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21章风葬31

正文 第621章风葬3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不提墓穴还好,一提墓穴,我一个头两个大。还没办丧事的时候,因为那群燕子,我想过用风葬替梦珂下葬,再加上后来青玄子说,梦珂可能死无葬身之地,令我更加确信用风葬替梦珂下葬。

    可,就在几个小时前,那石柳说了一个什么禄地,完全打乱我的计划,听她的语气,是将苏梦珂就地埋了,再说白点,就是将苏梦珂埋在帐篷内。

    当下,我在风葬与禄地之间考虑,先说风葬吧!这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用的办法。以正常丧事来看,人死后,讲究的是入土为安,而风葬跟入土没啥关系,更为重要的是,风葬一直不被民众所接受,他们认为风葬不吉利,不尊重死者。所以,不是特殊情况,很少有人用到风葬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一些少数民族,因为信仰问题,他们十分提倡风葬,理由是,他们认为人一出生便受到各方面的限制,毫无自由可言,小时候受父母管制,结婚了受对象管制,老了受子女管制,而活在社会上又受到各方面的约束,令人活的格外不自在。唯有死后,才能获得自有,他们向往像风一样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,这才有了风葬这种说法。

    还有极个别山区,对风葬有着不同的理解,他们眼里的风葬是一种祝福,祝福死者早日转世轮回,而这种风葬一般是用在小孩身上,他们用一个箩筐装着小孩的尸体,再将箩筐挂在松树上三年,三年后,剥取桦树皮缝制一口棺材,也有用粗圆木,对半劈开,上下中膛挖空,然后将死者放入空腹的粗圆木,最后将粗圆木埋在松树一米左右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我说的风葬,与这两种风葬颇有不同。不过,归根到底,风葬始终与入土有着很大的冲突,基于这点,我内心偏向石柳的禄地。毕竟,人死后,入土才是最好的归属。

    于是,我朝郎高瞥了一眼,就说:“墓穴就在帐篷挖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疑惑道:“帐篷内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万名塔的村民原本不允许灵堂设在这,因为一些特殊原因,这帐篷变成了所谓的禄地,他们才会同意灵堂设在这,我也看过这帐篷四周的风水,还算可以,前有青龙相伴,后有白虎为靠,是块不错的墓穴。”

    “那风葬呢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以入土为前提,没有特殊情况,我不建议用风葬。”

    他听我这么一说,点了点头,说:“我就说嘛,好好的弄土葬就行了,搞什么风葬,搞的人心惶惶,不知道的还以为苏姑娘是啥妖怪,才搞那种特殊的风葬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帐篷内瞥了一眼,皱了皱眉头,问我:“陈九,就在帐篷内挖墓穴的话,那明天的丧事咋办?总不能围着一个墓穴办丧事吧?无错网不少字”
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,说:“事出有因,只能将就一下了,总不能再建个灵堂吧,这对梦珂跟万名塔的风水都不好!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就让我去安排挖墓穴的事,他则去监督戏班。

    随后,我进入灵堂,开始勘测墓穴,由于帐篷只有那么点大,再加上梦珂的棺材占了很大一部分地方,所以,这勘测墓穴的工作只花了不到半小时就搞定了。

    我所找的墓穴离苏梦珂的棺材很近,甚至可以说挨着的,中间只隔了五十公分的样子,我先是量了一下棺材的尺寸,长2米25,宽,七十八公分,高七十五公分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尺寸,我用石灰在地面画了一个轮廓出来,又在那上面杀了一只鸡公,用鸡血敬神,再烧一些黄纸表示礼节。

    刚做好这个,酒店那边送来一些饭菜,由于桌椅板凳之类的东西没搬过来,我们便在灵堂门口的地面铺了一层白色的塑料胶子,再将饭菜放在上面,所有人蹲在地面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在吃饭期间,郎高将戏班的班主介绍给我认识,那班主五十左右的年龄,长相属于那种长马脸,留着一口小胡须,看上去挺精神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不过,他开口的第一句话,就让我愣住了,他说:“陈九先生,这次戏班的价钱很低很低,红包方面,可别刻薄我们,特别是开口第一句,那个红包要重点,总不能让我们这票人喝西北风吧?无错网不少字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差点高兴坏了,玛德,你吖总算提钱了,我立马放下碗筷,豪气道:“两千!开口第一个红包两千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班主一把拽住我手臂,说:“小兄弟,看你穿的不咋滴,没想到这么豪气,我啥话也不说了,12点后,我给你加场戏,哭灵!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就说:“如此多谢班主了,对了,戏班这次为什么这么便宜?”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听说小兄弟也是吃死人饭的,咱俩也算半个同行了,做我们这行,你也知道,平常死人才有生意,不死人,我们只能喝西北风,现在市场不景气,没钱可赚,打算借十周年庆,涉及一些婚庆,没想到开门的第一单的生意,还是丧事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给我派了一支烟,又替我点燃烟,问道:“小兄弟,我听那位小兄弟说,死者是你媳妇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说了一句节哀顺变,又跟我扯了一些其它的话题,大致上是他们戏班很艰难,生意都被那些什么歌舞团给抢了去,又骂那些歌舞团不要脸,在丧事上跳艳舞之类的,一点也不尊重老祖宗传来的规矩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听完他的苦水,我俩关系近了一些,便在饭桌上喝了小两口白酒,直到六点四十五,这顿饭才算结束。

    饭后,郎高跟班主领着一些唱戏的人去了戏台,说是要开戏了。

    他们刚走,那陈天男就凑了过来,说:“九哥,你咋给那么重的红包,一般两三百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原本请戏班要三千左右,现在只花了七百多块钱,多包点红包没事。再说,这红包可以算在丧事费用里面,至少能脱离那7了。”

    他听我这么一说,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将饭后剩下的一些食物收拾一番,便进了灵堂,准备开始挖墓穴。

    ps:多谢隔壁大叔打赏的一万书币,三天后要去一个地方,现在需要存稿,加更只能延后点,见谅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