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43章风葬53

正文 第643章风葬5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纳闷了,在万名塔广场时,她说右胸有点瘙痒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,而我先前也有这种感觉,难道?

    我一把扯开自己衣服,看了看左胸的位置,跟王初瑶的情况一模一样,上面有只黑色的燕子。玛德,活见鬼了,不会真如乔伊丝说的那般,泥融飞燕子,沙暖睡鸳鸯,我跟王初瑶是至情至圣的情侣?

    不可能吧,我跟王初瑶相识才多久?别说情侣,就连关系好点的朋友都不算上,顶多算是普通朋友那种,何来情侣之说?

    倘若不是情侣,为什么我们胸口会出现同样的燕子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实在想不明白咋回事,索性也懒得再想,就找了一张黄纸挡在她右胸的位置,再次探了探她鼻息,奇怪的是,她呼吸异常正常,探了探心跳,跟正常人没啥差别。

    奇了怪了,刚才还是要死不活,怎么那黑色燕子一冒出来,呼吸什么的,都变得顺畅了,令我诧异的事情还是后面,原本她脸色异常难看,而现在竟然以肉眼可见的度渐渐地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到一会儿功夫,她整张脸已经变成原先的白皙、红嫩,与正常人没任何差别。只是,她眼睛一直紧闭着,我轻声叫了几声,她眼睛依旧紧闭着。

    见此,我心头松出一口气,心中就在想,这月窟的仪式刚开始,她右胸就冒出一支燕子,还有先前有些摇晃的七层木凳也安静下来了,难道这两者有啥关联不可?

    当下,我没在棺材前过多停留,再次朝郎高打个眼色,示意他燃烧第三封鞭炮。

    很快,鞭炮声响起。

    待鞭炮声停止,我先是怔了怔神色,朝东方作三个揖,再朝棺材作三个揖,最后再朝那七层木凳作揖,开口吟道:“甲不开仓,财物耗尽,乙不栽植,千株不长,丙不修灶,必见火殃,丁不剃头,头主生疮,戊不受田,田主不祥,乙不破劵,二主并亡,庚不经络,织机虚张,辛不合酱,主人不偿……,定宜进畜,入学名扬,执可捕捉,盗贼难藏,开可求治,针灸不祥,闭不竖造,只许安康。”

    念完这话,我弯腰拿起三柱清香,点燃,朝七层木凳作三个揖,再将其中一株清香插在棺材前的供桌上,另一株插在棺材尾部,最后一柱清香插在七层木凳最下方,再在那个位置烧了三个纸包。

    待烧完那三个纸包,我示意郎高放鞭炮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郎高放了一封鞭炮,我再次拿起三柱清香,又依照先前的方法,将三柱清香分别插在、供桌、棺材、七层木凳下面,一连做了三次,插了九柱清香。

    做好这个,我特意跑到棺材前看了一下王初瑶的变化,她恢复的非常好,脸色也是愈来愈红嫩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况,我心里舒畅的很,这月窟办得很顺利。

    于是,我再次弯腰拿起五根清香,这次的清香并不是用来烧的,而是有大作用,也是整个月窟过程中最为重要的环节,叫传香,有传祥的意思在里面,意思是阳间人通过清香,替死者传送一份吉祥,倘若清香能顺利穿过七层木凳的空隙,掉进对面的火炉中,则证明,死者收到这份吉祥,对死者下辈子的出身有好处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右手持清香,脚下微微跨开一些,猛吸一口气,朝七层木凳的缝隙丢了过去,那清香脱手而出,径直朝缝隙的位置穿了过去,正好落在火炉内。

    随着这第一柱清香顺利落入火炉内,我一连丢了五柱清香,悉数顺利的落入火炉内,这让站在门口的郎高目瞪口呆,就朝我说:“陈九,你咋练得,这么好的眼色?让我来的话,绝对没这么顺利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罢手道:“这是丧事顺利,倘若不顺利,就算全国射击冠军来丢清香,未必会丢的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他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清楚,可能是迷信,可能是某种神秘力量牵引着清香吧!”我朝他解释一句,就让他再燃烧一封鞭炮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点燃鞭炮,值得一提的是,这次的鞭炮很长,燃放的时间也较久,足足放了十分钟时间,鞭炮声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我将火炉端了过来,又将剩下的纸包、请帖放入火炉内,再将火炉放在棺材尾部。按照月窟的仪式的来说,这火炉的东西要放入棺材,随同梦珂一起下葬,但,现在情况不同,一是王初瑶还没醒,二是梦珂并不会埋入泥土之下。所以,我打算将火炉内这些东西烧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掏出打火机,点燃一张黄纸,再将黄纸丢进火炉内。很快,火炉内燃烧起熊熊大火,火势燃烧的特别好,不一会儿功夫,火炉内的那些东西便烧的干干净净,就连纸屑都没剩下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,从入行以来,从未办过这么顺利的丧事,每次的丧事,多多少少都会出点怪事,不是死者有怨气,就是主家会找我们点事,而这场丧事异常的顺利,顺利到我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还未办丧事之前,我以为这场丧事肯定会怪事百出,而现在的情况恰恰相反,难道是隐龙脉的缘故?

    待烧完那些东西,我问了郎高一下时间,他说,下午五点,就问我剩下的时间要干吗,我想了一下,月窟的最后是仪式是将那七层木凳拆下来,当然,这拆木凳不是按照普通的拆法,而是一层一层地往下拆,这过程中不能出现坍塌的情况,一旦坍塌就好比断桥,断了阴间与阳间之间的那座桥梁,先前所有烧的东西,会留在阳间。

    所以,这拆凳也是一项极为困难的环节,很多人在拆凳的过程中,不知不小心还是怎么回事,木凳会出现坍塌,导致前面的环节白做了,或许正是这个原因,很少有人用月窟这种仪式举办丧事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将拆塔的过程告诉郎高,就让他找一架人字梯,他说了一声好,立马走出灵堂。

    等了十来分钟的时间,也不知道他在哪找了一架人字梯,那人字梯较为陈旧,好几处地方有些裂缝,我伸手压了压有裂缝的位置,还算牢固,我怕梯子会出现问题,又用力踩了踩,很牢固,这才令我放下心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