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49章风葬59

正文 第649章风葬5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乔伊丝站了起来,让我退开点,便双手紧握拳头,脚下扎成一个马步的样式,右拳缓缓伸出,嘴里念道:“苏苏,小时候,你让我教你武术,当年少不更事,拒绝了你的要求,现在姐姐将这套天马拳教给你,希望你泉下有知,能原谅姐姐以前对你的冷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行热泪滚滚而下,滑过她绝美的脸颊,一滴一滴地滴在地面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,都静静地看着乔伊丝,就连外面那些正在吃饭的人,也有不少人围在门口的位置,双眼死死地盯着乔伊丝,有人夸乔伊丝重情义,也有人谴责乔伊丝,说她是来灵堂耀武扬威,七嘴八舌的说不停。

    我大致上算了一下,说乔伊丝重情义的人占了小半,大多数人都说乔伊丝来灵堂耀武扬威。这也没办法,乔伊丝与苏梦珂之间的恩怨情仇,整个万名塔有几人不知?

    大概练了三四分钟的时间,那乔伊丝才算停下手头的动作,朝棺材做了一个标准的武者动作,说:“苏苏,这套天马拳,是师傅的不传之秘,他老人家让我切莫传给外人,希望你能明白我当年的苦衷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蹲了下去,双手抱头,痛哭起来,嘴里不停地说:“苏苏,当年是我对不起你,不该视你为仇人,都是我的错,在曲阳时,我跟在陈九身边,你就不会死,不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她越哭越凶,看的我们一愣一愣的,我从来没想过乔伊丝会在灵堂内上演这一幕,更没想过乔伊丝会哭的如此伤心,或许,我不明白她们之间的情感,也不明白女人与女人的那种感情。

    但是,眼前的哭声,我知道是真的,她没有做戏,也没有其它心思,有的只是对苏梦珂离世的悲伤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走到她边上,在她肩膀轻轻地拍了一下,说:“乔伊丝,人死不能复生,节哀顺变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理我,依旧哭的特别大声,直到她哭累了,方才收住口,淡淡地瞥了我一眼,又瞥了王初瑶一眼,沉声道:“九爷,我希望你像个男人一样对待苏苏,别在她丧事上与乱七八糟的女人走的太近,假如被苏苏看到,她会伤心,会难过。”

    我重重地点了点头,解释道:“我跟初瑶只是朋友关系,并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,就说:“都叫上初瑶了,还是普通朋友关系?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不知道咋跟她解释,就瞥了王初瑶一眼,就是这么一眼,我愣住了,那王初瑶不知道咋回事,居然哭成泪人了,豆大般的眼泪从她眼眶掉了出来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乔伊丝,嘴里呢喃道:“乔姐姐,乔姐姐,乔姐姐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猛地朝乔伊丝跑了过去,一把抱住乔伊丝,歇斯底地喊了一句:“乔姐姐,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那乔伊丝好像没反应过来,一把推开她,就说:“小姑娘,你这是干吗?我跟你很熟吗?再这样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乔姐姐,我…我…。”那王初瑶愣了一下,悻悻地收回手臂,忽然,她笑了,笑的特别灿烂,说:“乔姐姐,你永远是我姐姐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那乔伊丝皱了皱眉头,沉声道:“小姑娘,我与你并不熟,受不起你这声姐姐,也没福气当你姐姐,另外,我送你一句忠告,九爷是有家室的男人,希望你离她远点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冲乔伊丝笑了笑,嬉笑道:“嘿嘿,我知道你喜欢九哥哥,你怕我抢走你的九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瞎说!”那乔伊丝瞪了她一眼,“谁喜欢那花心的家伙了,我只喜欢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骗的了我们,骗不了你自己。”那王初瑶说了这么一句话,就朝我走了过来,开口道:“九哥哥,别辜负乔姐姐哦,小心我打你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们的话,我感觉莫名其妙的很,这王初瑶没病吧?咋一会一个脸色,先前哭成泪人了,现在又变成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当下,就学着陈天男的语气,对她说:“小孩子家家,别管大人的事,安心的待在边上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谨遵九哥哥命令。”她冲我做了一个鬼脸,便屁颠屁颠的跑到乔伊丝边上,一把挽住乔伊丝手臂,那乔伊丝挣扎了几下,将手臂抽了出来,她又缠了上去,一连好几次,每次乔伊丝抽出手臂,她都会腕上乔伊丝手臂,然后冲乔伊丝嘿嘿一笑,到最后,乔伊丝实在是无可奈何了,只好任她挽着手臂。

    见此,我哭笑不得,也没再说什么,就将围在灵堂门口那些人赶了出去,又让陈天男跟郎高守在门口,并吩咐他俩别放任何人进来。

    安排好这一切,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走到棺材边上,右手持,对照左手的手脉重重地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瞬间,鲜血飚了出来,痛的我差点叫了出来,好在我一直记着鲜血的作用,连忙将鲜血朝棺材底部浇了下去,一边浇着,一边朝那些中年大汉喊:“试试棺材。”

    他们嗯了一声,双手抓住棺材的棺梆子,用力朝上抬了抬,就朝我摇了摇头,“九哥,还是抬不动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没有说话,便挨着棺材蹲了下去,将手脉处贴紧棺材底部,围着棺材转了一圈,把棺材底部染得通红,就让他们再抬下棺材,结果令我非常希望,还是先前那般,棺材抬不动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说了一句令我浑身充满干劲的话,他们说:“棺材好像轻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就这句话,我也顾不上血量不血量,又将手脉处贴在棺材头部,沿着棺材头部一直走到棺材尾部,将棺材盖染得通红,又让那些大汉抬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次的结果非常明显,那十几名中年大汉居然能掰动棺材,这放在平常抬棺,或许没多少感觉。而此时,却给了我一种动力,因为它证明这个方法是有效的。

    然而,我只顾着高兴,却忘了人体的血量有限,正准备再次往棺材浇血时,一阵眩晕感传来了过来,我脚下一晃,险些摔倒,好在乔伊丝眼疾手快,一把扶住我,“九爷,还行么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