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20章风葬30

正文 第620章风葬3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听苏小林的话,我立马就问他:“出啥事了?”

    他猛地深吸几口气,颤音道:“丧事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丧事出事了?难道是老巫婆的丧事?就问他:“怎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姐夫,你不是让我替我父母办丧事么,我今天便取了一些钱,买了一些丧事用的东西。也不清楚咋回事,我回家算了一下账,花掉的钱居然是七万七千七百七十七,姐夫,你说这是巧合还是…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懵了,老巫婆的丧事也是这样?这到底是巧合?还是预示着什么?

    当下,我让他先别急,就说:“我遇到的情况跟你一样,给梦珂买丧事用品的钱,全是七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想起酒店的事,就问他:“万名塔那酒店是你苏家的吧,你有没有跟那酒店经理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一愣,疑惑的看了我一眼,就说:“没有啊,那酒店是父亲亏本经营的,目的在于方便万名塔的村民,每年盈利为负数,我一年难得去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亏本经营?”我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父亲号称整个凤凰城最富有的人,而万名塔是父亲的根,便在这开了一家酒店,方便这里的居民。所以,菜肴定价方面,接近成本价,基本没利,父亲每年都会自个掏一笔钱给员工工资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的意思,这种人我们那边也有,一些有钱人在外面赚钱了,便想着回老家做点贡献。例如,修路架桥,盖学校,就拿我村子附近一人来说,那人九几年的时候,中了一张彩票,一百多万,回到老家,给他们村子每人安了一台电话机,又给村子修了一条水泥马路。

    不过,像这种开酒店方便村民的举动,挺少。但是,想到万名塔较为特殊,我也没多想。毕竟,每个地方的风气不一样,或许,这里的村民更需要酒店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随后,我问他酒店为什么只少二百多块钱,他说,酒店方面应该只收了成本价,至于那二百多块钱是见我是外地人,打算收点手工费,打打牙祭。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心中愈来愈不安,总觉得这丧事会出事,一时之间,就愣在门口,压根不知道咋办。

    那苏小林见我没说话,就说:“姐夫,这到开支底怎么回事呀?怎么那么多七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说:“可能是巧合吧,你先回去安心办丧事就行了。对了,别把你父母葬在一起,他俩生前不对头,葬在一起容易出事,另外,梦珂明天早上办丧事,傍晚出殡,你抽时间过来一趟,送梦珂上山。”

    他好像有些不信我的话,在我脸上瞥了一会儿,就说:“姐夫,你没骗我?真是巧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不想再跟他说话,一则他是个学生,跟他说了也是白说,倒不如让他安心替老巫婆他们办丧事,二则,他先前报警阴过我,这让我对他保留了几分警惕,说白点,就是不信他。

    他见我兴致不高,也没再问,就跟我又扯了几句梦珂的丧事,大致上是,作为娘家人,他应该买哪些东西来,又应该做哪些礼仪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我没有回答他,就让他找人商量,别问我。他问我为什么,我说,你见过哪个主家向娘家人主动索要东西的?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就说他明天一天一大清早再过来参加丧事,便转身朝苏家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脸色沉了下去,两场丧事费用出现如此惊天的巧合,恐怕是要出大事了。令人抓狂的是,目前这种情况根本不知道怎么破,只能束手无策的任意展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走来两人,抬眼一看,是石柳麻巫师,他们俩一边走着,一边聊着,正朝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见他们,我感觉抓住救命稻草一般,立马迎了过来,就说:“石夫人你们这是?”

    她冲我笑了笑,说:“我们回到家里商量了一番,给苏梦珂凑了一万四千块钱,这不,给你把钱送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掏出一叠钞票递给我。

    我没有客气,立马接过钱,迫不及待的将丧事费用的事告诉她。

    她听后,皱了皱眉头,沉声道:“全是七?就连乔莲儿的丧事费用也是七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就问她:“您老经历的多,不知以前可有遇到类似的事情?”

    她罢了罢手,“我活了四十多年,从未见过这种怪事,不过,丧事费用中出现这么多七,终归是不吉利,再加上苏梦珂死后不甘心,恐怕这场丧事有些难办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心情跌入到谷底,正准备说话,那石柳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开口道:“陈九啊,你也别灰心,这种情况也有可能是巧合,毕竟,平常花钱,也会遇到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跟她随意的扯了几句,又将丧事时间以及出殡时间告诉她,让她到时候过来就行了。

    很快,那石柳跟麻巫师走了,应正了一句话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    随着他们的离开,我浑身神经绷了起来,就觉得梦珂的丧事肯定会出事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紧了紧拳头,抬眼朝四周看了看,不知不觉,天已经暗了下来,在灵堂左侧,有一群人正在搭建戏台,那戏台不是特别大,约摸三四个平方,郎高则站在边上,偶尔会朝我这边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五筒!”我朝郎高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郎高嗯了一声,立马朝我这边跑了过来,不待我开口,他就问我:“陈九,是不是苏小林搞的鬼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应该不是,老巫婆的丧事也出现类似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!”他惊呼一声,就说:“怎么会这样?难道真是苏姑娘向我们预示着什么?”
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,脑子乱得很,也不好跟他说什么,就随意扯了几句,大致上是让他看着点戏班,别让戏班出事。

    他说了一句好,就问我:“陈九,明天傍晚就出殡了,你打算将苏姑娘的墓穴挖在哪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