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45章风葬55

正文 第645章风葬5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什么注意?”我立马问苏小林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咋说呢,现在父亲已经仙逝,再说他的坏话似乎有些不妥,你只要知道,我跟姐姐都是父亲的亲生子女就行了,至于姐姐的亲子鉴定报告,过段时间,我去家里找找,应该也能找着。”我朝他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我一愣,本来想再问下去,不过,他已经把话说这份上,再问下去也不能得到结果。再者说,苏大河已经身死,说他的坏话,的确对死者不咋尊敬,

    当下,我就想了一会儿,脑子不由自主浮现一个故事,那故事说的是兄弟两人同时爱上一个女人,后来哥哥为了照顾弟弟的感受,便把那女人让给弟弟,而那女人并不同意。于是,弟弟就想了一个办法,趁着夜色,冒充哥哥,再加上哥哥的配合,轻而易举的跟他深爱的女人睡在一起。

    难道苏大河也是用这个方法?倘若真是这样,那苏大星对这个弟弟,可谓用心之苦了,当然,对老巫婆而言,这可能是极其残酷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知道这事吗?”我朝苏小林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不知道,父亲一直瞒着母亲,说是母亲一旦知道真相便会抛弃这个家,抛弃我跟姐姐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点了点头,他说的挺对,若是老巫婆知这事,毫无悬念的会离开苏大河。不过,我不得不佩服苏大河,就这事,居然能瞒十几年,也难怪他生意能做的这么好,这特么都是智商啊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问了他几个关于苏家的家史,他告诉我,苏家以前挺有钱,但绝对没有现在有钱,顶多算是有钱人,算不上富豪之类。直到几年前替苏大星弄什么复活,苏家生意蒸蒸日上,短短五年时间,苏家一跃成为整个凤凰城最为富有的土豪,不带水分那种。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大致上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出脉,那苏大河耍手段,让老巫婆怀上他的孩子,再通过一系列的运作,最终娶了老巫婆为妻。而苏大星,可能是看出苏大河的商业天赋,出于家族利益考虑,牺牲自己的爱情,成全苏大河。至于他的骨骸出现在千年松附近,或许是老巫婆将他埋在那,又或许是他临终前就交代过老巫婆或苏大河,至于真相到底是什么,我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件事当中,我对苏大河的怜悯少了几分,对苏大星多了几分惋惜,惋惜的是他为了苏家能牺牲自己,甚至爱情。可,如果站在女性的角度来看,这苏大星特不厚道了,为了家族利益,居然连深爱自己的女人也能出卖,或许,这就是人性吧!毕竟,每个人活在世间所需求的东西不一样,有的人为了爱情能活一辈子,有的人为了金钱能活一辈子,而有的人为了一个承诺能活一辈子。

    当下,我心情有些低落,就让他好好安葬苏大星,又将苏梦珂葬在隐龙脉的事情告诉他,让他日后好生努力,别浪费了一块风水宝地。他说,苏梦珂是我妻子,葬在风水宝地应该对我运势有影响才对。我告诉他,我与梦珂只是阴婚,算不上真正的夫妻,于我影响不是特别大,95以上的好处,都会留在娘家。

    匆匆地跟苏小林说了几句,我回到灵堂内,就现先前那些木凳子已经烧的差不多,就问郎高几点了,他说,快六点了,我想了一下,那隐龙脉出现骨骸,或多或少有些影响到风水,便打算去一趟那边。

    生出这念头,我让郎高将灵堂内的一些东西清理一番,又让他将王灵官、马元帅、阴兵头领以及那些阴兵烧在棺材前头。他好像是第一次烧这种东西,有些胆怯,就问我:“陈九,你确定由我烧,没问题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告诉他:“散灵的仪式,算是结束了,这烧纸人只是一种风俗,由何人烧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又问我:“咋仪式都结束了,王姑娘还没醒过来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跑到棺材前看了看,王初瑶的面色与正常人没啥差别,便伸手将她抱了出来,还真别说,这一抱,那王初瑶立马就醒了,她先是揉了揉眼睛,然后适应了一下光线,一见我,面色一喜,惊喜道:“九哥哥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由于急着去隐龙脉那边,也没跟她说啥话,就让她好好休息,便朝灵堂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三步,那王初瑶一把拉住我,就说:“九哥哥,我刚才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,梦到我变成了苏姐姐,与你迈进婚姻的殿堂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啥意思?变成苏梦珂,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梦啊,就对她说:“可能是受丧事影响,过段时间适应了,就会没事!”

    她表情略显失望,不舍地松开我手臂。忽然,她好似看到胸口那块布料裂开了,一声尖声,猛地捂住胸口蹲了下去,吓得我特么差点腿软了。玛德,在灵堂内出这种尖叫,活人都会被吓死。这不,那郎高被吓得已经坐在地头了,手掌不停地拍打胸脯,嘴里嘀咕道:“吓死了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”我特么不知道怎么说了,丢下一句,“好好休息。”便朝灵堂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出了灵堂,我找到陈天男,跟他说了几句,我们俩人便急匆匆地朝千年松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千年松附近,就见到一群中年大汉围着千年松的树根,悠然自得地抽着香烟,石柳她们则在两米开外的地方围着,我先是问那些中年大汉围着千年松干吗,他们说感受一下隐龙脉的气息,沾点福气,对此,我真是醉了,也没搭理他们,就朝石柳她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石柳一见我,先是一愣,问道:“你咋回来了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就说:“听天男说,这地方扫出一副骨骸,我过来看看。对了,你们是怎样认定这副骨骸就是当年的苏大星,而不是外人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