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46章风葬56

正文 第646章风葬5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这话刚问出口,那石柳先是一愣,然后瞥了那骨骸一眼,解释道:“当年苏大星腿脚有些不便利,你看这骸骨的脚骨关节处,那里有处裂缝,好像是小时候为了救苏大河造成的,你再看他手指骨处,与别人的手指骨有些不同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先是看了骨骸的脚骨关节处,那地方的确有些裂缝,又看手指骨那个地方,就现那地方与正常人有些不同,居然比别人多了一根指骨,是六指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微微一愣,六指,这在农村可是大忌,有传言说,男生六指不纳财,用通俗的话来说,六指生在左,孤苦伶仃一辈子,六指生在右,糠头白菜咽下肚,而那苏大星的六指是生在右边,或许正是这个原因,苏大星才会一心一意放在苏大河身上,指望苏大河为苏家光宗耀祖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我心头除了惋惜还是惋惜,有时候不得不说一句,民间一些传说,的确害人不浅,就拿剃头来讲,我们那边有正月不剃头,剃头死舅舅的说法,这是一种纯迷信的说法,毫无任何依据,哪怕是道家跟佛家的典籍,从未提到这么一种说法,而是民间自行衍变出来的,就这么一种说法,多少外甥与舅舅的关系破裂。

    当下,我已经不知道怎样跟石柳说,就找来一块红布,将苏大星的骨骸包裹起来,又在边上插上三炷香,再给苏小林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早些将苏大星的骨骸接回去,必须要风光大葬。我怕他无视我的话,就跟他说了一句狠话,苏大星的丧事必须要比你父母的丧事风光。

    就这句话,石柳她们好像不明白我的意思,石柳问我:“小九,你这样说,是不是有些欠考虑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解释道:“苏大星为苏家呕心沥血,理当受这样的待遇,当年苏大河欠他的,应该由苏小林还,父债子还,子债父不管,这是古往今来的定义。”

    “债?”她微微一愣,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不想将苏家不堪的过往告诉外人,就对她说:“苏小林应该能明白其中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在千年松附近查看一番,现墓穴没啥问题,便领着陈天男他们朝灵堂走去,石柳她们跟在我们身后。

    回到灵堂,刚好碰到酒店送来一些饭菜,由于晚饭人数较多,席面弄的有点大,细数之下,大概有十三桌,每桌八人,我将石柳她们安排入席,又让陈天男在那些中年大汉当中选七名力气较大的人抬棺,再将他们安排在一桌,又给他们每人了一条白布、一包烟、一个红包,酒菜方面,比其它桌要弄的丰盛一些。

    由于我是这场丧事的主家,晚饭根本没时间吃,一直流窜在酒席之间,我怕招呼不周,特意让陈天男跟郎高帮忙招呼客人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入席吃饭,那场面好不热闹,闹闹腾腾的,是办丧事以来,最为热闹的时候。

    相比酒席间的热闹,我、郎高、陈天男、王初瑶四人在灵堂内找了一处较为干净的地方,简单的放了几个菜肴,就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多吃点,吃饱点!”那王初瑶往我碗里夹了一块瘦肉,说:“你看你这段时间都瘦成什么样子了,快吃点肉补补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脑子一直在想风葬的事,也没心情吃饭,就随意的扒了几口饭,又喝了几口汤,就打算去棺材前,看看梦珂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刚站起身,那郎高忽然叫住我,“陈九,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我扭头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入殓那会,这棺材压根抬不动,等会抬棺的时候咋办?”他想了一下,放下手中的碗筷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忽然想起,入殓那会正如他说那般,这段时间一直忙着丧事的事,居然忘了这个茬。

    当下,我没再跟他说话,就立马朝棺材边上走了过去,伸手抬了一下棺材,特别沉重,压根抬不动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脸色沉了下去,这可咋办是好,所有事情都准备妥当,要是棺材真的抬不动,这一切都是白搭,就连那隐龙脉也白费了,甚至可以说,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竹篮打水,一场空。

    于是,我让郎高跟陈天男放下碗筷,帮忙移了一下棺材,结果非常失望,那棺材宛如被黏在地面一般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九哥,现在咋办?”那陈天男沉声问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棺材内的梦珂,按照正常丧事来说,一般丧事上的仪式结束,活着时的恩怨情仇,悉数淅沥的干干净净,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可,现在偏偏出现这种情况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真如丧事前,石柳说的那样,梦珂不愿离开这地方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认为这话的可能性不高,一则,这地方的风水真的不咋滴,二则,以梦珂的性子,她不可能留恋这地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猛地想起一件事,我跟梦珂的阴婚正在这灵堂内举办的,难道,她不是留恋这块地方,而是留恋阴婚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陈天男推了我一下,就说:“九哥,你倒是说话啊,现在要咋办?难道真把嫂子的棺材放在这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解释道:“先别急,我再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陈九,你看这样行不,八个人不行,咱们就叫上十六人,十六人不行,咱们便叫上三十二人,实在不行,咱们可以叫上六十四人,我以前在警校听人说过,有些地方不是抬棺,而是托棺,一群人托着棺材出殡,我不信这小小的一口棺材,六十四人还整不动它。”那郎高在边上出声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有些地方的确是这样抬棺。不过,湖南这边多数是以抬棺为主,不能坏了这边的规矩,就朝他罢了罢手,说:“入乡随俗,必须将棺材抬到墓穴,不然会招来别人的非议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嫂子的棺材总要抬出去吧!”那陈天男有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