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40章风葬50

正文 第640章风葬5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脑中闪过这个想法,我有些动摇了,隐龙脉这种风水地,属于传说中的东西,难道真是我弄错了,这处地方不是隐龙脉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陈天男又开口了,他说:“九哥,凭借我多年的经验来看,这处地方应该不是隐龙脉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现在不是装逼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就说:“九哥,我是跟你说真的,你看古时候的那些皇帝,开口龙脉,闭口龙脉,能找到真正的龙脉,又有几人?你想想看,连龙脉都那么难找,更何况隐龙脉呢?别耽搁时间了,赶紧替嫂子寻处好地方,下午就要安葬了呢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想了一下,这是事实,那些个皇帝哪一个不想找到龙脉,以保江山永固,而我们这些小p民,想要找到隐龙脉简直就是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当下,我心头有些想要放弃了,但是,我性子属于那种有些偏执,认定的事情很少去改变,哪怕明知那事是错的,我仍旧会做下去,正是这性子,令我对隐龙脉抱有一丝希望,一则苏梦珂的遭遇过于匪夷所思,让我隐约觉得她的遭遇或许跟隐龙脉有关,二则,隐龙脉带来的好处太大,我是正常人,自然也希望借着隐龙脉沾点光。

    于是,我问陈天男几点了,他说,1点多了,我心头一狠,就说:“再找半小时,实在不行,我们再换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疯了啊,嫂子的墓穴不是开玩笑的,现在已经1点15,从这里回到灵堂需要15分钟,你再找半小时,万一这地方不是隐龙脉,嫂子的墓穴咋办,这不吉利啊!”那陈天男一把抓住我手臂,“九哥,小心鸡飞蛋打啊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梦珂的遭遇太可怜,只有用墓穴补偿她,倘若这处地方真不是隐龙脉,我…我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,他推了我一下,说:“九哥,我已经不知道咋说你了,你性子咋这么固执,就不能灵活一些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说:“或许我性子就是这样吧,又或许只有这种性子才能在八仙这一行干下去,稍微聪明的人,谁会干这行?”

    说完,我心情有些低落,也不想再说话,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继续寻找潮湿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概找了十五分钟,还是毫无头绪,那陈天男越来越急了,好几次拉着我就走,说是,放弃这地方,再替梦珂寻找一处安葬地,都被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,还有十五分钟了,你到底想不想让嫂子安葬了。”他又催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依旧低着头在地面寻找。忽然,我眼尖的看到一处地方,那地方是千年松树根的位置,先前我一直在千年松附近寻找,完全忽略了千年松的存在,一看到那地方,我走了过去,伸手探了探树根处,入手的感觉湿湿的,黏黏的。

    现这一情况,我的第一反应是找到了。但是,转念一想,这千年松的树心内,被老巫婆长年用尸体饲养燕子,指不定这湿湿的,是鲜血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敢声张,就找了一块较薄的石子,挨着树根的位置刨了几下,抛出的泥土有些湿润,我抓了一把泥土放在鼻子前闻了闻,有股淡淡的血腥味,难道真是血液?

    闪过这个念头,我继续刨了一会儿。很快,我刨了一个拳头深的小洞,又抓了一把泥土闻了一下,还是有股血腥味,不过,相比先前的血腥味,这股气味轻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天男,过来帮忙挖!”我朝陈天男喊了一声,继续挖了下去。

    闻言,那陈天男走了过来,他学着我的样子,找了一块较薄的石块,在树根另一个方向挖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挖了五六分钟的样子,那陈天男忽然笑了起来,朝我喊:“九哥,快…快…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头一愣,朝他那个方向瞥了一眼,他表情很兴奋,一手举着石块,一手抓了一把泥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带着几分疑惑站了起来,就朝他那边走了过去,一边走着,一边问他:“怎么了?找到龙脉了?”

    他脑袋像拨浪鼓一样点了点头,兴奋道:“水,这里有水!”

    我一愣,脚下加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来到他面前,我立马蹲了下去,就看到他挖了一个拇指深的小洞,洞内隐约能看到一丝水泽。

    一看这里,我一把推开他,伸手朝里面探了下去,令我兴奋的是,那洞内虽说有些水泽,但是,那水泽有些余温,令我更不可思议的是,那些泥土也有余温,换句话说,这地方异常的很。

    当下,我没空理他,照着他原本的小洞,又挖了一个指头深,就现越挖下去,水泽越多,到最后,整个小洞内充满那种浑浑的黄水,倘若换作平常墓穴,挖到水泽,是大不吉,有破财之兆。

    而现在我们找的是隐龙脉,需要的就是水泽,说白点,我是打算用风葬的方式,将梦珂安葬这里面,压根不需要挖墓穴,只需要在泥土表面做些仪式即可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,找到了,终于找到了。”我呢喃几句,一股疲惫感袭来,令我身子一软,朝后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连忙扶住我,说:“九哥,你这是咋了,别人找到龙脉,都是兴奋的手舞足蹈,你咋一点也不开心?”

    我死劲揉了揉太阳穴,微微抬眼,看了一眼苍天,朝东方的位置跪了下去,鼓足气吼道:“皇天不负有心人啊!”

    吼完这话,我哭了,嚎啕大哭起来,这段时间实在太压抑了,亲眼看到梦珂的一系列的遭遇,很多时候,我险些崩溃了,外人永远无法理解这种感觉。只有我自己知道,这段时间是怎样过来的,毕竟,有些苦,只有自己知道,也自己懂得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见我哭了,先是愣了一下,紧接着,他好像想到什么,就说:“九哥,我知道这段时间,因为嫂子的事,你一直不怎么爱说话。现在好了,你替嫂子找了一处隐龙脉,也算对她有所交待,无需再自责,不然嫂子看到,又该伤心了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