俗来说,子在由子捧,子不在由侄捧。这话的意思是,有儿子在,照片由儿子捧,儿子不在,或者没儿子,照片便由侄子辈的后人捧。

    而现在情况有些特殊,苏梦珂一无子嗣,二无侄子辈,这捧照片倒成了一件难事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后,我决定由我捧着照片,一则我是她男人,二则我的职业有些特殊,身上有股气场,想必捧照片也不算违规矩,更重要的是,在我们那边有个说法,夫妻之间出殡,照片可以由主家捧,而我正是这场丧事的主家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对郎高说,“由我来捧照片吧!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在我身上打量一眼,就说:“捧照片需要走在最前头,你不担心天男?他可是第一次主棺,你应该在边上看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要吧!”我罢了罢手,又看了看陈天男,就问他:“你行么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慎重的点了点头,“九哥,你放心吧,我看过你主棺,还有你先前教我的东西都记在这里,应该没问题。”说着,他指了指脑袋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在他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,“这是你当八仙以来,第一次主棺,只要记住一点,应该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哪点?”我诧异的瞥了我一眼,问道。

    “心诚则灵,抬棺时,脑子别想乱七八糟的事情,特别是女人。”最后几个字,我是咬牙说出来的,这也没办法,这货跟郭胖子一个德性,满脑子黄色思想,必须给他提个醒。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也不说话,就朝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将出殡队伍摆好,由郎高搬一条凳子站在灵堂门口的位置,一手持菜刀,一手持陶瓷罐子,灵堂外面那些送葬的人,右臂上绑一条白布带,站成两排,中间空出一条几米宽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灵堂内,由陈天男主棺,他先在棺材上绑上一副拇指粗的龙绳,然后将龙架穿过龙绳,再分配人员抬棺的位置,他将他自己分配在棺材左侧第一个位置上,双眼直视着正前方,他边上是小蚊子,剩下几人都是陈天男从衡阳叫过来的中年大汉,他们都是一脸凝重之色,双眼凝视着正前方。

    相比他们的凝重,那苏小林显得有些颓废,他站在棺材最后面,双手偶尔会拍打几下棺材,嘴里会出一些抽泣声,至于另外一些人,举花圈的举花圈,抬胎货的抬胎货,将原本还算空旷的灵堂挤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那陈天男忽然叫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捧着照片走到他边上,就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有些紧张。”

    我安慰道:“抬棺没啥好紧张的,只要心诚就可以了,另外,一定要记住我先前跟你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双手紧紧地抓住龙架。

    很快,时间到了19点,那郎高率先开口,他双手齐聚菜刀、陶瓷管子,嘴里朗声道:“此间灵堂,神之最灵,上通达天,下通达地,左社右稷,不得妄惊,回向正道,内外澄清,各安方位,备守灵堂,太上有命,瓷罐一碎,诸魅避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用菜刀在瓷罐上敲了三下,再将瓷罐猛地摔在地面。

    那瓷罐应声而碎,摔得稀巴烂。

    紧接着,响起一阵鞭炮声,随着鞭炮声响起,锣鼓声立马呼应,两股声音交缠在一起,将原本冷清的灵堂,闹得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“天男,该你了。”我推了一下陈天男,按照这边的习俗,八仙抬棺出灵堂时,需要念上一段词,这边的词,与我们衡阳那边有点不同,被称为对灵,意思是,由摔瓷罐那人询问八仙一些问题,只有答上那些问题,才能放棺材出灵堂,其目的是震慑周遭的孤魂野鬼,当然也有人说,目的是让出殡变得热闹一些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好像真的有些紧张,额前的位置冒出不少细微的汗水,直到我推了他一下,才反应过来,清了清嗓门,就朝郎高那个位置喊:“夫哀,天地开张,日吉良辰,主家令我抬龙柩,还望大人让让路,送得上蓬莱仙岛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怔了怔神色,将手中的菜刀朝陈天男挥了挥,就问他:“此棺出自何处?长在何方?可有资格入仙岛?”

    “此木出在壶城,长在马鞍山上,吸收天地精华,堪称神木。”那陈天男回了一句。壶城:我们八仙一般称柳州为壶城,用我们行内话来解释,壶装水,棺装人,而水就是财,所以,我们叫壶城有两层意思在里面,一是,从柳州买一口棺材,等于买了财回来,二是讽刺柳州棺材铺太黑心,眼里全是钱。

    “哪个看见木出土,哪个扶木长成材?”郎高又问。

    “日月看见木出土,露水扶木长成材。”陈天男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何人打马树下过,何人说好做龙柩?”郎高再问。

    “张良打马树下过,张良就把树来伐,鲁班就把树来量,二丈四尺做龙柩。”那陈天男说完这话,伸手指了指我,继续喊道:“夫哀,天地开张,亡人请出,请在龙柩上,乌漆棺木黑油油,有福之人在里头,高粱瓦屋她不住,一心直奔蓬莱岛,蓬莱岛上有活地,代代子孙穿朝衣,丈夫前头哭哀哉,双手端起照片牌,只为今生夫妻情。

    说着,他双眼紧盯我,皱了皱眉头,就说:“古人出殡,头戴麻布纱帽,身穿白衣龙袍,腰系黄丝玉带,脚穿刘备草鞋,为何主家身上血淋淋,不见麻布纱帽,不见白衣龙袍,不见黄丝玉带,不见刘备草鞋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苦笑一声,这家伙,我先前并没有让他来这么一处,只是跟他稍微提了一下,出殡时八仙需要跟主家对灵一番。本以为这家伙记不住那么多词,哪里晓得,他愣是记下来了,居然还跟我来了这么一处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我有点明白他意思,他这是让我说用血浇棺的事,其目的应该是让别人知道我所做出的努力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