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19章风葬29

正文 第619章风葬2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听那陈天男的话,我特么也是醉了,正准备飙。

    他好像看到苗头不对,立马收起笑脸,一本正经地说:“九哥,五筒列出来的清单,悉数买了回来,一共花了七千七百七十七块七角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这花钱的数额好像有点问题,怎么那么多七,就问他:“你没记错?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从兜里掏了一把钱出来,说:“你不是给了我一万块钱么,回来的路上,我数了一下兜里的钱,还剩下二千二百二十二十二块三毛钱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立马从他手里接过钱,数了起来,正好是二千二百二十二,还有三毛钱是三个硬币。

    一现这情况,我心里有些不安,梦珂的死本来有些不甘,再加上这奇怪的数字,这可不是好兆头,我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,这只是巧合。

    “陈九,戏班来了,在哪搭台。”这时,门口传来一道爽朗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寻声看去,就看到郎高站在门口,他看上去好似很开心。

    我朝他走了过去,也没回答他的问题,就问他:“请戏班花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他一愣,立马笑了起来,说:“陈九,你这次可得感谢我,戏班特别便宜,说出来你都不信,一共三场戏,从晚上七点唱到十二点,才七百多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七百多?”我心头一紧,平常请戏班唱一个晚上,大概是三千块钱左右,怎么这次这么便宜,我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,“那戏班好像搞什么活动,说今天是戏班十周年庆,给我打了一个折扣,算出来的价钱是七百七十七块钱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些懵了,陈天男购买丧事用的东西,花了七千七百七十七块七,这郎高请戏班居然又是七,怎么他俩花的钱都是七?要知道七同气同音,这在丧事上是大不吉利,用民间的说法来讲,这是死者不落气,死后不咽气,心中有口气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没说话,就问我:“陈九,你没事吧?七百多块钱请个戏班,还这副表情?”

    我还是没说话,反倒是陈天男走了上来,他瞥了一眼郎高,沉声道:“五筒,你猜我买东西花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那郎高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七千七百七十七块七。”那陈天男说了这么一句话,陷入沉默当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郎高惊呼一声,就问我:“陈九,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那么巧合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心情跌到谷底了,“要说陈天男买东西是巧合,我信,但是,你请戏班花的钱又是如此,两者加在一起,恐怕不是巧合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穿着服务员衣服的女子走了进来,二十来岁的年龄,看上去清清秀秀,我认识她,先前跟万名塔酒店谈伙食问题,正是她引见的。

    她一见我,歉意的笑了笑,说:“陈九先生,我们经理说,您是老板的朋友,要给您一个优惠价,一天半的伙食不需要八千,只要七千七百七十七块钱,七块钱就算了,先前您给了我们八千,这是找您的二百三十块钱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掏出二百三十块钱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钱,我整个人已经懵了,这是什么逻辑,我是他老板的朋友,要给优惠价,你特么优惠二百三十块钱算什么,玛德就不能多优惠点,我现在的想法是,只要不出现七,就算让我多讨几百块钱,我特么也是愿意的啊!

    当下,我没接她的钱,大手一挥,说了一句特装逼的话,“哥不差那二百三十块钱。”

    她一愣,朝我弯了弯腰,说:“陈九先生,我知道您是大老板不差二百三十块钱。可,我们经理说了,先前不知道您是老板的朋友,多有得罪,让我务必把这二百三十块钱交给您,这是我们酒店的一点心意,还望您千万别为难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朝我露了一个标准的服务式微笑。

    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,又跟她扯了一下,这女人也不晓得咋回事,死活要将那二百三十块钱退给我,就说这关系到她的工作问题,若是不能退回二百三十块钱,她要卷铺盖走人。我问她原因,她说,这是经理第一次亲自安排她做的事,必须要办好,否则,经理会怀疑她的办事能力。

    玛德,我特么也是醉了,无奈之下,我只好接了那二百三十块钱。那女人对我一番感恩戴德,说了一大通好话,方才离开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后,我看着手中的二百三十块钱,心中苦涩的很,先前还在庆幸伙食费用没有出现七,哪里晓得,会闹这么一处。

    “陈九!”那郎高叫了我一声,说:“昨天夜里,你让我买东西,好像也是花七百多块钱。”

    我麻木了,真的麻木了,简单的哦了一句,就说:“你俩先出去,我想静静,捋一捋思路。”

    他们并没动,那陈天男一手搭在我肩膀,说:“九哥,这事太玄乎了,是不是嫂子在向你表达什么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点头道: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应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陈九,这是不是阴谋?”郎高皱眉道。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:“就拿丧事的伙食费用来说,八千的价钱算高了,哪怕他退回二百三十块钱,这价钱依然高。你难道不奇怪,他们为什么只退二百三十块钱?按照酒店常用的手段来看,他们给你打个八折,不,就算他九折,也就是七千二百块钱,绝对不会出现七七七七这种数字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心中也有些疑惑,酒店给的价钱的确有些奇怪。那酒店是苏家的产业,而苏家现在就剩下苏小林一人,莫不是他又在搞什么鬼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微微一愣,倘若真是他搞的鬼,这事倒好解决,怕就怕这事不是苏小林在搞鬼,而是另一种预兆,那才是真正的难办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苏家跑了过去,打算找苏小林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要走,就问我,“陈九,戏班的台子搭在哪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说:“灵堂左侧有块空地,在那搭个台子就行了,注意,别让戏台的柱子冲着灵堂门口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出门,忽然一人撞在我身上,抬头一看,是苏小林。他神色匆匆,一见我,急道:“姐夫,不好了,出事了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