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48章风葬58

正文 第648章风葬5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还是决定坚持自己的想法,就跟陈天男说,“天男,先试试初瑶的办法,实在不行,咱们再另外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天男跟郎高脸色变了一下,那陈天男好像要说什么,郎高在他肩膀拍了一下,开口道:“陈九就这样的性子,先让他试试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也不好跟他们说什么,就问王初瑶,“倘若滴血的话,有啥讲究?”

    她听我这么一问,连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就说:“九哥哥,方法很简单,先将棺材合起来,再烧一些黄纸,由主钉的位置开始滴血,直到棺材能被抬动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又朝她说了谢谢,便开始安排封棺,这封棺与我们那边封棺没啥差别,都是放入一些东西,再将棺材盖合起来,我先从苏小林送来的胎货中选了一部分陪葬品,放入棺材内,又放入事先买好的子孙被,再将棺材盖合上,铆入寿钉,这过程大概花了二十分钟的样子,值得一提的是,铆入寿钉的人是郎高,我在边上看着,心里有股涩涩的感觉。

    封好棺材,我找了十几名中年大汉进入灵堂,又在棺材前烧了一些黄纸,再找来一把,在食指的位置隔开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霎时,鲜血流了出来,没有任何犹豫,我将鲜血涂在主钉上,又朝那些中年大汉喊了一声,“试试棺材。”

    他们伸手抬了抬棺材,摇头道:“抬不动。”

    见此,我没说二话,又滴了几滴鲜血在另外几根铆钉上,每滴一滴鲜血,都会让那些中年大汉试试棺材,令我失望的是,五根铆钉全滴了鲜血,棺材依旧抬不动。

    “初瑶,你说的方法是不是没用?”我疑惑地瞥了王初瑶一眼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愣,就说:“九哥哥,我敢肯定这方法有用,可能是血量少的缘故,你再试试棺材底部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便依照她的方法,蹲了下去,开始朝棺材底部缝隙的位置涂鲜血,由于食指的血量有点偏少,所以,涂起来特别不方便,才涂了几公分的样子,食指的鲜血干了,我挤了挤,出来的鲜血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想了一个办法,打算割手脉,用手脉的鲜血去浇棺材底部,我将这想法跟陈天男他们说了出来,话还没说完,那陈天男火了,一把抓住我手臂,怒吼道:“九哥,你tm是不是疯了,你知不知道这意为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割手脉可不是好玩的,万一没控制不好,你可就交待在这了。”那郎高在边上插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我知道这事的后果,但是,相比梦珂所做的事情,我这点鲜血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码归一码,现在嫂子已经身死,你没必要为了一场丧事,把自己弄得不人不鬼,这要是让嫂子知道,她绝对不会允许你这么做。”那陈天男将身子拦在我身前,就说:“九哥,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死脑筋,能不能灵活一些,算我求你了,这割手脉不是闹着玩的,会出人命啊。”

    我冲他笑了笑,又看了看棺材,呢喃道:“她活着时,能为我挡下一颗子弹,她死后,棺材出现问题,倘若我无动于衷,与畜生有何差别?人,不能忘恩,更重要的是,她是我妻子,我,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躺在这,得不到安身之处,别说这点鲜血,哪怕要了我这条命,也值。因为,我这条命,本身就是她救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九爷,真男人。”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循声看去,就见到乔伊丝站在门口,她穿的是素装,一件短衬配上一条淡蓝色的裤子,见我看着她,她朝我竖了一根大拇指,一边朝我走过来,一边说:“九爷,不错,是个真男人,为了心爱之人,能豁出性命,试问当今社会,有几人能做出九爷这番决定,或许在别人看来,九爷这是犯傻,不过,在我看来,这是一个男人该有的表现,男人就当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才来?”我疑惑地瞥了她一眼,问道:“乔婆婆的丧事怎样?”

    她赞赏的看了我一眼,解释道:“奶奶的丧事有很多事情要忙,耽搁了一些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瞥了边上的王初瑶一眼,在她身上盯了一会儿,疑惑道:“小姑娘,你身上有股熟悉的味道,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?”

    那王初瑶点了点头,朝乔伊丝弯了弯腰,说:“前段时间在万名塔跟姐姐见过几面。”

    那乔伊丝一愣,罢了罢手,皱眉道:“我说的不是这几天,而是很久以前,在你身上,我感觉到一股很熟悉的味道,有点像是多年前的朋友,又有点像是亲近之人。”

    她越说眉头皱的越深,到最后,直接拿过王初瑶的手臂看了看,沉声道:“我记得几天前见过你,当时你身上并没有这股味道,怎么一会儿不见,你身上的气味会生如此大变化。”

    那王初瑶连忙抽回手,也不抬头,细声道:“可能是姐姐搞错了,我一直是我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连忙走了过去,跟乔伊丝解释道:“棺材出了一些问题,初瑶在棺材内待了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我一眼,又看了看王初瑶,面露凝色,沉默了一会儿,方才开口道:“可能是这个原因吧!也可能不是原因。对了,她胸口那燕子现形了没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跟我胸口那燕子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愣了一下,也没再说话,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然后走到供桌边上,作了三个揖,又点燃三柱清香插在供桌上,说:“苏苏,我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现她眼角的位置有些湿润,就在她肩膀拍了一下,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,就对她说了一句,“节哀顺变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理我,而是跪了下去,“苏苏,以前我俩视彼此为敌人,而现在,已经阴阳相隔,造物弄人,若有来世,我定视你为亲妹妹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